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场冷战笼罩世界和美国国内 特朗普外交政策引人担忧

作者:萧达 来源:环球时报
2017-02-22 15:47:06
分享

  【环球时报驻美国、德国、加拿大记者 萧达 青木 陶短房 陈一 柳直】“我对总统最大的担心是,他从来没有用眼睛正视摄像机宣布,‘虽然俄干涉美国大选伤害的是民主党,但作为自由世界的领导人,我保证他们将会为干预我们的选举而付出代价’”。 “美国之音”19日称,共和党资深参议员格雷厄姆在慕尼黑会议上深深担忧特朗普对俄罗斯的暧昧态度。另一名共和党大佬麦凯恩则称,他对特朗普“在一些外交政策问题的理解”感到担忧。“我认为移民改革政策的推出就是一个例子,这个事情可能要比其他任何事情都造成更大的困扰。”

  确实,特朗普18日在佛罗里达州集会上有关移民的讲话闹出了一场“外交事件”。特朗普当时在演讲中以瑞典为例声称针对难民以及特定伊斯兰国家的旅行禁令是“必要的”,他称,“看看昨晚瑞典发生的大事。谁相信瑞典会发生这种事情?他们收留了大量的难民,面临以往从未可能发生的问题。”然而,事实瑞典前一天并未发生什么意外事件,瑞典驻华盛顿大使馆目前已要求美国国务院对特朗普的说法做出解释。19日,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回应称,他说的瑞典发生的事,是基于福克斯新闻网的一则有关移民和瑞典的报道。该报道称瑞典犯罪率上升和接收难民有关。

  德国《南德意志报》称,美国外交政策曾有一个可靠的公式:美国国家实力+总统经验+ 盟友的影响力 = 外交政策,但特朗普外交的公式变为:总统 +推特+班农 = 外交政策,特朗普外交政策清单尚未成形。不过,也有迹象表明,在对待一个中国政策上,对北约、欧盟等盟友,特朗普外交正在向稳健靠拢。原因可能是特朗普遭遇的阻力在增加,他不得不改变。

  俄国际文传电讯社20日发表题为“特朗普上任满月,俄美关系总结”报道称,俄联邦委员会国防与安全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克林采维奇称,尽管俄罗斯希望与美国真诚相处,但并没有看到俄美关系向好的方向发展的基础。特朗普政府没有取消任何影响俄美关系发展前景的障碍,两国间的分歧反而增加了。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19日表示,“俄从来不戴有色眼镜看特朗普,对他也不抱任何幻想,因此我们对他没有什么失望的。”

  俄《独立报》20日称,特朗普仍未确定明确的对外政策。西方精英对美国也无所适从。目前给外界一种感觉,世界冷战的最新配置是:西方与俄罗斯间仍发生传统冷战,美国内部亲特朗普和反特朗普力量间也开始了冷战。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