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默克尔面临政治生涯“最艰难的战斗”

来源:参考消息
2017-02-23 16:12:26
分享

参考消息网2月23日报道 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2月12日刊发题为《遭受国内外抨击,默克尔面临“政治生涯中最艰难的战斗”》的文章称,默克尔作为强势领导人的声望大大削弱,尽管续任总理一职仍然是最可能的选项,但她行事可能不能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了。

文章称,这是一个甚至会让独裁者激动的结果。

上个月,默克尔所在执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的格里门分部投票选择了他们心目中参加9月联邦选举的候选人。

在173名投票者中,有165人支持默克尔——这位从1990年以来就一直垄断该选区选民的支持,2000年开始领导所在政党,担任德国总理已经进入第12个年头的女性。

执政党格里门分部的发言人说:“我们支持她。”

国内外质疑声颇多

那么整个国家呢?

文章称,就在格里门投票一天后,德国国内政坛的新面孔、欧洲议会前议长马丁·舒尔茨正式被确定为默克尔的主要挑战者。

这个消息传开后社会民主党(社民党)的民调支持率马上升高,该党自加入默克尔的“左右大联盟”后民调一直萎靡不振。

右翼力量的威胁也卷土重来。反移民的德国选择党利用民众对默克尔“开门”政策的不满——过去两年超过100万难民和移民来到德国,在地区选举中表现抢眼。

尽管基民盟的民调仍然一马当先,但联邦选举还有7个月才举行,而且默克尔的第四个任期也还不是囊中之物。

德国《明镜》周刊政治新闻记者梅拉妮·阿曼说:“她正面临政治生涯中最艰难的挑战。她已经失去独霸政坛无敌手的光环。”

她在国际上似乎也越来越孤立。她曾在欧洲纵横捭阖,强势要求那些经济摇摇欲坠的国家紧缩财政,现在她却与一股联合孤立她的势力苦苦作战。

相比之下,比较理解她的外国领导人,如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和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相继离任。而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以及如法国的玛丽娜·勒庞和荷兰的海尔特·维尔德斯等民粹主义者的崛起,威胁默克尔的开放边境理想,甚至威胁欧盟的未来。

文章称,随着国内外的空前挑战不断累积,德国“铁娘子”可能会丧失勇气。

在德国期间,《每日电讯报》记者采访过的人中很少有人期待他们的领导人垮台——她仍然很有个人魅力,选举民调也倾向支持她带领另一届“大联盟”政府。

但他们认为,默克尔作为强势领导人的声望大大削弱了,即使她成功连任,政策空间也会受限。那么是哪里出了问题?她能重新获得曾经说一不二的地位吗?

难民政策饱受诟病

于尔根·奥皮茨仍然记得麻烦开始的那一刻:2015年8月18日下午2时08分。这位说话轻声细语的前工程师是默克尔所在政党20多年的老党员,担任小城海德瑙市长已有四个年头,他在那个时候接到了改变一切的电话。他被告知,第二天会有700名难民抵达。

奥皮茨在市政厅接受采访说:“当时我关上办公室的门,不满地大喊了一声。”

就在此前一周,他刚刚向居民保证,小城那个废弃的商场不会成为难民收容所。现在他却被告知要立即收回原先的承诺。

几天内,1000多人——由极右翼人士和忧心忡忡的当地居民组成——举行游行,走过他家门口,称他是叛徒。示威者向警察投掷烟花爆竹和瓶子。接下来一周,默克尔本人现身这个小城,视察临时难民营,并谴责当地的暴力行为。

文章称,在那个夏天,德国社会出现分裂,一些人支持他们领导人的人道主义立场,而另一些人提出安全和资金问题。

在政府暂停执行要求难民在抵达第一个欧洲国家登记注册的规定后,更多难民涌入德国。

默克尔很快感受到政治代价。据迪麦颇公司的民调显示,2016年初,她的支持率跌至46%,比上一次大选后支持率最高时低24个百分点。

阿曼说:“许多人始料未及,感到不满。他们刚刚发现一个似乎会不理性的默克尔。因此现在他们真的不知道,如果再次把票投给她,会是哪一个默克尔掌权——是那个让人放心、行事稳重的默克尔,还是那个‘让外国人进来的疯狂默克尔’?”

