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突尼斯:被西方国家忽略的中东北非的和平希望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突尼斯:被西方国家忽略的中东北非的和平希望
10月9日,在挪威首都奥斯陆,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菲弗宣布,把2015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突尼斯全国对话大会。 2013年7月25日反对党议员穆罕默德·布拉米遇刺,突尼斯随后陷入了严重政治危机。由突尼斯劳工总联合会牵头,突尼斯工业、贸易和手工艺联合会,突尼斯人权联盟和突尼斯全国律师会等参加发起成立的突尼斯全国对话大会推动了解决危机的政治进程。  新华社记者张淑惠摄

10月9日,“突尼斯全国对话大会”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让世界的目光再聚于突尼斯政治舞台。2011年1月14日,前总统本•阿里下台后,突尼斯经历了多次政治危机、社会动荡和恐怖袭击,经济发展和政治稳定受到了严峻的考验。但突尼斯不似其他西亚北非国家,在解决国内政治和社会矛盾上,突尼斯走出了不一样的路,以对话、互让和共识创立了一个独特的包容性政治模式。

在政治过渡期间,突尼斯不仅选择了通过和平渠道解决内政问题,还认识到发展中国家无法在刚脱离旧体制时直接复制西方民主制度,对于政治两极化激烈、社会矛盾突出的突尼斯,任何政派即便在选举获得51%甚至更多的选票时也无法单独执政,因此在2011年和2014年的大选结果出炉后,两届胜利者均主动选择联合执政,邀请其他党派一起组成具有最广泛代表性的联盟政府,尽可能加强国家的政治和社会凝聚力,这在中东北非地区和所谓“阿拉伯之春”国家实属罕见。

突尼斯还在“本国事本国人管”上为中东北非国家树立了良好的典范。2013年,突尼斯发生了两次政治暗杀,导致国家进入全面政治危机和社会动荡。随着局势的日益恶化,突尼斯内外有人开始担心埃及、利比亚甚至叙利亚模式或在突尼斯重演,国家可能面临崩溃,从而陷入内战。在此时刻,引发突尼斯政坛严重两极分化的主要两党领导——复兴党主席加努希和突尼斯呼声党主席埃塞卜西以高度负责、理性和克制的态度在巴黎会晤,就缓和突尼斯局势达成了共识。

与此同时,四个突尼斯公民组织——“突尼斯全国对话大会”提出了走出政治危机的线路图,呼吁各党派进行政治对话,从而让22个突尼斯政党汇聚一堂,对宪法、选举和引起分歧的各种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经过漫长对话,突尼斯原本处于两极化局势的世俗势力与政教势力终于形成了一定的共识,政治对话最终成功以各方都接受的政治方案而告终。

2013年底至2014年初持续的“突尼斯全国政治对话”为后来的跨意识形态联合政府的形成奠定了基础。2014年底突尼斯大选结果出炉后,获胜的世俗突尼斯呼声党和获得第二支持率的温和伊斯兰政治党派复兴党一起建立联合政府,从此结束了持续四年的突尼斯政治两极化和社会张力。突尼斯人就这样以和平的方式把自己的国家从危险边缘拯救回来,虽然当前突尼斯经济不景气、大学毕业生失业率仍然很高,但突尼斯人看到其他中东北非国家的战火蔓延时,感到自己很幸运,毕竟和平和政治社会稳定是一切的基础,这一点中国朋友十分清楚。

突尼斯摒弃了中东北非政治的零和博弈和你死我活的思维,完全可说在该地区创造了一个政治奇迹,这对中东北非和平具有重大意义。

虽然如此,但西方大国近年来在处理中东北非和平问题时,一直忽略突尼斯模式。首先,西方国家不断对中东北非国家进行民主说教,但事实上在突尼斯民主化进程过程中,我们没发现西方国家对突尼斯给予特殊的照顾,反而对突尼斯经济社会问题袖手旁观,并且更愿意让突尼斯去世行和IMF有条件的贷款,而不是通过投资、合作和援助的方式来帮助突尼斯经济复兴。在政治上,西方对突尼斯最关心的仍与本•阿里时代一样——反恐和非法移民问题。说实话,突尼斯是否是民主国家,这不是西方所在乎的问题,西方国家始终在乎的仍是利益,所以西方对地区的不少极权制度提供了大量的支持。

其次,在颂扬突尼斯包容性政治和和平政治转型时,西方国家在处理其他中东北非国家时完全考虑不到突尼斯模式,一切还是以零和博弈为主。说实话,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等国有多少人因战争而死亡或沦为难民,这不是西方国家所在乎的问题,西方仍在那里火上加油,不断向战场提供武器、训练和各种支持。

突尼斯是一个小国家,它无法改变中东北非的局势,但它充分证明中东北非国家可以用和平方式解决政治问题,同时明显暴露了西方国家对中东北非和平和民主问题的政治虚伪。

(作者:瓦利德 突尼斯人、中阿关系研究者,北京大学历史学博士)

 
西藏:展佛仪式拉开拉萨雪顿节帷幕 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爆炸 现场附近一片狼藉
众怒 入侵
假装在英国 从影视剧中的英伦关键词感受英伦风 谢耳朵将在莱纳德婚礼上搅局 盘点美剧婚礼上的麻烦事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24小时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