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一位日本在华遗孤跌宕起伏的人生

中国日报蔡虹 2015-08-20 10:58:58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池田澄江

1996年7月31日日本厚生省公布他们的DNA鉴定结果,那时金村明子已经51岁了。 她的亲生父亲给她取的名字是池田澄江。

“这是真名,”池田澄江说。于是她有了现在的 -- 也是最后的 -- 名字。她也知道了自己的真实出生年份,是1944年。

“我50岁以前一直都是属鸡的,到了51岁开始属猴了,”池田澄江这个时候脸上绽着笑容。

在她出生的时候她的父亲已经为她报了户籍,已经在日本政府登记注册,但标注的是死亡。

8月姐姐们带着池田澄江去茨城的老家“见”父母。他们已经离世了。

“实际上我家和亲生父母家开车正好一个小时。我来日本15年了都不知道,就一个小时的距离,”池田澄江说。

其实在她巧遇她姐姐那天她母亲刚刚去世半年。“要是早知道我早就见着母亲了。这就是命运,该我见不着母亲。”

在父母的家里,池田澄江见到他们的照片。后来姐姐跟她说当时襁褓中的她已经奄奄一息,如果不送给别人,恐怕活不下来。

她还了解到父亲是一名日本军人,是军队后勤管账的,母亲是随军家属。战败后她父亲被苏联俘虏,被送到西伯利亚。母亲自己带着五个孩子,他们分别是8岁、6岁、4岁、2岁 ,池田澄江最小,才10个月。

日本对于返回的日本遗孤只是对他们进行一些在日生活习惯上的指导,向他们提供4个月的日语学习机会,然后将他们分散到日本的各地。这些人语言不通,人生地不熟,境遇特别苦。有人自杀了断。返回日本的遗留孤儿百分之七十靠救济生活,每人每月领取五、六万日元。

2500多日本遗孤为了自己的权益在日本递交诉讼。“我们之所以这么苦是谁的责任?是不是日本政府的责任?我们应该追求责任,不是我们自己愿意留在中国的。你要不侵略中国,能有这个战争?能有这些事情吗?”池田澄江愤愤地说。

池田澄江因为在律师事务所工作,利用工作场所的各种便利条件发动残留孤儿状告日本政府。最终,2213人在日本十几个地方法院起诉,除在神户胜诉外,其它都告负。大家并不气馁,走上街头散发传单,收集到113万日本人的签名,交到日本国会。

当时安倍晋三第一次出任日本首相。残留孤儿直接找到安倍并得到接见。安倍表示知晓他们的困难,认为日本政府有责任,并承诺给他们一个很好的答复。

最终,日本政府为残留孤儿设立了一笔支援金,向每人每月发放14.6 万日元。他们还享受免费住房、医疗、公共交通等福利。

中国情

养父母还健在的时候,池田澄江每月给他们五万日元。那个时候这笔钱是她的工资的三分之一。“我觉得我能活着,是我爸我妈给我的命。我这点钱能买一条命吗?多少钱你也买不了这条命啊,这个恩不能忘。人不能忘恩,忘恩负义就不叫人。”

对于自己身上抹不掉的两种身份认同,池田很清楚。“日本人要说中国坏话我心里难受啊;中国人要说日本坏话我也难受。两边要好了,心里可高兴了。”

2008年5月8日,胡锦涛主席访问日本。池田澄江代表日本残留孤儿向胡主席献花。当胡主席问他们好不好时,池田澄江向胡主席致谢,表示不会忘记中国的恩情。

2008年5月12日四川大地震。池田澄江一夜没睡,第二天清早就给在日本各地的残留孤儿负责人打电话,动员大家捐款。结果,在四天时间里,他们就筹集到500万日元,而那个时候他们一个月只有六万日元的生活费。

“看起来我们孤儿真不简单,都一万一万日元地往外拿。你知道一万日元对一个孤儿是多大的数字啊!五百万,我都可自豪了,”池田澄江这个时候已经是日本残留孤儿组织的理事长。

当她拿着这笔捐款来到中国驻日大使馆时,大使馆都不敢接受。大使馆知道残留孤儿不容易,竟然能拿出这么些钱。最后大使馆收下了他们的捐款。

5月20日,他们的捐款达到1700多万日元。此后,他们想到在四川修建一所小学校。

2009年池田澄江第一次率领“中国残留孤儿谢恩团”前往哈尔滨和北京,受到温家宝总理接见。之后他们用1650万日元在四川修建了小学校,又给学生们买书包,为教师购买电脑,还捐赠200多万日元为这所学校修建操场。

去年6月池田澄江又带着日本残留孤儿去看望了在四川的小学校。他们带去了200多万日元帮助学校购置体育用具。今年她再次率队访问了中国。

“我们年龄大了。不抓紧去,这一年年的(残留孤儿)越来越少了,”池田澄江说话干脆利索。她摸着自己的心脏的地方说那里装了一个起搏器。

从2008年到现在,已经有300多位残留孤儿离世。“要再不赶快去,人越来越少嘛。”

对于自己现在的生活,池田澄江说还满足。37岁才来到日本的池田澄江心里还有一个疙瘩。“从18岁到37岁,我一直在中国工作,但是却拿不到中国的养老金。”

据她说,95%的残留孤儿享受到了中国的养老金。中央有对此的相关政策,但是在各地的执行却有偏差,有些地方没有执行。

池田澄江的丈夫在中国老家工作了20多年,离开前往日本时是停薪留职,后来却被告知档案没有了,更无从领取养老金。

9月3日池田澄江将作为日本各界代表中的一员参加在北京举行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活动。

徐明、金村明子、池田澄江。三个名字,一个身世之谜,一段离奇人生。

(编辑:严玉洁)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西藏:展佛仪式拉开拉萨雪顿节帷幕 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爆炸 现场附近一片狼藉
欠缺反省 救火英雄
为生活添色彩 盘点纽约帝国大厦灯光秀特别造型 双胞胎宝宝激萌走红屡遭搭讪 辣妈写答题板机智回应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