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谨慎放开人类生殖细胞基因编辑,会否催生设计出的婴儿?

作者:车丽 来源:环球网
2017-02-17 14:25:15
分享

经过一年多的深思熟虑后,美国在设置了诸多前提的情况下,对基因编辑是否可以用于人类生殖细胞谨慎放开。

北京时间2月14号晚,美国国家科学院与美国国家医学院下属的人类基因编辑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报告,表示在严格的监管和风险评估下,基因编辑技术可用于对人类卵子、精子或胚胎的编辑,但仅限于父母双方均患有严重遗传疾病、想要健康的孩子却别无选择时。

美国谨慎放开人类生殖细胞基因编辑,是否将产生设计婴儿?

美国谨慎放开人类生殖细胞基因编辑,会否催生设计出的婴儿?

  听!改变胚胎基因会否催生设计出的婴儿?

近两三年来,基因编辑几乎“承包”了医学热点,而这一报告被普遍认为是一个重要的节点。能不能将基因编辑用在人类生殖细胞上,这是围绕着基因编辑的伦理争议中最为激烈的一个话题。对胚胎的基因进行敲除、插入、替换,这些改动后的性状将随着胎儿遗传到后代。北京协和医学院人文和社会科学学院教授翟晓梅表示,国际社会历来年严格禁止人类生殖细胞的基因编辑。

翟晓梅:“从过去看,整个国际社会对生殖细胞的基因编辑都是严格禁止的,它是可以遗传的,因为人类的基因属于全人类,哪个国家的科学家也没有权利把它编辑修饰,它会一代代传下去,我们还不知道会有什么风险。”

编辑胚胎的基因触碰了人类对待医学技术的敏感点,也就是设计婴儿。伦理学家担心,如果放开基因编辑在胚胎上的应用,可能会导致该技术应用于改变人的身高、智力等方面,也就是说用于“人类增强”。但用基因筛查技术生育一个符合自我想象的婴儿,曾令洛杉矶生育研究所博士斯坦伯格对这样的未来充满期待。

斯坦伯格:“在我们有生之年,我想我们能看到这一伟大时刻。我们能决定具有哪方面的才能,知晓哪些基因携带何种智商,或许我们不能保证一定是高智商的人,但能确保我们拥有这样的染色体,使我们有变得更聪明的能力。”

然而,“人类增强”被伦理学家认为是出于非治疗目的,通过自然或人工的手段,暂时性或永久性地克服人体局限。据2016年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对用于“人类增强”的基因编辑技术,近七成美国人怀有担忧态度。2015年,中山大学黄军就团队发表了全球首篇关于基因编辑人类胚胎的论文,引起一番对基因编辑伦理问题的议论。

北京协和医学院人文和社会科学学院教授翟晓梅认为::“基因的生殖细胞编辑如果是出于解决严重遗传病,而技术安全问题基本可靠的时候,我们认为它也可以得到伦理学辩护的,我们临床解决患者健康问题时,所有的干预手段,特别是解决严重病的干预手段,某种意义上不会完全没有风险,但是风险要和解决疾病的严重程度做平衡,”

在DNA上,有一种叫基因的片段,可以说基因就像人体的代码,有了这组代码,人体才能够正常运行,而科学家们可以通过删除一小段DNA,或者加入一小段DNA的方式,来改变人体,或者其他生物体的基因。

基因编辑专家、美国斯坦福大学助理教授元磊:“我们就可以通过基因编辑的方式,把造成遗传病的基因进行修改。从而从彻底上解决遗传病。另外这项技术还可以用于传染病,传染病很多都是由于病毒造成的,那么可以通过基因编辑的方式,将这些病毒从人体里面彻底地消灭。同时,它还可以帮助我们治疗癌症,特别在这一点上,中国科学家是领先于世界的。”

如果好的技术被滥用则会带来无穷尽的后患。报告中表示,只有当其他合理的替代性治疗无效时,基因编辑才可以被用为“最后的稻草”。美国这次对基因编辑用于人类生殖方面的“放行”是在10大严苛条件下进行的。例如,仅限于预防某种严重疾病;仅限于编辑已经被证实会致病或强烈影响疾病的基因;具有可信的风险与可能的健康好处的临床前和临床数据等。北京协和医学院人文和社会科学学院教授翟晓梅认为,要用可靠的监管机制来防范其治疗重大疾病外的滥用。

翟晓梅:“在你改变遗传基因时,是否全社会都同意你把我们人类的遗传基因变成这样。什么是好的基因什么是坏的基因,什么是智商更高更优秀的基因,全社会能不能达成一个共识。此外还会涉及社会公正的问题,如果这项技术费用很高,有部分人就会把基因变得优秀,包括智商、体力、身体健康等都比一般人高,那么社会会形成两个阶层,一部分人可以接受基因干预,而一部分没有钱的人只能保持原始状态,这是不是扩大了社会的不公正。”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