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中菲关系40年:从“血缘之亲”到“政冷经热”

中国日报张海洲、张燕 2015-06-05 15:46:18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中国日报马尼拉6月5日电(记者 张海洲、张燕)凡对中国外交有所了解的人都应该听说过“政冷经热”,这一独特词汇形容近十几年来中日关系形成的一种经贸往来不完全受政治左右,政治关系冷而经贸往来密切的状态。近年来,随着中国和菲律宾的关系因为南海领土主权纠纷跌入谷底,观察家们或许会猛然发现用“政冷经热”来形容当今中菲关系也不为过。

本周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借访问日本之际将中国比作纳粹德国的言论成功抢镜,占据国内很多媒体头条。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6月5日在接受访问时对阿基诺三世此番言论做出回应指出,菲律宾领导人对历史知识非常无知,应当好好读书,研究历史,并希望东盟国家不要在南海问题上选边站队。

今年6月9日是中菲建立外交关系40周年,这一纪念日注定要在两国的争吵中尴尬度过。然而在中菲关系于近年跌入谷底的同时,双边经贸往来却保持了稳定的增长势头。

根据海关统计,双边贸易总额于2014年达到432.8亿美金,较之2013年的380.6美金有不小的增长。据世界银行数据,菲律宾国内生产总值亦在近年保持了6%以上的年增长率,是东盟十国中最快的。

然而菲律宾当地的观察家们却认为这样的势头并不够好,他们认为良好的政治关系将会进一步促进中菲经贸、投资往来,进一步释放两国经济合作的潜力,为两国人民带来互惠。

他们认为阿基诺三世在外交上的错误选择将中菲关系带入谷底,呼吁政府采取更实际的态度处理对华关系。

 “政冷经热”?其实经济还远不够热

菲华青年企业家商会永远名誉会长李栋梁(George T.Siy)表示尽管菲律宾经济这几年增长较快,但“更多的好处还没有进来”,他指出“良好的中菲关系将会带来更多的中国投资”。

与之相比,菲律宾当地主流英文报纸《菲律宾星报》知名华人专栏作家李天荣(Wilson Flores Lee)则更为直接地表示,菲律宾的经济其实“还不够好”。考虑到菲律宾较小的经济基础,他认为菲律宾的经济应该实现“两位数增长”。

“要有中国投资、中国人来旅游,才是真的好。中国企业可以投资菲律宾的基础设施建设和丰富的矿产,”李天荣表示,并称“没有中国,我们不可能实现两位数增长”。

而在现在的氛围中,菲律宾要依靠中国实现经济两位数增长无异于痴人说梦。

随着国家鼓励“走出去”,大量中资企业近年来到东南亚投资。但同东盟其他国家相比,菲律宾近年来吸引来的中国投资非常小。

根据菲律宾官方统计,该国2014年全年实现外国投资总值为1869亿比索(约合42亿美金),较2013年大幅下降31.8%。中国投资仅占2014全年实现外资的6.1%,排名第六,远低于排名第一、占全年外国投资总量19.1%的日本。

与之相比,中国对印尼的投资虽起步较晚,但增长迅速。据新华社报道,2014年中国对印尼落实投资总额8亿美元,与前一年相比增长169%,投资增幅连续两年超过100%。

中国驻印尼大使谢锋在近期一篇提供给《中国日报东南亚版》的文章中曾写道,目前有超过1000家中国企业在印尼投资,主要分布于能源、农业、制造、基建、金融等产业。

而驻菲中资企业协会目前仅有50个左右注册会员单位,该协会2004年成立时仅有26个会员单位。有限的中资企业目前在菲律宾主要分布在通讯设备与服务、电站建设与配套、矿业,以及几大连接中菲的航空公司。

不过一些中资企业也对中菲关系的未来表示看好,毕竟在阿基诺三世上任前的大多数时候中菲关系是比较紧密的。阿基诺三世的任期到明年总统大选为止。

中国银行马尼拉分行行长、同时也担任驻菲中资企业协会会长的邓军表示两国关系改善将进一步促进中菲经贸合作、投资的增加。

邓军认为中菲关系的现状只是一时,毕竟“多了中国这样一个朋友对菲律宾的经济发展是有利的。而且菲律宾离中国那么近、与中国互为近邻,对两国经济的发展有一定的互补性。”

“现在我跟在菲律宾的中资企业讲:大家应该多研究市场,等待机会到来。如果以后两国关系改善,大量中资企业来投资的时候,谁走在最前面?肯定是我们这帮人,”邓军指出。

邓军还表示菲律宾的商业机会其实挺多,毕竟是拥有一亿人口、消费能力很旺的大国,而且无论从宏观面还是金融稳性来讲,菲律宾整体经济情况都不错。

他指出没有来过菲律宾的大多数国人对这个市场了解不够,并建议中资企业在投资前一定要对当地社会、经济、文化、人文要有全面的了解,要充分了解当地的规则,找好当地的包括律师、会计师在内的专业人士出具建议和意见。

