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思义:西方深陷“新平庸“ 中国经济学趁势崛起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12-12 10:32:04
分享

中国日报网12月12日电 英国学者、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罗思义(John Ross)近日撰文指出,西方已经陷入“新平庸”,世界经济学研究中学正在向中国转移。

世界经济学研究中心转移

林毅夫近日在其题为“迎接中国经济学家世纪的到来”的演讲中指出,2050年世界经济学的研究中心或从美国转到中国。早在1995年,中国《经济研究》创刊40周年时,林毅夫就曾在祝贺文章里预测,21世纪中国很可能会变成全世界经济学的研究中心,21世纪很可能会在研究中国经济问题当中出现很多世界级的经济学大师。

罗思义说,20世纪中叶以前世界经济学研究中心在英国;到现在为止,世界经济学的研究中心在美国。原因在于工业革命以后一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英国是全世界最大的经济体,英国是世界的经济中心,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世界经济中心逐渐转移到美国来。随着世界经济中心的转移,世界经济学的研究中心也跟着转移。

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在2014年已经变成了全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只要继续保持稳定的发展,按照市场汇率计算,很有可能到2025年前后,中国也会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目前中国的经济规模占全世界的18%,到2025年会超过20%,到2050年中国占全世界的经济规模很有可能在25%—30%之间,中国会是世界经济当中最重要的中心,世界经济学的研究中心也有可能从美国转移到中国。

的确,在过去30多年,中国成为世界史上经济增速最快且持续时间最长的经济体,其经济思想的优越性早已得到了实践验证。最重要的是,邓小平、陈云等建立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一种史无前例的体制,也是最高水平的智慧结晶。

中国的成功经得起理论与实践的检验,是因为其政策没有照搬西方主流经济理论,而是根据自己的国情制定。正如林毅夫所说:“当时还有一个共识,即像中国那样推行渐进的、双轨的转型下的经济会比原来的计划经济更糟、更没有效率。但是现在回过头看,中国是过去40年当中经济发展最快、最稳定的国家;按照‘华盛顿共识’的‘休克疗法’进行转型的国家则遭遇了经济崩溃、停滞,危机不断。”

罗思义认同林毅夫所说的“中国经济思想优于西方”,以及他所预测的“世界经济学的研究中心将转移到中国”。这些是基于罗思义本人30多年对中国经济理论与实践的研究,以及对比中国经济理论与西方主流经济理论的实践结果作出的判断。

西方经济陷入“新平庸”

世界经济学研究中心转移,是由于西方经济体陷入了“新平庸”。“新平庸”一词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首创,这也确实是当前世界经济的主要特征。

虽然在国际金融危机后,G7集团的衰退不似1929年大萧条后来得猛烈,但由此导致的极为缓慢的经济增长,使得G7集团在金融危机期间的增速比在大萧条时期还要慢。

IMF的预测表明,G7集团经济动态和罗思义的《美国中长期经济将缓慢增长》所作的分析基本一致:2017—2018年G7集团经济将出现周期性的适度好转,但这不会转化为进一步加速发展。相反,2019—2020年G7集团经济增长将极为低迷。

图1呈现的是IMF预测的G7集团未来五年经济增长趋势。可以看出,经过2016年仅为1.4%的低迷增长后,2017—2018年G7集团GDP增长出现适度好转:2017年为2.0%,2018年为1.9%。但2019年将降至1.6%,2020—2022年进一步降至1.5%。根据IMF预测,G7集团GDP增长将呈现“好两年—差四年”的模式。

罗思义:西方深陷“新平庸“ 中国经济学趁势崛起

图1

由此带来的累积效应是,G7集团将陷入经济持续低增长的“新平庸”状态。这不是在短时间内就能克服的,而将在未来5年持续。

发展中经济体增速较快

上述分析针对的仅是作为西方发达国家代表的G7集团,而非世界经济的总体趋势。事实上,正如图2所示,根据IMF预测,发展中经济体GDP增速快于G7集团的趋势仍将继续:

1.2007—2022年发展中经济体GDP将增长109%,G7集团仅增长20%。

2.2016—2022年发展中经济体GDP将增长33%,G7集团仅增长10%。

罗思义:西方深陷“新平庸“ 中国经济学趁势崛起

图2

换言之,“新平庸”是G7集团而非世界其他地区的特征。当G7集团陷入持续低增长时,发展中经济体GDP将以更快的增速发展。

据IMF预测,2016—2022年发展中经济体GDP年均增长将达到4.9%,而G7集团仅增长1.7%。此外,IMF还预测,未来发展中经济体GDP总增长的44%将来源于中国。中国所倡导的国际重要经济项目如“一带一路”的相关地区经济增长形势也是如此。

中国经济思想影响力增强

中国经济思想的影响力也在日益增强。虽然国外早有关于中国经济政策、中国实施改革开放的经典作品,但在目睹了中国取得的经济成就,以及在西方陷入“新平庸”的反衬作用下,中国当代经济思想著作被越来越多地翻译成外文,并日益为非中国经济学家所熟知。

比如余永定已为世界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 撰写专栏长达7年,现在他的作品也经常被西方财经媒体引用;胡鞍钢关于绿色增长和相关问题的书籍被翻译出版;倡导并创立了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和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的林毅夫在国际上发表了多部著作,他的新结构经济学更是成为波兰发展计划指导理论。罗思义本人则是直接从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的研究作品,了解到中国智库与国际的联系日益紧密,其国际影响力也日益提升。但在中国之外,许多重要的中国经济学家并不具知名度。不过,西方发达经济体陷入长期缓慢增长和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叠加效应,将逐步加快扭转这种情况。

G7集团深陷“新平庸”给世界经济所带来的现实意义和影响非常重要:西方经济思想没有能力摆脱“新平庸”困境,在客观上推动了世界经济实践和思想中心向中国转移。再者,G7集团无法克服经济持续低迷难题,也将进一步加快这一转移进程。

(文章摘自观察者网)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