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中国在线  >  新闻聚合  >  国际滚动

墨毒枭落网前曾与美国影星密会 过程如大片

新华社惠晓霜 2016-01-12 07:34:00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墨西哥头号毒枭华金·古斯曼第三度落网一天后,美国老牌影星西恩·潘自曝,他去年前往墨西哥,秘密采访逃亡中的古斯曼。

  墨西哥执法部门官员证实,正是这次采访暴露了古斯曼的行踪,他最终难逃法网。

  【墨西哥女影星牵线搭桥】

  美国《滚石》杂志网站9日发表了西恩·潘的自述。

  西恩·潘说,2015年8月、即古斯曼第二次越狱次月,他和朋友找到墨西哥女影星凯特·德尔卡斯蒂略,请她牵线搭桥以采访古斯曼,并打算在《滚石》杂志上发表采访文章。

  德尔卡斯蒂略同意帮忙,给古斯曼的律师去信。大约一周后,他们收到回音,古斯曼同意接受采访。

  2012年,德尔卡斯蒂略在社交网站上发文,称古斯曼比墨西哥政府更可信,鼓励这名毒枭“奉献爱心”、帮助穷人,从而成为“英雄中的英雄”。

  古斯曼显然很受用。他的律师稍后联系德尔卡斯蒂略,表示古斯曼希望送花给她,德尔卡斯蒂略告诉了对方自己的住址。

  2014年2月,古斯曼第二次被逮捕。西恩·潘说,古斯曼入狱后,好莱坞制片商的请求纷至沓来,打算把他的经历拍成电影。古斯曼产生了兴趣,却只愿意把这件事委托给德尔卡斯蒂略,后者曾在一部墨西哥热播电视连续剧中扮演女毒枭。古斯曼的律师于是再次找上门,继而古斯曼与德尔卡斯蒂略开始以书信或手机聊天软件方式通信。

  【密会过程如同大片】

  2015年10月2日,西恩·潘、德尔卡斯蒂略一行4人从洛杉矶地区一座机场出发,乘坐包机前往墨西哥。

  他们首先降落在“墨西哥中部一座城市”。在机场,一名酒店司机开车迎接,前往古斯曼一方指定的酒店。接近酒店时,古斯曼的一名手下正在等候,指示司机把车开向入口,同时用手机拨打一个号码。按照西恩·潘的描述,当他们走下汽车时,周围的通行车辆立即减少,似乎有人在附近街道阻止车辆驶入。他们在酒店门口换乘多辆运动型多功能车(SUV),并被要求交出手机、电脑和其他电子产品。

  车队行驶大约一个半小时,抵达一个简易机场。机场停着两架单引擎螺旋桨飞机,旁边站着一些身穿正装的保镖。登上飞机,西恩·潘才注意到,“酒店司机”是古斯曼29岁的儿子阿尔弗雷多。

  与电影中常见的场面不同,西恩·潘一行人在飞机上没有被蒙上双眼,因而有机会记住地标、判断航向。他问阿尔弗雷多,如何确保这架飞机没有遭跟踪或被探测到。阿尔弗雷多指着驾驶舱中一个开关,称飞机配备防止地面雷达探测的装置。另外,如果墨西哥军方派遣侦察机,一名内线会事先通风报信。

  在山区丛林上空飞行大约两小时后,飞机准备降落。然而,驾驶员用加密手机与地面通话,决定改变降落地点,在一处满是泥土的开阔地段着陆。两辆SUV已经等在那里。

  汽车驶入丛林茂密的山区。颠簸了大约7小时,他们抵达一个军方路卡。按照西恩·潘的描述,两名身穿政府军制服的士兵持枪走向汽车。这时,阿尔弗雷多摇下车窗,“两名士兵后退,表情尴尬,挥手让我们通过”。

  又过了数小时,车队终于抵达目的地,在一片开阔地停下。这时是晚上9时,距离从洛杉矶出发已经过去14小时。

  古斯曼亲自迎接,穿着花衬衫、牛仔裤,为德尔卡斯蒂略打开车门。

  【手下前往德国“深造”隧道工程】

  古斯曼请西恩·潘一行人与他的家人共进晚餐,聊了数小时。

  古斯曼夸耀道,他的锡那罗亚贩毒集团拥有“潜艇、飞机、卡车、快艇”,走私的毒品数量“全球第一”。

  这名毒枭还对电影业以及如何拍摄电影表达了兴趣,但看不上电影业的利润。他称自己希望进军能源业,但是掌控的资金都属非法,因而难有投资机会。

  两人还聊到美国热门话题人物、总统参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后者在讲话中把墨西哥移民蔑称为“毒贩”“强奸犯”,引发众怒。一些媒体报道,古斯曼因此悬赏100万美元追杀特朗普。西恩·潘询问这类报道是否属实,古斯曼“面带微笑”,以“嘲讽口吻”喊了一句:“哦,我的朋友!”

  西恩·潘还得知古斯曼7月越狱的一段幕后细节。古斯曼的手下挖通一条长达1.5公里的地下通道,直通他的囚室地板。古斯曼称,为了应对施工中遇到的地下水问题,一些工程人员特意前往德国,接受3个月“深造”。

  古斯曼甚至“曝光”一批墨西哥及海外“腐败大公司”,称这些企业帮他洗钱并分赃。他要求西恩·潘不要公开这些公司的名字。

  西恩·潘要求合影,以证明自己的确见到古斯曼,后者接受了要求。

  【行踪暴露终落网】

  西恩·潘希望有两天时间做更细致采访,古斯曼告诉他8天后再来。不过,这一约定没能实现。

  墨西哥官员9日披露,正是这次采访暴露了古斯曼的行踪。两人会面数天后,军方发起抓捕行动。由于古斯曼身边有妇女和儿童,士兵没有开枪,古斯曼得以逃脱。

  西恩·潘抱着一丝希望,按照约定的时间返回墨西哥,但是没有见到古斯曼。数周后,德尔卡斯蒂略设法在聊天软件中与古斯曼恢复联络。西恩·潘把采访题目传给古斯曼,后者同意以录像形式答复。

  经过一段时间,古斯曼派人送来录像,时长约17分钟。《滚石》杂志在网站上公布了西恩·潘与古斯曼的照片以及录像片段。录像中,古斯曼仍然穿着花衬衫,但是剃了胡子。

  西恩·潘在文章中写道,一直感觉自己的行踪处于美国毒品管制局特工和墨西哥执法人员监视之下。“如果凯特(·德尔卡斯蒂略)一直受到监视,那么任何与她同乘飞机出行的人也是如此。我没有发现监视的眼睛,但是我推测,他们就在那里。”

  西恩·潘曾两度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奖,也曾在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获奖。

  本月8日,古斯曼在老家锡那罗亚州的洛斯莫奇斯市落网,继而被押解回他半年前逃出的监狱。

  墨西哥总检察长阿雷莉·戈麦斯9日说,将把古斯曼引渡到美国受审。(惠晓霜)(新华社专特稿)

 
西藏:展佛仪式拉开拉萨雪顿节帷幕 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爆炸 现场附近一片狼藉
众怒 入侵
独家:中国日报网2015年十佳华语电影出炉 会在火星种土豆的学霸并不多 理工宅男仍然槽点满满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24小时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