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资讯   >   要闻

美学者:指责中国“掠夺”很荒谬 中国不会满足特朗普的贸易要求

来源:参考消息网
2018-06-27 13:25:00
分享

参考消息网6月27日报道 “中美聚焦网”6月25日发表纽约大学客座教授詹姆斯·诺尔特题为《掠夺性中国的谬说》的文章称,中国不能也不会满足特朗普在贸易上的要求,特别是其中的许多要求是基于虚伪和谬说。文章摘编如下: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仍然相信,推动与中国的贸易战是他的政治优势,所以相关准备工作也在加速进行。上周五,正如他先前所威胁的那样,特朗普宣布将从7月6日开始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商品征收关税。中国随即展开报复,对价值5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征收一系列关税。这场贸易战不太可能通过协商来避免,因为美国与中国对这一问题的基本观念存在很大分歧,而双方都有理由相信自己能够获胜。

美国与中国正在以两种方式“各说各话”,因此无法达成一致。首先,特朗普本人相信,中美关系的核心问题可以用美国对中国的巨额贸易逆差来衡量。与此同时,中国认为历史上双边贸易本来就不平衡,尤其是在储蓄率差异极大的国家之间。其次,美国两党有一个广泛共识,即美国是按自由贸易规则行事的“市场经济”,而中国是“非市场经济”,通过政府对产业的大量补贴进行着不公平的竞争。相反,中国坚持认为自己遵守了由世界贸易组织(WTO)裁决并执行的全球多边贸易规则。中国声称,特朗普如今在WTO框架外实行单边关税,因此美国才是规则的破坏者。在这两个有分歧的领域里,中方的论述更有说服力。

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的确非常巨大。2017年,中国向美国出口了价值约5060亿美元的商品,却只进口了大约1300亿美元商品,造成超过3750亿美元的逆差。特朗普总统把这归咎于中国的政策,而中国认为问题出在美国。要表明中国是对的,证据很简单,其中包括其他主要贸易国家与中国并没有巨大的逆差这一事实。如果中国是以掠夺性为主的贸易国,大部分国家都应该有贸易逆差,而不仅只是美国。然而,仅次于中国的八大出口经济体中,只有美国、法国和英国对中国存在逆差,后两者逆差相对较小,因为中国不是它们的主要贸易伙伴。日本与中国的贸易大致平衡,而其余所有国家,包括德国、韩国、荷兰和意大利,都对中国有贸易顺差。如果中国的贸易行为具有广泛掠夺性,为什么只有美国是主要的受害者?

中方人士声称,贸易逆差的主要原因是美国的低储蓄率,再加上大规模的公共和民间借贷,两者吸引了外资涌入来弥补资金缺口。本质上说,中国和其他有大量对美贸易顺差的国家是在把钱借给美国,让美国能购买它们的出口商品。如果美国人增加储蓄或减少借贷,或者联邦政府准备实现预算平衡,那么中国的贸易顺差就会下降。然而美国的政策方向令问题进一步恶化,例如去年秋季对企业和富人大规模减税,造成了借贷爆炸性增长。不仅中国人这样看待这一问题,该观点同样得到了许多美国经济学家的支持,因为它符合基本的宏观经济理论。

处在政治光谱各个位置的美国评论人士声称,中国才是问题的所在,因为政府的过度干预使企业拥有不公平的优势。特朗普政府一位资深官员解释说:“我们有两种体系,这两种体系本来应在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互相靠拢,形成两个市场经济体。而我们所看到的,却是中国更加庞大的非市场经济,这种结构性差异威胁了美国的经济繁荣与国家安全。”此言在两个方向上都是错的:中国其实已经在大步迈向市场主导型经济,而美国的私人垄断势力有所增加。美国并不如它自我介绍的那样,是自由市场经济的典范。

与人们的普遍认识相反,中国对待私人企业在许多方面比美国更加友好。比如,小型企业在中国扩张要自由得多,而在美国,越来越庞大的企业巨头驱逐或吞并了较小的竞争者。当中国在海外与无数高效率、廉价销售的企业成功竞争时,美国的领先行业却越来越受寻租行为的驱动,在“知识产权”的保护下通过高价产品获得收益。这不过是通过专利、商标和版权保护实现合法垄断的委婉说法。美国的软件、互联网、制药、娱乐和高科技公司绝对是靠着强制性垄断来捍卫它们高昂的价格。它们雇佣相对较少的普通工人,但是聘用大量训练有素且薪资不菲的工程师、律师、设计师和经理人,来开发高利润产品和营销策略。美国是后自由市场、后工业租借主义式的经济,与之竞争的是中国式的产业资本主义。它们是不同的体系,但这种不同有别于传统的描述。

我并不否认,中国政府确实资助了某些产业的发展,尤其是提供低成本基础设施和享受补贴的研究,但所有大国也都是这么做的。拜军方资助的研究之赐,美国率先推出了多个高科技业种。这些研究工作开发了互联网、全球定位系统和其他多种彻底改变21世纪商业的信息技术。美国政府不断通过其优异的研究型大学直接为研究提供资助。同样,中国最多的商业补贴之一是用于它不断扩张的高等教育体系,现在其入学人数已经超过了美国。美国主张减少预算的人们削减了政府对教育和研究的支持,他们要求中国也如法炮制。在这方面,我倒宁愿看见美国模仿中国。过去,美国曾通过资助知识创造获得了巨大的收益,放弃这一力量源泉是短视的,要求其他国家效仿则是无理的。

给中国贴上“非市场经济”标签之所以荒谬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中国约60%的出口是外国公司的,其中包括众多美国公司,这些全球性企业通常并不是中国政府补贴的主要收受方。其余出口也大多来自中国的中小型私人企业,任何理性观察家都不会把它们称作是“非市场”的。受保护最多的中国企业其实并不是主要出口商,而是那些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企业,包括通信类公司。中国并不打算对外国的政治干预敞开大门,美国和其他国家最近就遭受了俄罗斯的干预。

中国不能也不会满足特朗普在贸易上的要求,特别是其中的许多要求是基于虚伪和谬说。此外,中国的经济力量至少与美国一样是分散的,对于特朗普的许多笼统要求,中国中央政府并没有能力去满足。特朗普没有提供妥协谈判的机会,反而在本周威胁要大幅增加关税,通过追加两个2000亿美元,使征税范围几乎覆盖所有来自中国的进口产品。特朗普是不会收敛的,除非美国国内政治压力迫使他罢手。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