中国银行马尼拉分行成立于2002年,目前仍然是菲律宾当地唯一的中资银行。随着人民币在菲律宾成为继美元后的第二种境内实时清算外币以及第一种实时跨境清算的货币,2014年8月,中国银行马尼拉分行与菲律宾交易系统控股集团(PDS)合作开发的人民币资金汇划系统(RTS)正式投产。投产初期的四个月便吸引了40多亿元进入该系统。

邓军表示中国银行今年的目标就是要在菲律宾建立就是境内银行间的人民币交易市场,“我们相信人民币市场的建成,将有利于推进双边的经贸往来。”

而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也几乎确定将在今年秋天每天增加一个北京到马尼拉的往返航班,实现这条航线上每天两班、每周14班。

国航马尼拉营业部总经理吴桐向《中国日报》记者表示目前这一航线的入座率超过90%,乘客多是经北京转飞欧美航线的乘客。吴桐表示国航去年增加了很多北京飞欧美的航线,需要菲律宾旅客作为补充客源为这些航线提供支持。

以菲律宾飞往法兰克福为例,从马尼拉出发经停北京的国航航线时间是所有航空公司中最短的,比乘坐阿联酋航空经停迪拜要节约超过两个钟头以上。

国航北京-马尼拉航线始于2010年春。目前这一航线使用波音737飞机,每架最大载客量在165人左右。如今年秋天能顺利增班也将采用这一机型。

但吴桐也表示近年来这一航线的中国游客数量并未达到国航预期。“今后如果两国关系好,旅游市场潜力非常大,”吴桐说道。如果两国政治关系好,“我们可能还会新增一些航班,比如增加密度,一天两三班,吸引国内旅客来菲律宾旅游”。

去年9月,中国外交部发布了对菲律宾的旅游警报,对去年中国人赴菲旅游影响明显。根据菲律宾官方数据统计,2014年全年总计有394951名中国游客赴菲旅游,比2013减少7.37%,低于2014全年450万中国人赴泰国旅游的十分之一。

上千年的中菲人文交流史

游客数量是这几年中菲关系跌入低谷的一个缩影,但中菲间的人文交流其实已有上千年历史。

位于马尼拉市中心王城的菲华历史博物馆详细记录了中菲人文交流的历史,以及菲律宾华人艰辛、曲折奋斗历史。

马尼拉是福建移民最早的选择地之一。早在10世纪时,中国与菲律宾就有了贸易往来,到了16世纪时,马尼拉已在全球贸易与中国经济上扮演着重要角色。

尽管中国人在更早到来此地,但菲律宾的近代历史却是由西班牙人开创的,1571年,在麦哲伦环游世界到达此地50年之后,它成为了日渐扩张的西班牙帝国的亚洲殖民地。西班牙人将墨西哥的白银运到了马尼拉,再由马尼拉运往中国,从而创造了中国明朝末年的商业繁荣,而中国的瓷器、茶叶从这里运往欧洲,是那个年代最重要的国际贸易商品。

接受《中国日报》记者专访时,菲律宾前任外交部长阿尔伯特·罗慕洛(Alberto Romulo)一开始便提起了位于山东德州北部的苏禄国(今菲律宾群岛)国王墓。

古苏禄国坐落在菲律宾苏禄群岛,郑和七下西洋大大提高了明王朝在海外的声望,形成了万国来朝的局面,当时苏禄国与中国的友好交往也达到了高潮。永乐十五年(1417),苏禄国东王、西王和峒王率领家眷官员共340多人到中国访问,受到永乐皇帝的隆重接待。3位国王登临长城,极目燕山,愉快地访问了27天。辞归到达德州以北时,东王不幸染上重伤寒,不治而亡。

永乐皇帝闻听此事,悲痛万分,命当地按中国君王规格为其举行葬礼。永乐皇帝高度评价苏禄国东王为发展中国与苏禄国之间友好关系所作的贡献,在德州北部择地为东王建造壮观的陵墓,谥号“恭定”。第二年又“树碑墓道,以垂永久”。在东王墓的西南偏东,有一座当年永乐皇帝亲书的石碑,至今仍保存完好,上面的悼文还依稀可见,是这里最具价值的文物。

今年82岁的阿尔伯特·罗慕洛心中,这一事件之后便带来了是中菲几个世纪频繁的人员交流和血缘联姻。

阿尔伯特·罗慕洛从2004年开始便在阿罗约总统手下担任外交部长,2010年阿基诺三世上台后继续担任外长直到2011年让位于现外长德尔·罗萨里奥。他巧妙回避了记者关于他11年下台原因的提问,但在他担任外长的绝大多数时间、特别是在阿罗约当政期间,中菲关系的发展是比较稳定、务实的。

