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首页  >   中文国际  >  独家

中美竞争中的“经贸牌”与“安全牌”

中国日报网远达 2014-09-04 17:57:43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中美竞争中的“经贸牌”与“安全牌”

当地时间7月1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同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举行会谈。这是会谈开始前,克里斯蒂娜在总统府为习近平举行隆重欢迎仪式。(新华社记者 李学仁 摄)

中国日报网9月4日电(远达)中国和美国在全球战略上的碰撞正愈演愈烈。有外媒分析称,中国在外交和发展方略方面擅长打“经贸牌”,而美国的“经贸牌”实际效果往往不能达到预期,比不上军事和安全援助的效果立竿见影。

《联合早报》9月4日发表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陈刚撰写的文章称,中国在经历改革开放初期集中发展国内经济的一段时期后,逐步在本世纪重新在国际舞台上活跃起来。更重要的是,中国针对一些战略重要的地区,提出了颇有效率的外交和发展方略,在东南亚、中亚、非洲、拉丁美洲等地区的影响不断扩大。针对中国全球影响力的扩大势头,美国在总统奥巴马上台以后开始提出“重返亚洲”、增加与非洲接触等战略,并争取到了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支持和响应。

在美中全球博弈加深的背景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上台后不久,提出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一带一路)两大新倡议,再次引发全球关注和沿线国家的响应。比较美中两国不断加强的全球新战略,可以看出双方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美国主打安全和军事牌,在经贸领域缺乏亮点;中国的对外战略则以经贸为依托,在安全与军事领域尚缺乏全球投射能力。

9·11事件以后,美国长期深陷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对世界其他地区的战略关注减少。2008年奥巴马当选总统以后,美国为应对中国等国家的崛起,首先提出“重返亚洲”战略,以增加对这一地区的安全与经贸投入。此后,针对非洲、东欧、拉美等地,其他大国影响力的不断扩张,美国的决策层也不断传出要求“重返”这些曾经一度被忽视地区的声音。

以亚太为例,美国不仅加强了对澳大利亚、东南亚国家的军事配置,而且大力倡导“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谈判,美国领导人也频频造访亚洲各国。美国与非洲的接触也有所加强,继奥巴马2013年访问非洲各国以后,今年8月在华盛顿首次举行了美非峰会,约50国首脑出席。在东欧,由于今年乌克兰危机的升级和中国向西“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的提出,美国也有意要“重返”这一地区。

在美国的各种“重返”战略中,可以看出安全与军事方面是其主要侧重点,也是其比较擅长的。这与美国在军事领域仍然具有绝对领先优势以及庞大的军事预算密切相关。在亚太地区,美国轻而易举地增加了在澳大利亚、东南亚等国的军事存在,加强了和日本、韩国等东亚盟国的安全合作;在东欧,乌克兰局势的紧张促使美国更多在安全和军事领域重返该地区;在美非峰会上,奥巴马强调美非安全合作的重要性,主要针对恐怖主义、武装叛乱和极端主义等。虽然美国也在各种不同场合,强调“重返”和“再平衡”战略背后的经贸含义,甚至可能倾注更多精力在经贸联系的加强上(美国政府花大量精力在TPP谈判上可为一例),但“经贸牌”的实际效果往往不能达到预期,比不上军事和安全援助的立竿见影。

中美竞争中的“经贸牌”与“安全牌”

8月6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美国总统奥巴马(前左三)和前来参加美非峰会的非洲领导人合影。 (新华社记者 殷博古 摄)

美国在过去很多年都是世界最大的贸易国,与世界各个地区频密的经贸往来是支撑其全球战略的重要物质基础。然而,近年来随着中国的经济崛起和美国遭受金融危机的重创,美国逐步将全球贸易的头把交椅让给中国。虽然美国也希望能够通过各种方式,在经贸上加强与世界各地的联系,力争在和中国的竞争中扳回一城,然而受制于美国国内经济复苏缓慢、政治决策分散化和缺乏政府引导等因素,美国的经济“重返”战略到目前为止进展不大。

美方数据显示,2011年美国和东盟之间的货物贸易为1950亿美元,2012年这一数据只微弱增长1.5个百分点到1980亿美元。与此同时,中国和东盟贸易增长率在10%以上。在和非洲的贸易关系上,中国也遥遥领先于美国。2013年,美非贸易只有850亿美元,且呈下降趋势;而中国和非洲之间的双边贸易则高达2000亿美元,且可能在2020年之前,翻一番达到4000亿美元。中国近年来在这些地区的对外投资增长速度也非美国可比,随着大量中国资本“走出去”,这一差距更呈扩大趋势。

细究中美间经贸外交不同表现的深层次原因,可以发现除了两国国内经济发展速率差异较大之外,还有一些体制性因素在起作用。中国和东南亚、非洲、中东等地区,早已建立起了“10(东盟10国)+1”、中非领导人峰会和中国-海湾合作委员会等常态经贸合作和对话机制,有效促进了双边经贸往来。此外,中国政府在推动企业“走出去”、加强贸易和投资往来方面能够扮演强有力的角色。

美国则信奉自由市场经济,对外贸易和投资多取决于企业的个体决策,这决定了企业对外经济行为不容易受到国家战略调整的影响。美国内部的权力分散与制衡,也影响了其对外经贸谈判的能力。以美国政府力推的“TPP”谈判为例,奥巴马长期不能得到国会的贸易协定“快速通道”授权,这意味着即便美方谈判人员与其他国家达成协议,也可能面临被国会否决的命运。这一“快速通道”授权的缺乏,使得本已缓慢的“TPP”谈判变得更加困难。面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新战略,美国可能缺乏足够的经贸手段加以应对。

美中之间在军事实力上的差距仍是非常显著的,这决定了美国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仍然可以在“重返”战略的实施上打出“军事安全牌”,有效确保其全球影响力和对一些国际、地区事务的主导权。

然而,随着美中之间的经济差距不断缩小,以及中国军队改革和军事现代化的成功实现,中国可能会具备在安全领域挑战美国主导地位的军事能力。此外,世界各个地区和中国不断加深的经贸联系(目前中国已是世界100多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也可能促使这些国家在安全领域,增加同中国的合作与交流。因此,美国“重返”战略能否奏效,很大程度仍取决于其对外经贸战略的成败。

(编辑:周凤梅)

延伸阅读亚洲不可与中国为敌 美国靠近中国则各方受益

 
四川首台“达芬奇”机器人半小时完成胆囊摘除术 中秋月圆夜 多地网友晒赏月图
中国日报漫画:教师节 独特的越南中秋节:孩子们的色彩世界(图)
《老友记》落幕十年 六位“老友”如今过得怎么样? 刘恺威公开婚礼花絮 我已与杨幂合二为一
探索神秘海洋 也可以从珠宝开始 她们都这样瘦的 7位明星终极减肥招大公开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