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中国在线  >  新闻聚合  >  国际滚动

解说:“伊斯兰国”让人恐惧的两个现象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全球反恐形势面临新挑战,宗教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侵占土地、滥杀无辜的同时,向地区外输出恐怖主义的趋势明显。

  从发布斩首人质视频到烧死约旦飞行员,再到制造突尼斯酒店海滩血案和法国巴黎连环恐袭,从“独狼”作案到协同袭击,IS的恐怖手段更加多样,残忍程度令人发指。

  新华国际客户端连线新华社驻前方记者,讲述这一年,让人心绪不宁的“伊斯兰国”。

  IS占领区的娃娃兵

  驻巴格达记者陈序:我常驻伊拉克一年多时间里,日常工作充斥着IS发动恐袭和打击IS军事行动的报道,对这个极端组织的残忍程度我感触颇多。然而更加触动我内心的,是那些发生在IS占领区的故事,武装分子将魔爪伸向无辜平民,妇女、儿童、医生和人道主义救援力量无一幸免。

  当地媒体曾广泛报道过一个名叫穆罕默德·萨杜恩的12岁小男孩,他来自被IS占领的伊西部城市费卢杰。他被IS强迫执行自杀式袭击任务未遂,被伊拉克军队俘获。

  萨杜恩也曾和其他孩子一样,在母亲臂弯里,听着《一千零一夜》的故事进入梦乡。但一年前伊拉克空军针对费卢杰的一次轰炸中,萨杜恩的家惨遭爆炸波及,父母遇难。从那天起,他和14岁哥哥以及8岁妹妹便流离失所,成为武装分子眼中最容易俘获和劝诱的“猎物”。

  萨杜恩再一次出现在人们面前时,已经是IS武装分子与伊拉克军队在安巴尔省的一次作战中,当时他早已不是那个羞涩内向的小男孩了,他绑着一条装满烈性炸药的腰带,冲入伊拉克军队阵营中,所幸还没来得及引爆炸弹,就被政府军制伏。

  这并不是伊拉克IS占领区罕见的一幕,不少因战争流离失所的15岁以下儿童被IS胁迫或诱导,加入到该组织与伊政府军的战斗中去。他们有的被安排到武装分子检查站,有的被发往前线作战,有的则成了“人体炸弹”!

  应该说,从IS占领区范围来看,目前伊拉克军队打击IS的状况较去年及今年初有较大好转。伊拉克军队在安巴尔省、萨拉赫丁省、尼尼微省和基尔库克省收复较大面积失地。然而,IS目前仍占领着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并在安巴尔首府拉马迪与政府军拉锯,其从事恐怖活动的根基并没有被铲除。

  有专家指出,IS的迅速窜起与伊拉克的政治生态有很大关系。伊拉克教派冲突严重,库尔德问题也一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巴格达大学政治系教授易卜拉欣·阿马里认为,要彻底铲除盘踞在伊拉克境内的IS,不能仅依靠国际社会提供的军事援助,伊拉克政府应积极开启不同宗教派别、社会团体和政党之间的对话,实现民族和解,尽可能团结各派别力量,尽力抑制极端思想的蔓延,同时也应积极开展政治、社会、经济和教育改革,依靠加快重建进程、改善基础设施、增加就业机会和提高教育水平等方式实现伊拉克社会的全面稳定。

  欧洲国家的“本土战士”

  驻巴黎记者郑斌:2015年,法国年头年尾分别经历一次恐袭。1月,讽刺漫画《沙尔利周刊》杂志社巴黎总部遇袭,12人死亡,11人受伤。这起由“基地”组织阿拉伯半岛分支发动的袭击,在当时还是法国近半个世纪以来死伤人数最多的恐袭事件。

  然而不到一年时间,11月,更为凶残的IS就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巴黎连环恐袭,造成至少130人死亡,约350人受伤。短短一年间,恐怖势力渗透欧洲速度之迅猛、其泛全球化发展势头之猛烈,让人震惊。

  我不禁感叹,恐怖分子发展欧洲本土“战士”,教唆其在欧洲本土作案——这个让欧洲国家惧怕多年的“预言”终于成真。IS经过在欧洲多年经营,网罗了一批迷惘青年,包括一些有犯罪前科和较强反社会倾向的人。这些人在欧洲有坚实的社会联系,作案时可获得后勤支援,逃逸时可得到藏匿之所。

  此次巴黎连环恐袭主谋、摩洛哥裔比利时人阿卜杜勒-哈米德·阿巴乌德就是如此。他在发动恐袭后在巴黎地区藏匿几天,后来又在亲戚帮助下住进近郊一套公寓,还曾计划几日后在西郊知名商业区拉德芳斯发动自杀式袭击。

  参与这次恐袭的其他人员大部分是住在法国本土或比利时的法国青年,他们中多人去过叙利亚,其中数人有违法前科。经过IS洗脑和训练,他们回到祖国伺机发动袭击。法国媒体采访了他们的亲人和邻居。受访者大都说,他们看上去与一般法国青年别无二样,有些还挺有礼貌和有教养,或许通过网络或者宗教场所接触了IS的说教。

  IS训练本土“战士”当然不局限于欧洲。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战略情报咨询公司苏凡集团近日公布报告显示,2014年夏天以来,共有来自86个国家和地区的2.7万至3.1万人前往伊拉克和叙利亚加入IS或其它极端组织,其中20%至30%来自西方国家的外国武装分子最终返回本国。

  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菲利普·莫罗·德法尔热在谈到恐怖主义全球蔓延时说,当今世界创造了许多挫折和失望,西方社会的有些人,尤其是年轻人,精神空虚,缺乏追求。他说:“在过去,年轻人能从革命、战争、爱国主义中找到理想。而现在,对他们来说,恐怖主义竟然看上去‘像是伟大的事业’”!如此看来,要从源头上掐断IS的招募对象,是个较难解决的社会问题。

 
西藏:展佛仪式拉开拉萨雪顿节帷幕 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爆炸 现场附近一片狼藉
众怒 入侵
会在火星种土豆的学霸并不多 理工宅男仍然槽点满满 涨姿势:时尚色彩 英伦风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24小时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