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盔,因她们更闪耀

来源:新华社
2017-03-08 16:43:01
分享

  再过几天,维和女警察诸龙珠就要结束在利比里亚为期一年的任务了。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回国后与同为中国第四支驻利维和防暴队成员的丈夫补办一场婚礼。

  在走出埃博拉阴影不久的利比里亚,在恐怖袭击频仍的马里,在战乱不断的南苏丹……一批又一批中国女性加入联合国维和队伍,在非洲大地传递安宁,撒播希望。

  【直面恐袭 “第一次离死亡这么近”】

  2016年5月31日,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位于加奥的营地遭遇汽车爆炸袭击,中国维和工兵分队29岁的上士申亮亮牺牲,5名战士受伤。

  当时,中国第四批赴马里维和医疗队部署加奥不过5天。“队长带队赴爆炸地点接伤员,我们在掩体里没待多久,就赶去医疗区做接诊准备,”女队员张兵说。

  医疗队另一名大夫周姝回忆说,抢救工作忙了一整夜,“当时没来得及想会不会害怕,过后才觉得第一次离死亡这么近”。

  在马里,平均每21个小时就会发生一起袭击,持枪扫射、路边炸弹、地雷……

  “当地形势一直不太好,上班经常要穿防弹衣、戴钢盔,在寝室的时候也要把它们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一有情况就要穿上、戴上,跑进掩体,”周殊说。

  “医疗安全风险我们可以尽量避免,蚊虫疟疾,队里防护也做得很好,”超声心电女医生李娜说,“可是,不知道哪里飞来的流弹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尽管如此,包括19名女医生和女护士在内,中国维和医疗队从未退缩。“同一架飞机来的申亮亮已经成了烈士,我们还在的更要珍惜,还有机会做很多事,”张兵说。

  加奥地处撒哈拉沙漠腹地,热季地表温度可达50多摄氏度。这给放射科的张兵出了道难题:X光片储存条件是5到30摄氏度,显影液和定影液要求10到24摄氏度。她把空调调至最低,用布条塞住板房缝隙,阻挡热空气钻入。屋外烈日炎炎,室内穿着两件外套的她却喷嚏连连。终于,洗出来的片子毫不逊于数字化X光片。

  除了酷热,还有频繁的沙尘天气。在一次下班途中,一场突如其来的沙尘暴让李娜绊倒在石子路上,右脚踝扭伤,连续两周打着石膏。尽管无法正常走路,但只要工作需要,参加过汶川大地震救援的她便拄着拐杖,或请战友推轮椅,第一时间赶到诊室。因零误诊、零漏诊,李娜得到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东战区司令卢梭准将当面“点赞”。

  【刚柔并济 从“女神”到“女汉子”】

  今年2月22日,联马团一辆武装运兵车发生翻车事故,4名多哥籍维和军人受伤。伤员被送到中国维和医疗队的医院后,总计20多处身体部位亟待检查。

  为避免移动伤员肢体造成二次伤害,身材娇小的张兵多次手动调整硕大的X光机器探臂。一名年轻士兵背部受伤,情绪烦躁,抗拒检查。张兵耐心地用一支胳膊半拥着伤员肩膀,另一支胳膊护住他的头部。“慢点,慢点,你感到痛的话,可以抓紧我的手臂,用力,没有关系,我很强壮,”张兵用英语轻声告诉伤员。不足百斤的她前后花了好几分钟才让这名高大健硕的西非小伙子缓缓躺倒在检查台上。

  “伤员已经遭受身体创伤和精神打击,在我这里要让他们感受温暖,”张兵说。每次做检查,她一定会为伤员做好辐射防护。有些外籍维和士兵不了解防护装备的作用,她会主动向他们普及防辐射知识。“多些耐心的解释说明,病人会受益终身。”

