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资讯   >   独家

中国富人去日本玩了一趟感慨万千:温暖的人情味哪去了?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8-07-03 11:07:21
分享

 

中国富人去日本玩了一趟感慨万千:温暖的人情味哪去了?
(资料图)
 

吸引富人阶层前来观光是观光产业取得成功的不可或缺的因素。笔者认为,日本也应该重视吸引入境游客中的富裕阶层。

笔者在开始着手研究入境旅游时,跟踪采访了几十名中国富人。从年收入上百万的一般富人至首屈一指的大富豪、从土豪到教养和审美一流的精英阶层,笔者向他们询问了日本旅游的真实感受。

笔者近日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富人日本旅游的满意度有所下降。

这是自然的。因为随着旅游次数的增加,新鲜感逐渐消失。加上信息技术的发达、中日两国市场的同步,“只有日本才能买到”和“只有在日本才能体验到”的事物也越来越少了。

可是,最根本的原因恐怕是日本缺少“发自内心去款待富人”的意识。当然,也有招待得非常周到的个例。不过,本文想要通过记录一对典型的中国富人夫妇的东京旅游,其中着重记录“体验式消费”中的“食”与“行”,提出“如何款待好富裕客人”的课题。

【在日本享受蜜月旅行甜蜜氛围的年轻夫妇】

笔者上月跟踪采访的对象是30岁出头、年收入上千万的年轻富人夫妇。丈夫成立了律师事务所后又开设了一家投资基金。妻子是抚养两个孩子的家庭主妇。夫妇两人尤其喜欢日本这个国家。想要在假期重温蜜月甜蜜的他们选择来到日本旅行。

夫妇二人之前的日本旅行内容主要是:在拥有美丽风景的酒店或旅馆住宿、购买药妆店或品牌店的新商品、试穿和服、拍许多漂亮的照片等。最近他们的兴趣改为在获得米其林星级的餐厅用餐、鉴赏美术展和个人艺术品展。他们此次4天3晚的东京旅行也是如此规划。

夫妇二人对此次旅行充满期待。到达东京的第二天,他们来到了一家名为”天妇罗之神“的餐厅。这家餐厅在年轻人中非常有人气。他们拜托笔者帮忙预约这家餐厅。但是,当笔者打电话预约时,店员听出了外国人的口音后回复”请在网上预约“,之后迅速挂了电话。

笔者非常在意店员的态度,或许日本店员对待外国人的态度存在一些问题吧。不过,向富人妻子反映后,她表示:“能在网上预约也挺方便的。这家店肯定很好吃,所以没关系。”确实如此,相比日本其他餐厅禁止单独的外国人进入的规定(必须要有日本人陪同),甚至有些餐厅禁止外国人订餐的严格规定,这家餐厅还算不错。

【为什么米其林餐厅要介绍“low level”的料理?】

用餐当日,二人谨记“日本人讨厌迟到”的注意事项,提前了半小时到店。前台的10个位置中,共有8人是20-30岁左右的中国游客,剩下的两名客人是一对日本中老年夫妇。

在奉上英文菜单、茶水和湿毛巾后,店员就消失了。菜单上有“今日推荐”和“午餐套餐”(价格略低)。妻子表示“晚上要在赤坂吃怀石料理,所以想要份量少一点的套餐”,便用英语向店员询问套餐内容。店员说了好几遍“The normal one is high level, the lunch menu’s level is very low.”当时店里的中国客人都被“low level”这个用词惊呆了。

为了防止由于日本店员英语不好而导致的沟通误解,一同进餐的笔者用日语再次询问了一遍,但店员闭口不谈份量,只是强调“午餐套餐的品质和‘今日推荐’的品质完全不一样。”

结果,二人同时点了“今日推荐”和“午餐套餐”,想要比较味道有什么不同。但是二人表示“可能是我们的舌头不敏感吧,‘今日推荐’的食物的样子比较漂亮,但是味道都一样。”事实上,从前台也能看到厨师使用的是相同的食材。

妻子伤心地表示:“我只不过想吃分量少一点的套餐,为什么我一定要吃低级的呢?”丈夫安慰她:“可能店家还是想卖更高价格的套餐吧。”这两个套餐的价格相差了3000日元(约180元人民币),两人在这家店消费了50000日元(约2990元人民币)。

