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特朗普将如何重塑美联储?

来源:新华网
2017-02-27 16:28:53
分享

英国金融时报网27日发表署名加文·戴维斯撰写的题为《特朗普将如何重塑美联储?》的文章。文章说,特朗普有着几乎史无前例的机遇重塑美联储的人事和法律基础,但这不会阻碍美联储实施明智的货币政策。

特朗普在今后12个月里有着几乎史无前例的机遇重塑美联储的关键人事和法律基础,可以说是能够按他自己的想法重塑世界上最重要的经济机构——如果他想这样做的话。

特朗普可能能够在12个月里任命美联储的5至6名理事会成员(美联储理事会总共有7名成员),其中包括主席、负责货币政策的副主席,以及1位新设立的负责银行业监督的副主席。他也可能能够将一项议案签署为法律,这项在某些方面改变美联储运行程序和对国会所负责任的议案,是建立在2015年众议院通过的一项议案基础上。

并不意外的是,投资者开始带着几分不安关注这些变化。

一些观察人士担心,如果事实证明政治上方便的话,特朗普将会把其亲信安插到美联储,从而可以随时通过增发货币为预算赤字提供资金支持。其他人担忧的则正好相反,认为新任命将会导致货币政策被交由一种政策规则(如泰勒规则来决定,从而导致在相对不久的将来利率以大得多的幅度上升。还有一些人认为,最重要的结果将是银行业体系去监管化导致信贷获取难度大大降低,从而使得发生资产泡沫和经济过热的风险上升。

不难明白,这种过程可能会产生多么糟糕的结果。但就目前而言,我乐观地认为,些许理智将会占据上风。

在去年选举期间,特朗普基本始终坚持呼吁在2018年2月让1名共和党人取代珍妮特·耶伦担任美联储主席,让美国企业(尤其是小企业)更容易获得银行信贷。在利率设定问题上,他的立场一直反复无常,而在采取基于规则的货币政策上,他基本上未发表看法。与此同时,国会中的共和党人似乎致力于银行业部门去监管化,并部分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授权基于规则制定货币政策,以及由政府问责办公室审计美联储。

有关特朗普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市场和经济学家们得出的结论是:短期影响可控,更大的风险或藏在未来。

幸运的是,似乎没有共和党人支持使用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来支持对财政赤字的通胀性融资。一旦今后12个月内任命发布且制度改变完成,就很难再干扰美联储了——尽管这种情况以后还可能出现。任命发布且制度改变完成之后,新机制将在新安排下以较大自由度运行。因此眼下无需过于担忧局势会突然转向通胀民粹主义。特朗普政府面临的首个考验很可能是提名美联储新的负责监管事务的副主席,奥巴马总统没有对这一职位的人选做出提名,尽管它的职能此前一直由现已离职的丹尼尔·塔鲁洛行使。据报道称,加里·科恩和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一直积极参与挑选人选,这令人欣慰,因为他们可能挑选出一个适合担任这个美国最重要监管职位的杰出专业人士。

被视为希望最大的戴维·内森当然符合这个标准。他一直得到原上司、美国前财长汉克·保尔森的有力支持,这种支持可能影响到科恩和姆努钦,这两人与保尔森一样,都曾在高盛工作过。提名内森将会缓解人们对整个过程的担忧。

特朗普还谈到让约翰·艾利森担任该职位,后者是一名自由主义者,支持黄金本位制,对美联储是否应该设定利率本身都抱有怀疑。他拥有深厚的学术和商业背景,对银行的资本金要求和银行业监管持有一贯的立场,但市场会担心他的任命将对货币政策产生的不可预测的后果。

尽管对负责监管的副主席的任命是一块重要的试金石,但与明年很可能将美联储职位最高的2人——珍妮特·耶伦和斯坦利·费希尔——替换掉的决定相比,前者就没有那么重要了。这些任命还未进入政治议程,但市场已经在考虑它们对2017年以后的货币政策预示着什么。毕竟,除非得到再次确认,否则耶伦和费希尔很快就会被视为即将离任的“跛脚鸭”。

特朗普政府可以考虑一众受人尊敬、与共和党有着广泛联系的主流宏观经济学家:约翰·泰勒、格里高利·曼昆以及其他许多人。还有包括凯文·沃什和理查德·费希尔在内的一众美联储前官员也满足要求。接下来有一群商人和银行家也可能被认为合适,其中一些可能会令人遗憾地被描述为特朗普的“亲信”。最后,还有一些“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这一学派明显影响了副总统彭斯。

一个“奥地利学派”候选人当然会让市场感到警惕。假设排除了“奥地利学派”候选人,投资者将会对两件事情感兴趣。

新领导层在经济学家和非经济学家的分歧中支持哪一方?最近的4位美联储主席显然全都站在经济学家一边,而且因为他们全都认可美联储的正统经济理论,他们的行动被认为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被市场预测到。一位商人或者银行家(至少在最初)可能会不太好预测,而且更有可能打破美联储的正统理论,无论这是好是坏。

第二个问题将是新团队是否支持基于规则的货币政策,以及是否接受政府问责办公室的审计。在最近几年,众议院多次试图提出议案,要求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制定设定利率的适当规则,随后向国会解释为何在未来的决定中偏离规则。这将明显让政治制定不再倾向于是一个自由裁量的过程,尤其是如果像泰勒这样的“规则大师”或者别的支持他学术思想的人成为美联储主席的话。

当前的美联储理事会内部正在日益严肃地考虑国会强迫其推行基于规则的制度的可能性——当前理事会遵从美联储传统,强烈倾向于自由裁量,而不是严格遵循正式算法,即便这些算法是美联储自己选择的。

耶伦在不久前的国会证词发言中,不同寻常地坦承了在她看来采用泰勒规则的不利后果。她表示,这将需要利率上涨至3.5%-4%,从而导致更低的增速和更高的失业率。

斯坦利•费希尔也发表了看法,他说,泰勒规则本会导致2011年后的货币政策过早紧缩。但类似于众议院2015年通过的那个议案的新法律,将让他们有大量偏离规则的空间——如果他们选择这么做的话。

美联储将如何安然度过这些潜在风险?美联储有着异常强大且备受敬仰的文化,特朗普即便想要撼动它也很难做到。他的所有提名都将在内部经过科恩和姆努钦的审核,并在外部经过参议院的审核。

我猜测,美联储将基本上安然无恙地度过难关,尽管会有繁琐的银行信贷监管,一些具体的货币规则还会被赋予更大重要性,美联储要就这些规则向国会做出正式报告。与当前制度相比,这可能导致更高、而非更低的利率。

当前的美联储理事会将会(正确地)试图尽可能减少对他们自由裁量权和独立性的限制。但在实践中,可能出台的新框架将不会对美联储在特朗普总统任期内实施明智的货币政策造成多大威胁。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