  一般而言,女性特有的细心与体贴有助于及时缓解战友的负面情绪,同友邻部队、当地民众沟通交流时则更具亲和力。

  女性参与维和的这一优势,分管患者给养的周殊也很有发言权。马里物资匮乏,炊事班更加用心烹调,中国医院饭菜颇受外籍伤员欢迎。一些患者起初让自己国家的分队送饭,看到中国菜后改变主意,希望在医院入伙。只是,有的患者没有提前登记,到了饭点不免争执,甚至扬言投诉。周殊说,这时候一定要有理有据,不卑不亢,不能因为怕投诉而迁就对方。经过耐心解释,矛盾一一化解。“如果病人真的很饿,我们也会尽可能为他临时开灶做一些简单的饭,做到最基本的人文关怀,”她说。

  除了“女神”,维和女队员也有“女汉子”的一面。女队员一般不需要干体力活,但谁也不愿意当花瓶。驻利比里亚防暴队营地一次转移物资时人手紧缺,人送绰号“龙哥”的诸龙珠带领女队员们站了出来。70公斤重的军用帐篷,她撸起袖子就搬。一天下来,皮肤白皙的她晒得通红,掌心磨出茧子,工作量不比男队员差多少。

  【为了世界和平 “中国,好样的”】

  去年12月初,诸龙珠和队友到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附近一处偏远的小村落巡逻。那里十分贫苦,卫生条件很差。防暴队发现有个孩子得了严重的疟疾,随后送去抗虐药物、防蚊药品并告知如何使用。诸龙珠说,后来得知,孩子病情好转。

  两个月后,诸龙珠再次随队到那里巡逻,即将离开时,一名黑人老奶奶提着一袋自家种的黄瓜要送给中国维和警察。原来她是孩子的奶奶。“这可能是她一天的食物”,但老奶奶执意要送,“感谢我们保护他们的安全,治好她的孙子”。

  “友好”“专业”“守纪律”,这是非洲民众眼中的中国维和警察。防暴队医生柳佳说,去年一次参加巡逻时,突然有个黑人冲过来,队员非常警觉,“正要让他保持距离时我认出了他”。那是在几个月前她在一次面向当地民众的义诊中结识的一名黑人。

  “他非常高兴。我告诉他正在执行任务,请他理解,”柳佳说。这名黑人向柳佳点点头,竖起大拇指,对周围民众说“中国,好样的”。

  张兵记得,有一次给一名遭遇爆炸后全身多处异物残留的马里伤员进行检查。对方一开始特别严肃,当自己用两本书为他垫高头部缓解不适后,笑容便没有离开他的脸庞。检查结束时,对方“重重地拍打了我一下”,她说,“很多非洲朋友表达的方式都是如此热情。很痛,忽略了我的体格”。

  “女人也要有担当。在世界最危险的地区救死扶伤,不仅是履行职责,更是一种向往,为世界和平尽一己之力,”张兵告诉记者。

  1990年,中国首次参加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向中东停战监督组派遣5名军事观察员;1992年,正式组建维和部队,赴柬埔寨执行维和任务;2003年,中国女兵首次走出国门,参加联合国在刚果(金)的维和行动。

  据熟悉维和事务的专家介绍,联合国要求到2020年女性维和人员的比例达到20%,我们国家正朝这方面努力。近年来,中国女性参与维和行动的人数和比例呈现上升趋势。维和警察方面基本上所有岗位都有女性参与,维和部队中的女性也不仅仅限于医护人员、联络官。驻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步兵营就有女兵们飒爽的身影。

  本月3日,联合国利比里亚特派团为诸龙珠等部分队员补授和平勋章。联利团警察总监西蒙·布雷切利得知,诸龙珠与担任小队长的连成是一对小夫妻,领证一个月后就来利比里亚维和,眼下正准备回国办婚礼,就特意把两人叫过去认识了一下。

  布雷切利还为这对“维和夫妻”录制了一段婚礼祝福视频。他说,婚后的“蜜月”在利比里亚度过,“这可能不会是人们的第一选择。感谢你们的贡献,感谢你们为联合国服务。祝你们的婚姻长久,幸福”。(作者:陈丹,李小飞、赵子权对本文亦有贡献)(新华社专特稿)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