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中国在线  >  新闻聚合  >  国际滚动

年终盘点:平稳中的艰难,中亚这一年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中新社阿斯塔纳12月28日电 题:平稳中的艰难,中亚这一年

  作者 文龙杰 黄璐

  2015年是中亚的“大选”之年,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相继举行了总统选举,卡里莫夫、纳扎尔巴耶夫取得连任,这两位总统均是自上世纪90年代独立以来享国至今的政治强人,也是政治老人。纳扎尔巴耶夫今年75岁,卡里莫夫略长,77岁。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的议会大选则在“颜色革命又重来”的风声鹤唳中无险度过。

  尽管中亚地区权力交接问题未获根本解决,但这起码保证了未来一段时间的平稳。“平稳”可列为中亚2015年的关键词。如对中亚作岁末概述却也不能不承认“2015是艰难的一年”。

  经济遭遇寒冬

  “艰难”主要指中亚经济2015年普遍下滑。中亚各国货币大幅贬值是经济糟糕的重要指征,其中哈货币坚戈贬值最为严重。8月20日,哈宣布实行浮动汇率,坚戈当天即贬值30%,对美元汇率由197贬至256;12月15日进一步跌至337.8,盘中一度触及338.64的历史低点。

  中国社科院中亚问题专家杨进告诉中新社记者,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有两个,首先是世界经济形势不景气使然。受传统经济结构影响,中亚国家发展主要依赖能源、棉花、金矿等商品的出口,在当前经济形势下,这些商品的出口都受到了影响。“短时间内靠其他产业拉动经济增长几乎不可能。”

  “其次则是俄罗斯经济衰退产生的连动效应。”杨进说,由于独立前同属苏联加盟共和国,中亚国家与俄罗斯经贸联系十分紧密,一损俱损。而且俄罗斯是中亚国家的主要劳工输出市场,来自俄罗斯的侨汇是部分国家的主要收入。

  据杨进透露,乌兹别克斯坦今年侨汇收入减少55%,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又有几十万人从俄返回本国。塔国受损最为明显,“去年形势已经不好,今年侨汇又减少58%,对塔是非常沉重的打击。”

  安全威胁上升

  2014年底,随着外国军队的陆续撤离,原本和平的阿富汗北部地区开始出现动乱。今年9月,距离塔吉克斯坦不远的阿富汗昆都士的首府被塔利班和外国武装分子占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冲突和战争曾扩散至与土库曼斯坦接壤的边界地区。中亚的南部边界出现新的安全威胁。

  而与此同时,这里还潜藏着恐怖主义的“幽灵”。为数不少的中亚地区民众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加入“伊斯兰国”作战。他们有些是受了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思想的蛊惑,有些则是在俄罗斯务工时因钱财的引诱而被招募或拐骗。

  前者之中不乏一国之精英,如塔吉克斯坦前特警部队司令哈利莫夫,这位40岁的上校4月底突然失踪,一月后再露面时宣布已加入“伊斯兰国”并声称要回国“重建伊斯兰教法政权”。

  俄媒评论称,该地区“加入‘伊斯兰国’和其他极端组织的人数”是安全威胁上升的重要指标,并强调这一数字还在不断上升。尽管中亚的安全威胁存在被夸大的情况,但巴黎的悲剧提示人们,警惕总强于“像鸵鸟一样把头扎在沙子里”。

  外交左右逢源

  中亚2015年的外交斩获颇多,可谓左右逢源。3月、10月,俄总统普京两次访问哈萨克斯坦。5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哈总统大选结束后对哈进行访问。7月至10月末,印度总理莫迪、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美国国务卿克里相继访问中亚五国。无论是莫迪、安倍还是克里,均是第一次在同一时间连续访问中亚五国。

  大国领导人的频频到访,让人们注意到中亚的重要性正在不断上升,国际政治舞台上的“玩家”都在有意识加强与该地区的联系。无怪乎有人惊呼,中亚的“黄金时代”来了。

  这一方面如哈媒体评论文章指出的那样,当前国际社会面临的诸多问题,中亚国家尤其是哈萨克斯坦均牵涉其中,中亚国家的相关立场和观点十分重要,这些问题包括阿富汗局势、打击“伊斯兰国”恐怖势力、叙利亚问题及俄罗斯同西方国家的争端等。

  另一方面则更令人关注,即中亚地处欧亚大陆枢纽,随着亚洲经济的崛起,该地区“联通欧亚”的作用越来越为各方所关注。无论是俄罗斯提出的欧亚经济联盟,还是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构想,中亚在其中都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

  有预测说,“2016年将有更多的大事在中亚发生,且多半是朝不好的方向发展。”以中亚地区的重要性而言,该预测的前半部分当是话出有据,而从中亚自身潜力来看,这一预测的后半部分则恐失于太过悲观。(完)

 
西藏:展佛仪式拉开拉萨雪顿节帷幕 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爆炸 现场附近一片狼藉
众怒 入侵
独家:中国日报网2015年十佳华语电影出炉 会在火星种土豆的学霸并不多 理工宅男仍然槽点满满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24小时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