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他们老了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2-22 13:24:03
分享

我的家乡在安徽省长丰县的一个偏远农村。

2月20日,离元宵节还有两天,我开着车回老家。刚一进村,路边散步的一个女人就好奇地盯着我看,我摇下车窗跟这位我认识的中年妇女打招呼,告诉她我回来看望爷爷奶奶。

我将车开到了爷爷家门口,大门敞开着却看不到人。我按一下喇叭,奶奶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待到我下了车她才知道是我回来了。

奶奶说爷爷可能出去串门了,我拨通他的手机号,却发现他的老年手机放在床头的桌子上。

记者手记:他们老了

奶奶说要去村里找爷爷。大年初一,我回来给他们拜年的时候听奶奶说她的膝盖疼,现在看她走起路来还是一瘸一拐。我想着他们平时的生活就是这样,于是没有拦她,只是跟在她身后陪她一起找。

记者手记:他们老了

我们前后找了四五家,而这些村民的家中都只有老人,有的在晒太阳,有的在洗衣服,有的在做饭。老人们都已经认不出奶奶身后的我,奶奶说“是我二孙子呀”,老人们似乎还是想不起来,我用和他们一样高的嗓门说出我的小名,他们才一个个恍然大悟,“都已经长这么大了啊!”,他们惊叹着。

在老人们的家中我没有寻见我的爷爷,于是我试着去地里找找。站在一个高埂上,我远远看见一个人,看不清是谁。我走到离他三四百米远的地方大声喊“爷爷”,那人没有任何回应。

我又走到离他不到50米左右的地方,他恰好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又继续干活,只当我是个路人。我又向前走了一段,轻声一喊,他仍没听见,于是我又提高了嗓门。

这一次,他站在那里看了我好一会儿,我举起手机拍下了这一幕。我心想“他为何如此冷淡”,没想到他问出了一句“你是哪个?”。

记者手记:他们老了

这一问差点让我掉下了眼泪。知道我是谁以后,他说不知道我回来,辩不出我的声音也不知道我平时穿什么衣服,叫我不要怪他。

记者手记:他们老了

回到家门口,我还没进门,奶奶就端出一个碗来递给我。我一看,是用红糖水煮的四个鸡蛋,我便后悔刚才回答她说早上没吃早饭。我说真的吃不下,她只一句“奶奶不脏”就成功地打消了我所有的不情愿。

我两口并一口地把鸡蛋吃掉了,她又过来说:“哎呀,鸡蛋打少了!”

记者手记:他们老了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