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多金女性偏爱男招待 为“租赁男友”一掷千金

作者:高琳琳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2-24 16:38:34
分享

日本多金女性偏爱男招待 为“租赁男友”一掷千金

报道称,许多有钱的日本女性都喜欢在男招待身上花大把的钱。(图片来源:法新社)

中国日报网2月24日电(高琳琳) 在日本东京红灯区一家烟雾缭绕的夜店里,名叫新田安艺(Nitta Aki)的女子正在和一群满嘴甜言蜜语、出卖虚情假意的“登徒子”小酌。据今日日本网2月24日报道,在日本,许多像新田安艺一样的“多金女”都会在这些男招待身上一掷千金,只为换取一晚上的花言巧语,有时甚至是一夜风流。

希望被宠溺 不在乎金钱

新田在歌舞伎町光怪陆离的夜店里告诉记者,她的心渴望颤动,而日本男人却不够细心,从不袒露内心的情感,但夜店里的这些人却像对待公主一样对待自己。“我希望被宠溺,我不在乎为此付出多少。”

27岁的新田是来自名古屋的女企业家,她认识的男招待染着金色头发、气质稍显中性,微微一笑的时候还有些孩子气。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新田每个月用在她那位“男朋友”身上的开销高达100万日元(约合60895元人民币)。更有些挥金如土的女人一晚上就花掉1000万日元,只为得到那些“付费罗密欧”带给她们的抚慰,而这些男招待在生意好的时候,一个月就能赚5000万日元。

在当今日本社会中,有越来越多富有的成功女性厌倦了传统的约会模式,更喜欢把精力放在那些能愉悦自己的地方。新田就说:“我用钱买的是时间,而不是男人。对于我来说,时间更重要,所以我要不留遗憾地活在当下。”

许多年龄在20-60岁的女性会给服务于自己的男招待买钻石手表、豪车,甚至是房子。高见彰(Takami Sho)以前就是夜店里的男招待,他说自己20岁的时候就有顾客给他买了一辆保时捷。高见彰现在有自己的连锁夜总会,他觉得男招待就像能得到许多好处的精神科医生,而且要24小时上班。

高见彰说,男招待真正开始工作的时间都是正常工作下班之后,要陪顾客小酌几杯,通常会到早上9点才结束工作上床睡觉,之后中午的时候在和另外一位客人用午餐。“让客人相信他们有恋爱的机会很重要。毕竟,你要以此让她来店里消费。”他这样解释男招待的工作。

女性来男招待俱乐部是成功的标志?

据悉,男招待俱乐部在日本是价值1万亿日元的产业,全日本有约800家这样的夜店。东京就有260家,其中大多数都集中在歌舞伎町那些霓虹闪烁、站满男招待的狭窄巷子里。人们很容易就能辨别出哪个是男招待,因为他们的穿着打扮自成一格,通常都留着长卷发,皮肤做过喷雾晒肤,穿着贴身的西服套装。

在日本,男招待被比作男性艺妓。高见彰认为,这种文化始于20世纪70年代,使女性获得了权利。“男招待的工作是给女性提供心灵上的支持,我们鼓励女性的社会进步。过去人们普遍认为,同男招待一起饮酒享乐并不体面,但时代变了,现在能在店里不拘礼节地放松享乐是地位或成功的标志。”

男招待是为了填补生命中的空缺?

不过,男招待这样一种职业也饱受诟病,有些人认为他们骗取女性的感情。曾做过男招待的一城健(Ichijo Ken )却认为,顾客是在购买情感。他说:“我们卖给她们的是梦想,骗顾客说你爱她们,所换回来的是实打实的钱。这也就给一些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认为我们是在欺骗女性。”

在一城健看来,这仅仅是简单的供求关系。他说,男招待的存在是为了填补某人生命中的空缺,在这个买卖中,男招待是商品,“我们纵容女性的每一个要求,聆听她的困扰,跟她说她很美,把她的幻想都表演出来。”

近年来,牛郎店在营业时间上受到更为严格的限制,来自黑帮流氓的侵扰也越来越少,再加上警方的常规检查,这一行业的形象得到了净化。不过,一城健承认,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提供性服务还是被当做吸引客人的诱饵。他说:“性(服务)不是店里的硬性服务,但确实满足客人的一部分需求。”

(编辑:党超峰 信莲)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