在之后的旅行中,无论是当晚的赤坂的怀石料理,还是第二天去传说中的银座的寿司店用餐,光是预约就费尽心力。因为店里不接受外国人的预定,只好去下载专门的app,而且得花费数万日元的手续费才能预约成功。预约的名额像是从某家公司之前预约的名额倒卖过来的,而且似乎不接受取消预定。

在距预约时间的两个小时前,中介开始每隔15分钟联系这对夫妇。“现在在哪里?”、”迟到一分钟的话,押金就不退给你们了。(一般来说,部分押金会抵扣在消费额里)

“又不让我们直接预约,通过中介又变成这样子。日本人还真是一丝不苟啊。他们还是不信任我们吧。”二人只得苦笑。不过,二人的用餐都很愉快,也拍了很多照片和朋友分享。

值得一提的是,文中提到的后面两家餐厅的客人几乎都是外国人。

【已经忘记面向富人的商业的实质了?】

可以推测,这些高级餐厅的营业额主要来自海外的游客。但是上文种种表现反映出了日本商家应对方式的简单化,就算能够应对齐全,这些店铺也不能很好地满足在日本大额消费的富人游客们的需求。

我认为他们已经忘记了面向富人的商业的实质了。这个实质是让富人们享受只有在日本才能享受到的美食以及与价格相匹配的服务。对于餐厅来说,无论是日本客人还是外国客人,通过提供最完美的料理与服务,才能提升营业额、获得良好的口碑。

也就是说,店家应该从客人络绎不绝的盛况中冷静下来,认真地思考如何款待好外国旅客。将菜单标准化、电子化,与银行合作,导入介绍制等,提供高级餐厅应该有的服务吧。

这对年轻的夫妇在前几次的日本旅行中,通过租用会汉语的司机开车解决了交通方面的问题。但是近来,日本加强了对黑车的管制,二人只得选择出租车出行。

“在日本,受各种规定的影响,Uber没有普及。大人倒还好,但是如果带着孩子来旅行,每次都要在街头拦出租车也挺不容易的。”夫妇二人很苦恼。

【有些被粗鲁对待的两人】

在银座结束购物后的晚上10点钟。夫妇二人将要去大手町的某家豪华酒店入住。虽然地点很近,但是丈夫不愿意做地铁,二人只得打车。由于不熟悉银座的打车地点,一直打不到车。好不容易碰到愿意载客的司机,却被抱怨“那家酒店很近啊”后扬长而去,或者是向司机展示酒店的名片,司机却说“不知道”。

终于到达了酒店,夫妇二人给我发短信:日本真的是个很有秩序的国家,但好像最近变得讨厌外国人了。这些喜欢日本电视剧、动漫、美食的年轻富人们,为什么会发出这样寂寞的感慨呢?

恐怕是因为,日本的社会结构以中产阶层为主,各行各业有很多不适应富人的地方,日本国民也不太理解外国富人纷纷来日本旅游的事实。

笔者认为,有必要在银座等国外知名地点为外国人提供打车向导的服务,增加配备懂外语的司机,普及涵盖多种外语的打车软件,并与酒店合作提供出行服务,通过这些措施,向外国旅客传达“欢迎来日本”的理念。

这对夫妇回国后,依旧表示会再次来日本旅游。

【“再来”的真实意思】

“虽然店铺有很多规定,出行也有很多不便。但是大家都知道日本规矩多,而且我在日本也有想买的东西,所以我会再次来日本的。”当问及为什么会再来日本的原因时,他们这样说到。

原来如此,他们其实都知道日本对外国旅客严格的事实。笔者在对其他富人的采访中也得知,大家对于日本人自夸的“款待”服务也并不是那么期待。相较于筑地的“款待”服务,观光地+食材的新鲜度更为游客们熟知。

虽然观光消费额居高不下,但是不知何时,作为日本标志的“温暖的人情味”、“友好的城市”等要素却再也不能从国外游客的嘴中听见了。

随着物流的迅速发展,也有一天在中国也能吃到筑地的新鲜食材。但是吸引富人阶层的,与高消费相对应的独一无二的体验感却逐渐消失了。

距东京奥运会开幕还有两年的时间,对于日本来说这是”观光立国“的决胜时刻。现在正是再度探讨应该向中国富人游客们提供什么样的观光体验的时候。

(文章来源:《东洋经济周刊》作者:三菱综合研究所研究员刘潇潇 编译:尹倩)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