“我们在外交中总是铭记卡洛斯·罗慕洛将军的今句:‘我们和所有人做朋友,不做任何人的敌人’”,阿尔伯特•罗慕洛回忆道。

卡洛斯·罗慕洛是他的叔叔,同时也是菲律宾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中菲1974年建交时的外长。阿尔伯特·罗慕洛在同一职位的任期仅次于其叔叔。

阿尔伯特·罗慕洛坦率地回忆起其担任外长的早期中菲间就因为南海岛礁主权问题有过争执,但“在和中国保持、加深兄弟般友谊时,我们从未有过动摇,我们同中国领导人保持了和谐的交流”。他一边说,一边向记者打听起包括国务委员杨洁篪、李肇星前外长、和前中国驻菲大使刘建超等“老朋友们”的近况,并要记者用手机翻看他们的近照。

阿尔伯特·罗慕洛对2009年杨洁篪担任外长时应其邀请对菲律宾进行的访问更是记忆犹新,“我们签署了很多经济、文化、外交方面的合作协议”。

目前菲律宾全国一亿人口中约有150万华人,但有更多的数不清的人拥有华人血统。在中菲关系跌入谷底的这些年,很多华人默默地努力着,为提升中菲关系尽着自己点滴的努力。

处事低调、不太愿意接受媒体采访的菲律宾对华事务特使、上好佳集团主席施恭旗(Carlos Chan)在近期接受《中国日报》专访时向记者回忆起了自己多次同前总统阿罗约访华时的那些温情时刻。

2008年汶川地震后,阿罗约访问中国期间专程到都江堰看望灾民。在她登上去北京的飞机前,施恭旗专门建议:“你跟胡锦涛主席见面时说,请100名汶川地震小孩过来疗养,公司负责接待。”之后便有了翌年初灾区100名高中生团赴菲一周一事,而费用则全由上好佳集团承担。

多面中菲关系,务实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中菲关系是由很多方面构成的。政治外交、岛礁主权纠纷、经贸投资、人文交流等方方面面都在同时进行。在这样局面下,政府政策的选择就显得尤为重要。

菲律宾外交部外交服务研究所国际问题专家安德里亚·克洛伊·王(Andrea Chloe Wang)就在去年7月的一篇评论中写道:两国间解决纷争并不意味着要将海上矛盾和领土纠纷完全边缘化,而“是将这些问题从两国关系的中心移开,为其他更积极、更有成效的合作创造机会”。

“尽管保护领土主权完整是至高无上的,一个国家也必须同他国合作实现互利共赢。因此菲律宾同作为邻国的中国在直面地缘政治和安全顾虑同时开展积极接触是不可或缺的,”她写道。

如果两国开展更加务实的合作,自然是互利共赢的。其实菲律宾也有一些务实的举动,例如该国很早就宣布申请成为亚投行的成员国。《菲律宾问询者报》5月曾报称菲律宾准备为亚洲行注资9亿美金。

但在外交上,《菲律宾星报》专栏作家李天荣就毫不客气地指出阿基诺三世总统并不在行。他建议在处理岛礁纠纷时,两国最好的选择就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因为菲律宾根本没有那个资本去独立开发”。

尽管目前中菲经贸往来依然保持了稳定增长,全球研究、经济咨询机构IHS Global Insight的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Rajiv Biswas就警告道这一局面有可能因两国领土纠纷升级而受到负面影响。

Biswas指出亚洲过去40年是在和平与稳定中取得的经济高速增长,“领土纠纷升级可能会破坏亚洲稳定,伤害到区域合作与发展”。

中国显然是区域合作的推动者,“一带一路”建设、亚投行等都是中国加强区域合作、实现互利共赢的重要举措。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菲律宾前任驻华外交官对记者表示,菲律宾现任政府的错误政策选择是中菲关系今年来从“血缘之亲”迅速跌入到目前这种“政冷经热”局面的主要原因。

他表示2016年菲律宾的总统大选将会是中菲关系的转折点,因为无论谁上台都会比阿基诺三世更好。而对于现在菲律宾政府的外交政策,他的评价可谓一针见血:“菲律宾高估了美国在安全上承诺”。

(编辑:刘宇)

 
武汉数万萤火虫现东湖牡丹园 引来上万市民 天津集中销毁各类毒品500余公斤毒品
和为贵 海星之死
颜龄测试一夜爆红 这些趣图告诉你How-old为什么这么火? 洛基入清宫韩寒遭换脸 哪些明星曾被PS大神玩坏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