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首页  >   中文国际  >  独家

伊拉克雅兹迪人避难处成死亡之谷 70%的人命丧黄泉

中国日报网爱新闻 tinytwin 2014-08-14 10:18:59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伊拉克雅兹迪人避难处成死亡之谷 70%的人命丧黄泉

流离失所的雅兹迪人奔向一架救援直升机。(资料图) 

中国日报网8月14日电(信莲) 据外媒报道,辛加尔山(Mount Sinjar)的死尸臭气熏天。少数逃脱它的魔爪的雅兹迪人可以告诉你原因。“野狗在吃死人的尸体,”65岁的哈伊德夫说。他逃出了“伊斯兰国”(IS) 圣战分子的包围

辛加尔曾是雅兹迪最大的城镇,然而它已被IS所攻陷,数万名雅兹迪教徒从镇上逃离避难。

数百名难民领取了为数不多的救济物品,搬回到山上。直升机上的人把水和食物投给下面等待的人们。执行这次任务的一位将军说:“这里是死亡之谷。70%的人已经丧命。”

美国执行了两次援助飞行,空投了3.6万多份食物及7000加仑饮用水给难民。9日,两架英国皇家空军C-130运输飞机也赶往此地。

不过,伊拉克官员称,大部分的美国援助是“无用的”,因为从1.5万米高空空投,没有用降落伞,会因撞击而炸裂。

少数难民成功登上直升机逃离,而多数难民因直升机无法降落在遍布岩石的山坡上而留下。他们面临着干渴和饥饿,同时也备受酷暑煎熬。

包括许多儿童在内,至少有数百人死亡,雅兹迪教派的伊拉克议员维安·达希勒 在巴格达告诉记者。

伊拉克军队每天执行几个援助任务,投放救济物品,包括水、面粉、面包和鞋子。

直升机的目标是用每趟飞行向外空运难民,但有时山里遍布岩石而无法着陆,他们只能空载而归。

即使可以着陆,一架直升机一次只能带走十几个难民,而且只能从远离圣战分子导弹射程的山的最高点降落。因此仅有100人获救。

据艾哈迈德·贾巴尔(Ahmed Jabar)上校称,这几次的飞行同时也将至少50名库尔德人“自由斗士”(Peshmerga)武装人员空投到山上。

另外有一些难民靠穿越伊斯兰国的防线、抵达安全地带来逃避圣战分子,或是继续前行。

迄今为止,留下来的雅兹迪难民藏在破旧的窑洞中,靠饮用天然泉水和捕猎小动物为生。但是,由于许多家庭分散在辛加尔山,这一块贫瘠的地方延伸至距叙利亚边境约35英里(约合56公里)处。有人担心,若不急速增加人道主义救援行动,援助将不会遍及所有人。

现在有数百人正背着他们逃亡时所能带的少许物品,慢慢地穿越着这片广袤的区域。疲惫的孩子无精打采地躺在父母的怀里,年长的人则在炙热的太阳底下凄苦地跋涉着。

“自由斗士”民兵们带来的少量救济物品是远远不够的。

40岁的“自由斗士”哈索说:“老实说,根本没有充足的物品给每一个人。”他还说道:“五人喝一瓶水。”

逃出来的难民讲述了他们等待外界援助时令人极度绝望的场景。

“我们大概有200人,约有20人死去,”28岁的哈吉说,“我们仅能生存两天不到的时间。”

8月8日,在山的最高点获救的27岁的埃多称,他只能遗憾地离开他的侄女,因为她已虚弱得几乎没有力气睁开眼睛了。

“她快要死了,所以我们只能把她留在那儿等死,”他说道。

其他人也讲述了类似的故事。“洞穴的味道非常刺鼻,”埃多则说道。据几个由直升机营救的难民称,仅Geliaji山洞就死了50人。

35岁的纳内尔是7日上午偷偷越过伊斯兰国防线的13个雅兹迪人之一。他留下了因年老而无法艰苦跋涉的父母,同时留下的还有200只羊。“我们很幸运,”他说,“与我们一起的一个女孩在奔跑时被击中。”他还说:“这给了其他逃离者足够的掩护。”

哈桑称,他和家人逃到辛加尔山,一路狂奔,逃过圣战者,两天后成功到达库尔德城市杜胡克镇。哈桑称,他和他的家人在得到一些面包之前,有17个小时没吃任何东西了。

雅兹迪教徒是库尔德人。他们为保存宗教,受了几个世纪的迫害。其最大的威胁是伊斯兰教徒,因为伊斯兰教徒把他们视作“魔鬼崇拜者”,并在“自由斗士”撤退后将他们从家园驱逐出来。

不断有传闻称,圣战分子抓捕了数百名的雅兹迪妇女,将她们关在摩苏尔的学校或监狱。有几个雅兹迪难民称已联系不到生活在伊斯兰国包围圈内的女性亲戚,但传闻还未能得到证实。

伊拉克人权部门的阿明说:“我们认为,现在恐怖分子将她们视为奴隶,并对她们实施非人道的计划。”

面对不断攻进的伊斯兰国武装人员,数万名基督徒被迫逃离,他们挤满了前往埃尔比勒(Erbil)和杜胡克的东部及北部道路。仅8月7日就有10万伊拉克基督教徒逃离在摩苏尔Ninevah平原的家园。

难民称,美国对埃尔比勒城外的伊斯兰国据点的空袭次数太少,也太迟了。他们感到自己遭所有人抛弃——包括巴格达中央政府,2003年入侵的美国和英国及现在承诺要保护他们的库尔德政权。

“当美国从伊拉克撤离时,他们没有保护基督徒,”亚述天主教徒优素福说。他于7日凌晨从伊拉克最大的基督教城镇Qaraqosh逃离出来。“基督徒成为替罪羔羊。所有人都在追杀我们。”

辛加尔局势已不可挽回地摧毁了雅兹迪人回家的念想。对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来说,该地区独特的文化将永远消失,他们将一无所有。

“我们不能回到辛加尔山,因为辛加尔山已被阿拉伯人包围 ,” 34岁的村民卡西姆说。“ 辛加尔周围的逊尼派阿拉伯人协助伊斯兰国家攻占该地区。“现在他和许多亲戚朋友都想要一起离开伊拉克。他说:“我们希望在其他国家成为难民,而不是自己的国家的难民。”

 

 
杭州彩色水稻种出"稻田漫画" 实拍河南渐冻人兄弟:艰辛却乐观的“歌者”
中国日报漫画:越打越穷 中国日报漫画:是否过头?
黄磊孙莉多多杂志大片 幸福三口林荫间享宁静时光
李冰冰大片性感解放 裙摆飞扬肌肤似雪
探索神秘海洋 也可以从珠宝开始 她们都这样瘦的 7位明星终极减肥招大公开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