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人生,从放下武器的那一刻重新开始

来源:新华社
2017-03-03 15:48:05
分享

新华社波哥大3月2日电 通讯:人生,从放下武器的那一刻重新开始

44岁的格拉迪斯·纳尔拜最后一次擦了擦已经有些掉漆的AK-47自动步枪。

她已经不记得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与它朝夕相伴的。26年的游击生涯中,她几乎摸遍了见到过的所有武器,“在这方面我是能手”。

3月2日,在哥伦比亚北部的一处“安全区”内,格拉迪斯向联合国观察员上报所携武器型号,数日后将统一上缴。“我拿着它太多年了,现在是时候了。”格拉迪斯喃喃道。

交枪

52年。20多万人死亡。600多万人流离失所。

这一切,犹如书翻到了最后一页。哥伦比亚政府与最大反政府武装“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哥武”)之间的武装冲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接近终点。

自3月1日开始,已陆续聚集到26个“安全区”的“哥武”游击队员将在联合国观察员的监督下,陆续解除武装。按照和平协议约定,这一进程将持续3个月,直到6月1日结束。

上缴的武器会被统一收集在“安全区”的集装箱内。除一些危险的爆炸装备就近销毁外,其余武器随后将被送至特定地点“再造”,用于修建三座和平纪念碑。

对于上缴武器,并非所有“哥武”游击队员都像格拉迪斯一样“淡定”。摸了17年AK-47步枪的埃米罗·苏亚雷斯对身边的“老伙计”恋恋不舍。

“武器是一名武士的保身之物,就像城里人上的保险。没有它,就没有了安全感。”埃米罗不无伤感地说道。于他而言,交枪是一场跟过去作别的仪式。

“交了枪,我们还有新的‘武器’——我们将成立新的政党。这让我重新感到有安全感。”埃米罗憧憬着。

根据和平协议,哥伦比亚政府允许“哥武”成为合法政党,可参与总统和议会选举。

宽恕

作为哥伦比亚境内成立最早、规模最大、组织最严密的反政府武装游击队,“哥武”曾策划了大量针对政府和平民的谋杀、绑架等暴力事件,还涉嫌参与贩毒。

尽管根据和平协议,在内战中犯下轻微罪行的游击队员会被赦免,但不少人仍然担心,武器放下了,长期积累起来的社会仇恨和对立情绪却没有减少,如果遇到恶意报复,怎么办?

“我最害怕放下武器就会被杀掉,害怕这件事发生在我们身上。”33岁的米雷娅轻缓地说出她的担忧,眼神中闪过一丝恐惧。

对于是否宽恕这些反政府武装人员,哥伦比亚社会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据民调显示,尽管82%的受访民众认为宽恕是实现和平的必备条件,但真正愿意去宽恕的却只有60%。

为了帮助相互隔绝的游击队员与民众之间更好地实现和解,一些哥伦比亚公民自发在社交网络上发起一项倡议:“一封写给和平的信”,在素不相识的游击队员与民众之间建起书信来往的桥梁。

不久前,游击队员莱迪·贝莱斯收到一封来自市民卡米拉·罗瓦约的信,“我打算原谅你们每个人,因为你们都是我的同胞,我的兄弟姐妹”。卡米拉真挚的表达让莱迪非常感动。

莱迪在回信中说道:“我们应该放下恩怨,我们都需要机会,你原谅我们所作所为,我也原谅你曾对我们不怀好感。”在信的末尾,莱迪还特意画上了象征和平的橄榄枝。

自去年10月以来,已有超过500名哥伦比亚民众通过这样的方式向游击队员敞开心扉,双方相互鼓励、互动良好。这一倡议在社交媒体上受到大量关注,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哥伦比亚民众参与,共同为和平鼓劲。

回归

在一封女游击队员纳塔利娅写给同名市民纳塔利娅的信中,充满了对于重新开始的渴望:“今天,我们终于有机会走出丛林,和你们团聚,再也不要回到那些枪林弹雨的日子。我很想认识同名的你,当面见到你,和你分享很多事情。”

然而,走出丛林,还能找到回家的路吗?

家,只停留在米蕾娅的童年记忆里。很小就离家参加游击队的她早已忘了回家的路。

“我对家里的情况一无所知,我曾经也试着去找他们,最终都没有找到,我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否还活着。”米蕾娅说。

23岁的游击队员费利佩·罗德里格斯要比米蕾娅幸运。他在“设计”与10年未见的家人相见的场景。“等见到他们时,我想先好好看看他们,看够了,再拥抱他们。”他说。

拥抱之后,费利佩需要面对一个更大的现实问题:如何谋生。从一个懵懂少年到精壮青年,他把十年岁月给了“哥武”,现在是为自己打算的时候了。

当被问到放下武器后想做什么时,费利佩说,“我想重回中学课堂,完成学业;之后再学习一项专业,具体什么专业,我也不知道。”

长期研究哥伦比亚反政府武装的法国社会学家佩科说,这些游击队员长期从事战斗,除打仗之外缺乏其他谋生技能。丛林以外的世界对他们来说充满陌生和挑战。有的游击队员从未使用过智能手机,甚至未曾触碰过电脑。

作为和平协议的内容之一,哥政府承诺将为7000多名“哥武”游击队员提供就业、教育和社会服务等方面援助,帮助他们重新融入社会。

然而,佩科指出,在短期内让他们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并非易事,这或许需要更多时间。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