如今海德瑙的那个商场再次变得空空荡荡。这里的最后一批难民已在去年搬离,唯一显示他们曾经存在的是一块破破烂烂的红十字会标牌。

然而奥皮茨仍然没有感到轻松。尽管他仍支持默克尔,但他坚定地表示,基民盟在9月份的得票率会下降。

现在回过头去看,他认为此次难民危机的处理匆忙草率。他说:“这就像外面天很冷的时候,你却只穿内衣出门。组织工作做得很差。”

默克尔甚至面临基民盟的姊妹党基督教社会联盟(基社盟)的强烈指责,该党长期把持巴伐利亚州。其领导人霍斯特·泽霍费尔公开反对盟友的措施,要求设定每年接收20万难民的上限。

基社盟前副主席彼得·高魏勒最近表示,尽管该党与基民盟的联盟关系将继续,但目前已无法掩盖两党之间的鸿沟。

他说:“人们喜欢她,但她走得太远了。她想说我们是有良心、政治正确的德国人,但是工人阶层要为这个梦想付出代价。”

德国选择党也持相同论调。在难民潮前,20个德国人中只有一个支持这个新政党。但是去年德国选择党后来居上,在默克尔的后院梅克伦堡-西波美拉尼亚州获得21%的选票,把基民盟的得票率挤到第三位。

最近该党的支持率有一点萎缩,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后,谨慎的德国人对支持一个民粹主义政党有些担心。尽管如此,德国选择党还是有希望成为1945年以来首个在德国议会赢得席位的极右翼政党。

一年半以后,移民问题仍是德国最突出的政治议题——民调显示,58%的受访者认为移民问题是自己最关切的问题。有一半德国人认为默克尔在难民危机上处理得当,而有45%的人觉得她的表现“相当糟糕”。60%的人认为难民潮会导致政府削减其他开支,而一半人认为犯罪率会上升。

出现有力竞争对手

文章称,目前为止,默克尔仍可以争取左翼人士的支持,以弥补她的右翼支持者倒向德国选择党的损失。一般来说,左翼人士支持社民党,但出于对默克尔难民立场的敬佩,他们会愿意伸出援手。

不过舒尔茨的出现给社民党注入新的活力:几位接受记者采访的左翼人士表示他们现在不太确定是否要倒向默克尔的阵营。

会说六门语言的舒尔茨有在欧洲超国家组织工作的丰富经历,可以与默克尔比肩,是坚定的欧洲一体化捍卫者,加强了左翼人士对其党派的支持。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官员阿尔穆特·默勒说:“他可以走进来说‘在这方面我是真正的欧洲人’。”

默克尔续任总理一职仍然是最可能的选项。迪麦颇公司的民调显示,默克尔的支持率逐渐回升到57%,而反对她的左翼人士分散在社民党和一些小党派。

然而,她行事可能不能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了。如果德国选择党蚕食了基民盟的选票,她潜在盟友的选项就更少了,而基社盟很可能恢复其重要盟友的角色。

高魏勒说:“直到大选我们都会互相支持,过后又会重启争议。”

随着欧盟和北约的未来被打上问号,特朗普又鼓励欧洲分裂,她按自己的意愿影响世界的空间就更小了。

德累斯顿工学院的政治学教授维尔纳·帕策尔特说:“我们周围不再高朋满座,而是一些用怀疑的眼光看德国的人。”他补充说,通过援助的形式可以很容易控制欧洲大陆,因为德国掌握着钱袋子。今年62岁的德国总理可能会继续执政。但是像一些著名的政治家一样,她可能会发现自己赢了选举,但丢了盟友。

帕策尔特说:“我们会看到历任德国总理的悲剧重演。”

“他们在成功时期不能选择离任,因为这会被视为不负责任。因此他们只能在四面楚歌时离任——这位铁娘子也会如此。”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