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首页  >   中文国际  >  独家

恐惧与焦虑:战争难民的归乡梦

中国日报网爱新闻 林丽 2014-11-24 17:24:08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恐惧与焦虑:战争难民的归乡梦

哈桑一家是300多亿利比亚难民中的一员。(图片来源:BBC)

中国日报网11月25日电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11月13日报道,由于叙利亚内战不断升级,报道的难度和危险性也不断升级,因此战争报道快速地演变成为了逃生而离开自己故土的难民诉说经历的形式。

麻烦的是那些在约旦的叙利亚家庭加入先前几代人,他们70年前为逃避战争而横跨中东来到约旦。

所以约旦聚集了各处的难民:巴勒斯坦、利比亚、伊拉克、黎巴嫩和也门,甚至在约旦的郊区安曼也有索马里人。

他们许多人已住在帐篷多年,等待能够回家的那一天——尤其是巴勒斯坦人。自1948年以色列国的建立为了逃窜战争就开始离开家乡。叙利亚是他们寻求避难的国家之一。

在约旦,历来接受那些难民,一名历史学家能够通过不同国籍难民的分层讲述中东的故事,正如一名地质学者可以通过岩石的不同层次讲述地球一样。

约旦红十字会的Leila Tokhan Al-Houda简单说道:“就算不是世界上最多,我们也是这个地区拥有难民人数最多的地方……这是你作为一个安全国家的代价。如果我们这里不够安全稳定,也就没有人会来。”

混乱万花筒

叙利亚内部报道战争的实际困难导致大家更加难以确定前线的状况到底如何。

概括说来,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武装力量和民兵从拥护他们的民族团体和宗教团体中选拔,对抗伊斯兰教反抗者和本身内斗不断的世俗叛军。

伊朗,土耳其,海湾君主国和美国都在竭力——努力程度不一,取得的成果也不一——打击各自支持的阵营。但是这是一个混乱的万花筒,我们无法从中展示一份清晰的陈述。

这并非是坏事,尽管我们是被逼无奈才通过难民讲述战争的故事——他们破裂的家庭和破碎的心终究是战争该付出的代价。

战火停息之时,叙利亚危机也不会将就此结束——只有难民认为他们能够平安的回到故乡,叙利亚危机才会终结。

随着叙利亚未来作为单一中央集权制国家的冲突将不断减少,而破坏的范围不断扩大——大部分的难民慢慢意识到未来几年——可能十几年,这里将不再如此。

难民多于公民

在中东,有处理和遏制难民危机,但是造成难民危机的潜在问题却似乎失踪得不到解决。

在约旦,你可以最清楚的看清这个拥有650万人口的地方,难民人口多于市民。

他们多数是巴勒斯坦人,因为1948年和1967年的战争开始,接踵而至逃离到这里。

有一些至今人住在难民营里。在安曼,我们认识了一叙利亚家庭——来自霍姆斯(Homs)哈桑一家——他们与巴勒斯坦人一起住在侯赛因难民营中。

一开始这是营地的帆布帐篷,但是经过长年的居住,现在看上去和其他繁华市中心边缘的破地方差不多。

哈桑一家来到此处也是迫于无奈。想象一下难民们遭遇的一切悲惨经历——逃离家乡的混乱与惊恐,在另一个过度遭受的耻辱与生活的不定。

然后想象一下你与70年前就到这里的难民住在一起,而他们至今无法归家。

恐惧与焦虑

哈桑一家已经安顿下来——他们孩子在难民学校成绩也很优秀——但是他们觉得他们的巴勒斯坦邻居们似乎不大友善。

作为一家之主的阿布•伊斯梅尔•哈桑明白这是已在这里定居许久的难民内心深处极度的恐惧所致。他们觉得他们的需要会随着新一批难民的到来变得更加不重要,而这些新难民的困境在世界上还占据着头版头条。

令人难过的是,世界对他人不幸的遭遇的包容和关心又是极大的。

但是哈桑还是不能理解为何他的家人需要承受这些焦虑。

“实话说,他们对我们并不友善,”他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毕竟巴勒斯坦人比阿拉伯地区大部分地方民众更早成为难民,他们应该了解我们的处境。他们也该为我们想想。他们有些人对我们的态度极其恶劣。”

尽管深处极度的不安稳之中,被妻子、四个女儿和十个孙子孙女围坐的哈桑仍努力保持乐观的心态。

他告诉我们:“我们也不想成为难民。我们知道约旦是一个贫穷的国度,但是我们很感恩。我们始终盼望有一天能够回到自己的故土,而巴勒斯坦人也可以回到他们的家乡。”

我在难民训练中心遇见的一位年轻叙利亚姑娘就显得没那么乐观。

她坦率地说:“在叙利亚危机解决之前,没有什么能解决中东问题——不是巴勒斯坦也不是伊拉克。叙利亚被毁坏的一切都需要重建,——我们甚至无家可归。重建家园要花上多少年的时间啊。”

归乡之梦

约旦方面对难民问题的处理令人印象深刻,这也是多亏了大量资金的投入和国际组织如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以及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他们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处理应对难民人口、提供住房、医疗和教育问题——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自然资源匮乏,水资源无法自足的国度内。

叙利亚人将会像巴勒斯坦人那样,世代成为难民。

虽然世界上处理中东地区难民需求的做法相当令人满意,但是为了解决潜在的政治境遇迫使这些难民背井离乡。

大量的黎巴嫩人民为了逃离内战,离开家乡,从此再也没回去过。虽然许多伊拉克人在1991年为了逃离战争来开家乡最后又回到故土,但是近几周你又可以在约旦碰见许多伊拉克人,这次他们为了避开伊斯兰国的武装分子。

巴勒斯坦人Labib Qumhawi在1967年战争期间逃到了纳布卢斯(Nablus),他一直为自己的国家而感到骄傲自豪。

但是他深知长时间的当一名难民生活会有多么的艰辛。

当我问他如果是叙利亚人不得不困在约旦好几年,情况会怎么样,他简单说道:“他们会在约旦生活,在这里接受教育,除了约旦他们别无所知。”

“他们的父亲和祖父可能会聊到过去在叙利亚的美好时光——水果、财富、水和美景。但是他们的梦想是所有难民的梦想,就是有一日他们能够回到自己的家乡。”

叙利亚的难民与已定居在这里几代的人共同生活在约旦,除非局面立即的改变,否则叙利亚未来生活的艰辛都我们都可以轻易想象得到。

(编辑:高晴)

 

 
北京故宫吉祥物首度亮相 国内首个巨型“钢铁熊猫”爬上成都高楼
中国日报漫画:分叉 中国日报漫画:汗颜
《盖茨比》女主凯瑞·穆丽根封面大片 奢华复古也俏皮 朱莉写真S形熟女诱惑 赤裸胸脯秀满纹身
探索神秘海洋 也可以从珠宝开始 她们都这样瘦的 7位明星终极减肥招大公开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

        独家策划

        当地时间2014年10月23日,比利时布鲁塞尔,为期两天的欧盟峰会拉开帷幕,参加会议的领导人拍摄“全家福”照片。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抱着他的孙子一起拍合影,吸引众多目光,十分抢镜。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