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启动 荷兰“特朗普”能走多远

来源:新京报
2017-03-16 10:26:00
分享

  一排排橙色的信封摆在一张长桌上,几位工作人员正在紧张地忙碌着,拆开信封,一一核对签名,统计数据。“啊,这位先生,签名太模糊了!对不起了,选票作废。”一位工作人员遗憾地表示。

  昨日是荷兰大选的投票日,新京报记者下午四点在荷兰驻华使馆看到,投票已经结束,工作人员开始计票。作为荷兰在海外的22个投票点之一,这些海外选票的结果将传回荷兰,成为共同决定大选结果的一份力量。

  迅速崛起的极右翼政党自由党成为这次大选的关注点。在领导人维尔德斯的领导下,极右翼势力会获胜吗?荷兰会出现下一个“特朗普”吗?拉开欧洲“大选年”序幕的荷兰大选又将如何影响欧洲政局呢?

  荷兰“特朗普”

  大喊“把荷兰还给荷兰人”,呼吁脱欧

  “为英国欢呼!现在轮到我们了。现在是荷兰投票的时间了!”

  去年英国脱欧后,自由党党魁维尔德斯第一时间在推特上这样庆祝。

  一些西方媒体把现年53岁的维尔德斯称为“荷兰版特朗普”。他的竞选口号就是“把荷兰还给荷兰人”。听起来,是不是觉得很耳熟?

  在前荷广传媒中文总监、FIVE group总裁王蓓看来,维尔德斯与特朗普有一些共性——“妻子也来自东欧,是匈牙利人,他跟特朗普的发型也有些神似。”

  与特朗普“推特治国”一样,维尔德斯也善于利用推特等社交媒体为自己造势。他也经常指责本国媒体制造“假新闻”,转而接受大量国际媒体采访,这也令他成为在国际上知名的政客。

  作为荷兰政坛的极右翼势力,自由党崛起的速度令人咋舌。自由党成立于2006年,在当年的议会选举中获得9个议席,后来在2010年议会选举中获得24个议席,成为荷兰第三大党;2012年大选拿下15席,席次减少,仍维持第三大党。

  维尔德斯此前与荷兰首相吕特是“同僚”,他们同属自由民主党(自民党)。2002年,维尔德斯成为自民党的发言人,由于总是发表极右言论于2004年被开除出党。他便自立门户,成立了自由党。

  在本次荷兰大选中,自由党共有11条政策主张。具体包括全面禁止移民、消除伊斯兰教的影响;脱离欧盟、像美国学习,恢复边界管控;实行直接民主等。

  与特朗普一样,维尔德斯也把自己塑造成荷兰普通民众的代言人。

  “你每天都能见到投票给我的人。可能就是你的司机、园丁,也可能是你的心理医生、你父母请的护工、你家小区面包房的糕点师傅。他们就是普普通通的荷兰民众。”他说。

  维尔德斯的支持者是什么群体?王蓓介绍称,总体而言,维尔德斯的支持者总体教育水平、经济收入偏低,他们认为移民抢走了他们的饭碗,也认为政府救助难民,削减了原本属于他们的福利。

  主流政党

  拉家常拉票,避免成为“下一个美国”

  维尔德斯的高调进击,也搅动了原本波澜不惊的大选局势。

  荷兰是一个多党派国家,拥有大大小小近30个政党。民调显示,在选举中比较占优势的主要有两大政党,分别是首相吕特所在的自民党,以及由维尔德斯领衔的自由党。最后一次民调显示,自由党的支持率超过15%,仅比第一名自民党少2个百分点。

  荷兰奈梅亨大学比较政治学教授莫妮卡·里耶娜对新京报记者介绍称,荷兰的选举遵循比例代表制,每个政党都能根据获得的选票占全部的百分比分配议会席位,议会席位最多的政党将可获得优先组阁的权力。

  这次大选一共有28个党派参选。据王蓓介绍,或许是受美国大选的影响,各个党派的造势宣传可以说是史无前例地激烈。以自己所在的城市为例,宣传栏可以看到竞选党派的海报,街道上时常有宣传活动,前不久,两名自民党的成员还上门进行家访,跟她“拉家常”,询问她对于日常生活有什么不满意。这种拉票在以往也是极为罕见的。

  在王蓓看来,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在荷兰引发了很大的反响。特朗普的获胜被维尔德斯充分利用,在荷兰的社会中引发了一些极化思想,一直支持维尔德斯的选民会因此更加坚定他们的想法,但另一部分理性的选民则会感到担忧。一个在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的视频就以反讽的形式,呼吁荷兰“不要成为下一个美国”。

  因何瞩目

  会成为欧洲政治的风向标,影响法德选举

  “维尔德斯是迎合了一部分人的心理,但是也要看到,在这次大选中,他的支持率并没有获得大幅增长。” 莫妮卡·里耶娜表示。

  即便维尔德斯领导的自由党获得了胜利,也并不代表他就能成为首相。这也源于荷兰独特的政治传统。

  王蓓介绍说,由于选择众多,近百年来,荷兰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个政党获得超过50%的选票,因此,荷兰一直是两党或多党联合执政。

  这也意味着,自由党要想上台执政,则必须拥有其他“盟友”。

  莫妮卡·里耶娜则预测认为,即便维尔德斯所在的自由党获胜,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他也不可能成为下一任首相,因为没有一个其他政党愿意与自由党联合组阁。

  最终的赢家仍应该是荷兰首相吕特所领导的自民党,自民党可以选择与基民盟、绿党等政党联合执政。在荷兰历次大选后,组阁这套“排列组合”往往耗时良久,最短的31天,最长则达200多天。这也意味着,距离新政府上台,还有一段不短的时间。

  但如果维尔德斯的自由党获胜,将是欧洲政治的一个风向标。莫妮卡·里耶娜表示,自由党一旦获胜,虽然没有实质的结果,却很有象征意义。很可能会影响将于4月份举行的法国大选,而法国的极右翼领导人玛丽·勒庞也可能利用这一胜利,为自己争取更多筹码。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