为什么又是普京——析俄罗斯总统选举

普京任主席的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在2011年12月4日举行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选举中受挫,只获得49.5%的选票和超过1/2的议席,而上届其拥有的议席是2/3。普京的支持率从原来的近70%跌至37%。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国内外掀起了一股不小的倒普京风潮,甚至认为他在总统选举中也将失利,至少在首轮投票中无法获胜,不得不进行第二轮投票。普京本人也表示不排除第二轮投票的可能。可是,两个月后,即今年2月中旬以后,普京的支持率升至66%。据预计,在首轮投票中,普京获胜无疑。俄罗斯的“新”总统为什么又是“老”总统普京呢?

叙利亚驻华大使:叙赞赏中俄态度 不会屈服于西方霸权

叙利亚驻华大使伊曼德·穆斯塔法2月29日接受中国日报网专访时说,任何针对叙内部政治进程的外部干涉都有可能引起该国内战,从而导致大量死伤和建筑损毁。

叙利亚公投:政府高调、反对派唱衰

当地时间2月25日早7点,叙利亚开始了关于修宪的全民公投,官方传媒连篇累牍宣传公投的意义,总统巴沙尔夫妇更高调亮相,为公投投下赞成票。

埃及球迷骚乱的含义

埃及一次次“新革命”背后总站着希望借机捞一把的政治势力。

叙利亚难题:共识到底在哪里?

尽管卡塔尔首相谢赫哈马德·本·贾西姆·本·贾比尔·阿勒萨尼在1月31日的安理会高呼“巴沙尔·阿萨德的杀人机器还在运转”;尽管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和法国外长阿兰·朱佩相继表示,国际社会如不能立即搁置分歧,向叙利亚人民“发出明确信息”,联合国的信誉“将受到伤害”、“我们已经快没有时间了”;尽管叙利亚反对派在安理会讨论前后时而渲染“革命的伟大胜利”、“起义军逼近首都实力空前强大”,时而又声称“遭到政府军血洗”、“愤怒日即哀悼日”,或示强或示弱,用意都在于让国际社会早日介入。但截至目前,安理会仍然在“讨论,讨论,讨论”。

国情咨文还是选情咨文?——奥巴马的小九九

当地时间1月24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发布其任内第三份国情咨文。

分析称拉登死后“基地”组织资金短缺苟延残喘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分析家指出,“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去年被击毙,严重打击了基地组织的资金来源,导致这个国际恐怖组织如今只能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山区苟延残喘。从巴基斯坦西北部部落地区归来的志愿战士透露,基地组织细胞组织人员短缺,他们不仅缺乏目标和资金,也对美国无人机攻击感到畏惧。

专家评美国新战略:亚太仍为重点 兵力少减当增

当地时间1月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维持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21世纪国防的优先任务》的新战略报告,在这份报告中,奥巴马称美军处于10年战争后的“过渡时期”,虽将继续维持全球存在,但将“不得不在更少预算下运转”,并转而用“灵活、弹性”策略,准备应付不可预知的威胁。

艾奥瓦共和党初选:“七个小矮人”缠斗到底?

美国2012总统选举共和党党内候选人提名初选当地时间1月3日在艾奥瓦州拉开序幕,刚刚结束的点票显示,此前呼声最高的罗姆尼不出意外拔得头筹,但比第二名桑托勒姆仅多出8票,选前民调居第二位的罗恩.保罗也仅以约3个百分点的劣势居第三。金里奇、佩里和巴克曼分列四至六位,得票率均不超过15%,垫底的则是洪博培,得票率只有1%。

叙利亚同意阿盟观察团入境:进得门来继续磨

12月19日,叙利亚代表、副外长费萨尔•梅克达德在埃及开罗签署协议,同意阿盟观察团进入叙利亚,此时上距阿盟正式终止叙利亚会员国资格1个月零3天,上距叙利亚“原则性同意”接受阿盟观察团入境1个月零17天,上距阿盟决议对叙利亚实施制裁不到1个月(11月27日)。

美国2012年大选展开新角逐

距美国总统大选投票还有一年,奥巴马政府即将迎接挑战。

埃及新政府面临重重挑战

以詹祖里为总理的埃及新内阁2011年12月7日向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主席坦塔维宣誓就职,这是“1·25革命”后成立的第三届政府,军委会同时还决定授予总理除司法和军队事务以外的所有总统权力。虽然此届政府被授予广泛的权力,但在到明年6月底之前的过渡期中它仍面临诸多的困难与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