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外长会勿忘历史:日本遭到原子弹轰炸冤不冤?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4-10 14:28:51
分享

七国集团(G7)外长会议于当地时间4月10日至11日在日本广岛市举行。按照日本政府的计划,美国国务卿克里等G7外长将一起参观和平纪念公园内的核爆资料馆并向核爆慰灵碑献花。日媒称,岸田文雄此举意在向国际社会呼吁推进核裁军及核不扩散行动。

众所周知,日本是世界上唯一遭到原子弹攻击的国家。1945年8月,广岛和长崎的爆炸,不仅炸毁了两个城市一些重要的兵工厂、炸死了相当数量驻扎在两个城市的法西斯军队,也使几十万平民伤亡,这是人类自有史以来,最惨烈的武器伤人事件。从人道主义关怀的视角而言,这种大规模的、无差别的杀戮,的确是值得同情和祭奠的事件,尤其是其中伤亡的妇女、儿童和无辜的人们。

我们知道,日本政府为了能够让G7外长会议在广岛召开,颇费心机。名义上是作为原子弹的“受害国”、核不扩散体制的参加国,呼吁进行核裁军与核不扩散的行动,这样的动机和行为本来无可厚非。在2015年4月和5月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审议大会上,日本在最终草案中呼吁全球领导人访问核爆受害地日本的提案遭到反对,并最终被删除。在2015年12月召开的联合国大会全体会议上,日本倡导全球领导人和年轻人访问广岛和长崎两个核爆受害地的呼吁也遭到坚决反对,并最终在联合国大会决议中删除了相关的呼吁表述。

这是有深刻道理的,因为安倍政府的确没有很好地反省历史问题。日本这些提案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受害者,而让人们忘记日本作为一个加害者的角色。的确,以往的历届日本政府和安倍晋三几乎从来不谈美国对日本投掷原子弹的原因,而只是强调日本受到轰炸的结果,把日本描绘成很凄惨的样子,却从来不正视侵略军所实施的南京大屠杀,从来都忽视日本对中国、东南亚国家的大规模侵略给当地人民带来的杀戮和苦难。日本总是强调原子弹爆炸的惨状,东京大轰炸的牺牲,太平洋岛屿作战的艰苦,缅甸日军丛林作战的绝境等等。日本的政府和媒体宣传确实给人这样的印象。

日本只强调自己是受害者,只强调要对本国的人民要有人道主义的关怀,却忽略了对其他国家人民遭受日本法西斯军队杀戮和迫害的同情,更缺少应有的人道主义关怀,甚至,连已经存在的历史上大屠杀的事实也不承认。这的确让作为受害国的中国和亚洲的其他国家与人民有理由认为,日本政府是通过有组织地塑造自身受害者的形象,来掩盖自身发动侵略战争并作为加害者的实质。

如果按照日本政府的塑造和理解,当年下令投放原子弹的杜鲁门总统,就是人类历史上一个罪大恶极的败类。而实际情况是,仅在硫磺岛、塞班岛、琉球群岛的进攻战中,美军将士伤亡人数就达数万之多。美国军事参谋部门预估,要攻克日本本土,至少还要付出美军伤亡100万人以上的代价。而且,日本政府拒绝了同盟国要其投降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杜鲁门总统毅然决然地决定使用原子弹。目的是减少美军的伤亡,尽快结束战争,迫使日本无条件投降。杜鲁门总统以对法西斯国家日本的凶狠,来表现美国政府对美国将士的慈爱。从这种角度而言,美国当年使用原子弹对付日本,也属于无可奈何之举。那个时候,日本作为美国的敌国,是一个整体,很难区分哪一个日本普通民众支持对外侵略战争,哪一个普通民众反对对外侵略战争。所以,就当时原子弹无差别地杀戮广岛和长崎的普通民众而言,美国政府在决定原子弹之时,也有这样的无奈,甚至可能认为,这是日本为侵略战争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因此,从这种意义而言,任何战争都不可避免地带有杀戮的性质,都已经降低了人道主义的门槛。为了避免今后战争的出现,一定不要像日本政府那样,刻意地将自身打扮成为一个战争的受害者,而一定要区分战争的正义性和非正义性。这样,才有利于制止野心家及其集团裹挟本国的民众发动对外侵略战争,也才有利于正义的人们以反侵略战争的形式,捍卫人类的基本尊严、人权、主权和宝贵的价值。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博导、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永生)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