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译:他从哪里来?史前人类ZUZU这样对我们说…

来源:新华网
2017-02-15 15:54:41
分享

新华网北京2月15日电 在永远地闭上眼睛之前,“祖祖”(ZUZU)最后一次看到那些线条朴素的红色岩画。他的父亲曾经告诉他,这是祖先留下来的印记,谁也不知道它们是多少前画上的。

在将近一万年之后,这位史前人类的头盖骨被后人挖掘出来,他在考古界中正式获得了“祖祖”这个名字。考古学家们惊奇地发现:祖祖的头盖骨带有很明显的非洲人特征,而当前学术界普遍认同的结论是,美洲原住民的祖先是由亚洲跨越白令海峡到达美洲的,美洲人与亚洲的蒙古人种拥有共同的祖先。

祖祖当年生活的地域,位于当今巴西东北部皮奥伊州境内,现在已经被辟为卡皮瓦拉山国家公园。1991年,这个国家公园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世界遗产委员会评价道:卡皮瓦拉山国家公园有的石洞壁画的历史超过2万5千年,它们是南美洲最为古老的人类社会为数不多的证据之一。

卡皮瓦拉山之所以进入学者的研究视野,纯粹是出于偶然。

1963年,刚刚30岁出头的巴西历史学家妮耶德·纪东还在圣保罗的一家博物馆上班。在一次有关岩画的展览上,一位来自皮奥伊的观众告诉她:我家那边有许多这样的岩画。

10年后,在法国索邦大学完成博士学位的纪东,正式开始对皮奥伊岩画的研究和考古工作。从此,她的学术生涯就扎根在了这块土地上,成为巴西最著名的考古学家。在她的努力推动下,巴西政府启动了对岩画地区的保护工作,卡皮瓦拉山国家公园于1979年被正式命名。

经历了40多年的勘查、挖掘和研究之后,巴西考古学家们已经初步摸清了卡皮瓦拉山地区历史遗迹的状况。

30多年来追随纪东进行考古工作的乌拉圭女学者罗莎·特拉卡洛告诉新华社记者,在这片方圆12.9万公顷的土地上,已经发现了多达1350个有考古价值的区块,其中岩画近750处。

岩画的颜色绝大多数为红色,颜料来自当地随处可见的红色铁赭石。史前画家们试图通过一幅幅画记录下日常生活——捕猎、采蜂蜜、祭祀、行房、分娩以及他们所看到的各种动物等等。

受过专业考古培训的导游爱丽艾特带领记者穿过当地特有的卡廷加(热带旱生落叶疏林地)丛林,来到纪东等人首次进行考古挖掘的帕拉如岩洞现场。尽管经历了自然界上万年的洗礼,一些岩画已经因为风蚀、水侵或者岩壁脱落而受损,但是大部分岩画依然保留着鲜艳的颜色,清晰得让人难以置信。

规模最大的岩画位于天门洞景区。这是卡皮瓦拉山最为世人所知的胜景,在一堵孤零零拔地而起的山壁中央,赫然出现一个规整的圆洞,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再没有如此奇妙的了。

转过山,在一面长约70米的岩壁上,大片岩画作品映入眼帘,其中有的单幅作品甚至达到8米高。在没有脚手架的洪荒年代,难以想象史前画家竟然实现这样的创举。

天门洞岩画前,是依然在挖掘的考古现场。爱丽艾特称,在这片现场挖掘出了众多史前人类遗迹,最早的甚至可以上溯到5万年前。在其它挖掘现场,考古学家们更是发现了大量火坑和经过人工打磨的工具,距今都在2、3万年以前。考古学家们还找到了距今大约9000年前的陶罐碎片,这是美洲发现的最早陶器。在位于圣雷蒙托·诺纳图的美洲人博物馆,一支全部由女性组成的团队对卡皮瓦拉山考古发现进行着分门别类的研究。

破译:他从哪里来?史前人类ZUZU这样对我们说…

卡皮瓦拉山地区的重大考古发现,动摇了人们对美洲史前人类历史的认知。美洲人类究竟从何而来?根据目前史学界公认的“克罗维斯第一”理论,早期美洲人是在冰河世纪末期从西伯利亚经冰封的白令海峡大陆桥抵达北美阿拉斯加,随后在整个美洲大陆扩散开来。

而根据纪东的研究成果,在大约10万年,非洲史前人类就已经远渡重洋抵达南美洲,并在这片新大陆上繁衍生息,祖祖头盖骨带有非洲人的特征,就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子。

不过,特拉卡洛告诉记者,目前学界对于卡皮瓦拉山考古发现仍意见不一。一些北美学者认为,数万前的火坑痕迹也许只是因为山火而并非人类,祖祖的生活年代不过只是距今一万年左右,并不足以支持纪东的推测。

卡皮瓦拉山国家公园的基础设施建设这几年得到了充分发展,在现年已经83岁的纪东等人的努力下,当地民众保护岩画的意识也在加强,目前经过开发可以对外开放的岩画遗址已经达到172个,有一些遗址甚至修了无障碍通道,轮椅人士也可以轻松抵达。

对于外界来说,卡皮瓦拉山国家公园依然是偏远之地,它距离皮奥伊州首府特雷西纳500多公里,开车需要六个半小时;从最近的拥有机场的中心城市佩德罗利纳过来,也需要300公里,其中包括40多公里的土路。

特拉卡洛说,其实卡皮瓦拉山国家公园内部的基础设施已经完全就绪,联系几个主要景区的公路都已铺上柏油。在纪东的推动下,圣雷蒙托·诺纳图的机场已经投入使用,但是目前每周仅开通两个往返特雷西纳的航班,每次航班只能运送9名旅客,根本不敷使用。

“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卡皮瓦拉山国家公园不仅有丰富的考古遗迹,而且还有优美的自然风光,完全具备开展考古旅游的条件。我们原本希望每年能够接待几十万人,但是现在受制于外部因素,每年仅有2万游客前来,这对国家公园管理的良性循环构成了挑战,”特拉卡洛无奈地说。

卡皮瓦拉山地区的考古工作仍在继续,新的发现时常传来。国家公园管理人员告诉记者,就在不久前,当地民众又在卡皮瓦拉山深处发现了新的岩画。也许在不远的未来,纪东和她的研究团队找到的最新证据,将足以改写美洲史前人类的历史。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