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叙四方立场或决定会议走向

作者:唐见端 来源:文汇报
2017-02-23 11:38:29
分享

  在引发叙利亚战乱的所谓“阿拉伯之春”过去6年之际,旨在开辟叙利亚未来的新一轮日内瓦和谈定于本月23日召开。会议能否取得预期效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局势发展对各方立场所产生的影响。

  目前叙利亚的基本态势是,叙政府在政治和军事层面都已取得优势,不设前提、不定结果的政治解决思路已成为国际社会共识。这归功于叙利亚人民抵抗外来干涉的长期坚定意志,归功于俄罗斯军队打击国际恐怖势力的出色效率,也应该归功于中国等主持公道力量的不懈斡旋。

  在这三个因素基础上形成的正义力量在相当程度上削弱了反叙利亚同盟,迫使美国、沙特、土耳其、欧洲对各自立场进行程度不等的调整。

  四方同盟中角色原本各有分工。美国总揽全局,以打击恐怖主义为掩护,在借力盟友的同时,动用包括地面军力在内的所有手段阻止叙利亚恢复和平。沙特和土耳其职责同中有异,在直接操控反对叙政府的某些武装力量的同一使命中,沙特侧重人员招募、组织建立、资金分发、教派动员等;土耳其则侧重人员培训、战力投送等。欧洲主要利用其强大的舆论影响力,竭力把叙政府描绘成人类公敌,把极端分子打扮成“温和派”,为政权更迭充填道德基础。

  但这一同盟从2015年秋季开始有了变化。首先是欧洲在恐怖袭击和难民潮双重冲击下调整了叙利亚政策,德国总理默克尔率先表示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应该参与政治过渡,此后法国情报部门开始与叙利亚同行进行合作。

  此后,土耳其也因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壮大而意识到,库尔德人内外联动是该国国家安全的头号威胁。土耳其从而加强与俄罗斯和伊朗合作,并公开放弃要求巴沙尔下台的立场。

  强硬如初的是沙特。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近日强调,此次日内瓦和谈只有一个议程,即叙利亚政治过渡,议程的任何改变将导致会议无休止拖延。但叙利亚反对派中的实力派、由沙特组建的高级谈判委员会随即声称,谈判必须涉及停火和所谓人道主义灾难。将谈判牵扯到停火和所谓人道主义灾难是反对派的一贯策略,目的就是借此获得喘息之机,以便卷土重来。

  此番表态还有一个重要背景:沙特于上月底整合叙境内武装派别,成立了一个名为“沙姆解放委员会”(也称“黎凡特解放委员会”)的新组织。该组织由“支持阵线”挑头、由努尔丁?赞吉运动等多个极端组织作为中坚力量。由此不难理解,所谓停火云云,只不过是为了让“沙姆解放委员会”躲过打击,多“解放”几个地区而已。

  立场最为诡异的是美国。在美俄斡旋下,叙利亚于去年9月达成停火协议。但媒体好评话音未落,美国军机便重创了正进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叙利亚军队———这类伎俩在奥巴马时期层出不穷。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说要与俄罗斯合作反恐,上台后却抛出了一个在叙利亚建“安全区”的概念。它是北约军力保护下的“禁飞区”,还是国际社会共同参与、得到叙政府认可的难民救助地带? 迄今无人知晓。但是前者的话必然引发俄罗斯反弹,是后者的话美国又心有不甘。

  由于特朗普不谙国际事务,更因为他与国内权势集团对抗,故有可能被权势集团架空,从而出现美版“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局面。倘果真如此,叙利亚前景未可轻言乐观。

  但今天有一点确凿无疑:由美国策动、以政权更迭为目标的“阿拉伯之春”已在叙利亚彻底失败。(作者 唐见端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会理事)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