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首页  >   中文国际  >  独家

一位越南老知识分子的中国不了情(中)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第一时间获取世界杯赛事双语动态。

一位越南老知识分子的中国不了情(中)
中国日报驻越南常驻记者与越南老先生越翁平(化名)交谈。

中国日报河内8月5日电(记者 王健) 在采访和办理各种手续过程中,常常会与越南河内的著名景点擦身而过,没有时间近距离去交流和品味。关注越南的人都知道,越南的独柱寺是越南的一个标志性的建筑,在越南人心目中其知名度和意义类似中国的天坛祈年殿。为了更深刻地了解越南的人文景观,8月3日,星期日,我来到越南河内的独柱寺,偶遇了能讲流利中文的越南老先生越翁平(化名)。

一位越南老知识分子的中国不了情(上)

心系母校中国唐山铁道学院

8月4日晚,我打通了老先生家中的电话,是老先生的儿子接的电话,说父亲带小孙女上街玩了。10分钟之后给我回电话,并告诉了我他家的具体地址。10分钟过后,老先生打来电话,问我吃饭了没有。我说吃过了。老先生说那就不用那么麻烦,并约我在河内吉灵街的PULLMAN宾馆大门前等。我如约来到吉灵街,打算先在街上买件礼物后再找个咖啡馆请老先生边喝咖啡边听老先生讲故事。正在街上咖啡馆前向店老板询问礼品店时,老先生从背后走了过来,拉着我的手,执意要我去他家去喝茶。走近房间,老先生的老伴、儿子、儿媳都热情地向我打招呼。这是个温暖的家庭。老先生的家是个四层小楼。一层为厨房,二三层为客厅和卧室,四层是供奉祖先的地方。越南几乎家家都有佛龛,都烧香祭祖。老人说,这是政府分配给他的房子。我说,您一定是老干部。老先生笑着说,革命老干部。

老先生热情地把我迎到二层客厅,沏好红茶。开始讲述他的独特的故事。

老先生说:“我在越南专修了一年中文之后,有幸被政府派到中国河北唐山铁道学院学习。在那里学习了5年(1960年-1965年)。据老先生介绍,这个学院最初是英国人建的,因为英国要在中国开滦开采矿石,将矿石运到天津塘沽,然后再通过海路运到英国,所以英国就在唐山建了这个铁道学院。学院与大学相比,专业性更强,因此在这个学院有很多研究筑路机械的著名教授。这里曾经制造了中国第一辆拖拉机,中国内燃机车,电力机车,中国磁悬浮列车。后来该学院迁至四川,改成西南交通大学。西南交通大学的结构布局是按照河北唐山铁道学院的样子复建的,连学校的大门都是原来的样子。学校搬迁的时候,有很多著名教授故土难离,不愿意跟随学院迁至四川,有些教授在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牺牲了。”谈到此,老先生很动情,眼睛湿润了。

老先生继续说,“前年,我的母校组织校友聚会,我来到四川西南交通大学,看到学校的大门,就想起了在唐山铁道学院留学的经历,心里都想哭了。”老先生说,现在从这个学校出去的教授都分布在北京、武汉、宁波、上海等地。

老先生说:“我在唐山铁道学院主修的是筑路机械专业,主要是学习挖掘机、抽水机、修路机等的原理。我在中国的五年里,除了本专业外,我还像当时的中国学生一样学习了俄语。”老先生动容地说,“我真的好幸运。我在学校度过了我的平静的岁月。因为我毕业以后中国就发生了文化大革命。再后来就发生了唐山大地震。”

老先生说,“我毕业后,正好赶上我们与美国打仗,我们与苏联和中国合作,我主要是从事修筑桥梁的工作。因此,虽然我不是兵,却很像兵。和平恢复后,我们的经济主要依靠中国,因为中国的产品价格合理,技术工艺也比较适合越南。”

老先生说,“我从中国毕业后,在越南国家交通部的一个处任职。后来国家派我到中东阿拉伯单独工作。在出国之前,国家让我在河内又专修了一年的阿拉伯语。我在伊拉克工作了一年半。由于美国在那里发动战争,我又回到家乡。之后又被国家派到老挝去工作。当时在老挝有很多人白天工作,晚上就当土匪,袭击在这里工作的人。在这里的工作没办法进行下去。但当时的老挝政府官员却说,千万不要撤离,因为他们想得到援助。可是如果得到援助,搞建设,就要有稳定的环境,如果不稳定,在这里外国人自然就要离开。当时越南要派特种部队去接我,我说没有必要,拒绝了。”

老先生感慨地说,“我小时候上普通中学,越南与法国打了九年仗。我长大之后,越南又与美国打仗。年轻的时候都是在动荡之中。所以我属于晚婚,我儿子是78年生的。我今年75岁了。”

(编辑:刘世东)

 

 
云南鲁甸地震:安置点的孩子们 珠海机场附近海域突现“水龙卷”
中国日报漫画:灾难 德国趣味“驴子赛跑” 选手驴子齐狂奔
韩国顶级女星美貌进化史:全智贤变成熟宋慧乔变洋气 舒淇林志玲10大女星性感迷人身体部位(图)
探索神秘海洋 也可以从珠宝开始 她们都这样瘦的 7位明星终极减肥招大公开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

      独家策划

      当晚,加沙遭到以色列陆海空三面炮击,唯一一座发电站被炸毁,造成至少60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加沙可谓经历了史上最沉重的一夜。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