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时代”美欧互信动摇

作者:韩显阳 来源:光明日报
2017-02-15 09:15:07
分享

  当美国“特朗普时代”开启之时,以“跨大西洋联盟”为主要特征的美欧关系随即进入了多事之秋。特朗普总统不久前向欧洲发难,称北约已经“过时”、德国开放的移民政策是个“灾难性的错误”、英国脱欧是件“伟大的事情”。而欧洲领导人则反唇相讥:比利时首相声言欧洲不再是美国的“玩具”;法国总统表示特朗普政府对欧洲指手画脚的做法“令人难以接受”;欧洲理事会主席强调将美国总统列为“欧盟面临的全球威胁之一”。

  作为跨大西洋联盟形成、维系的思想基础,美欧共同价值观在“特朗普时代”渐行渐远。正如法国总统奥朗德所言,美国与欧盟间“长期而坚固的”关系始终建立在价值观基础之上,并将其“自由、人权、民主、法治”等价值观的推广作为全球战略目标。特朗普就任总统后,美国开始推行奉行保守、孤立主义的“美国优先”理念。而在欧洲,多边、多元主义仍是大多数国家的主流思想。经特朗普颠覆之后的美国价值观当前正对欧洲政坛形成剧烈冲击。值得注意的是,受特朗普政府鼓励的欧洲内部“非建制派”政治力量进一步上升,美欧价值观共同体面临垮塌的风险。

  在看待欧洲一体化态度上,美欧立场出现令人瞠目结舌的对立。对特朗普政府“干涉欧盟内部事务”做法,欧洲人忍无可忍。一段时期以来,特朗普提名的美国驻欧盟大使候选人马洛赫发表一系列关于欧盟解体的言论,声称欧盟是一个“超主权且没有竞选制度”的官僚机构,并非一个恰当的民主形式。美国“准大使”炮火连连,让欧盟各机构倍感愤怒,先是欧洲议会将马洛赫称为“不受欢迎的人”、公开宣称将阻止其到任,接着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在告诫美国“少管欧洲政治,先顾好美国再说”,并预测美欧关系将从传统盟友关系转变为“更加务实和交易性质的关系”。

  由于在贸易、汇率政策上观点不同,美欧经济关系也即将重新洗牌。一方面,随着特朗普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美欧“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也将无疾而终。美国白宫官员认为,TTIP不过是将美国同欧盟成员国罩在一个屋檐下、“披着双边贸易协定外衣的”多边协定。而欧盟高官也承认,“至少在一段时间内,美欧贸易谈判被打入冷宫”。另一方面,美欧“货币汇率战”初露端倪。特朗普首席贸易顾问纳瓦罗指责说,德国正在利用汇率被严重低估的欧元来剥削美国及欧盟,“欧盟不过是德国的工具”。德国总理默克尔则反驳称,德国一直要求欧洲央行保持政策独立性,“我们并未影响欧元汇率”。

  作为跨大西洋联盟的重要外在表征,美欧在共同外交政策领域中的分歧正在持续扩大。在难民危机、伊核、对俄政策、气变协定等诸多问题上,特朗普的态度都令欧盟感到失望、惊讶和无所适从。一是特朗普上任后,激烈抨击伊朗与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德国等六方达成的核协议,美国与伊朗的关系严重恶化。二是欧盟与特朗普政府针对西亚、北非居民施行的“入境限制令”拉开距离,除表示特朗普行政令“不是欧洲方式”外,还宣称将继续向难民提供庇护。三是与特朗普政府对俄态度暧昧相比,德法以及欧盟力阻美与俄罗斯接近,要求美不应以牺牲乌克兰和欧洲利益为代价接近俄,坚持将俄是否履行“明斯克和平协定”与制裁挂钩。四是对于联合国关于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特朗普是否作出退出决定仍旧是一只没有落下来“靴子”,而欧盟则坚定维护。

  当然,经过一段时期调适、磨合后,特朗普政府也可能促使美欧关系朝缓和方向“回摆”。譬如,曾抛出“北约过时论”的特朗普5日在美国中央司令部表示,如果所有北约成员国严格、完整地履行财务贡献承诺,则“我们强力支持北约”;特朗普确认将出席今年5月在意大利举行的北约峰会;白宫发言人确定特朗普将参加今年7月在德国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此间观察家指出,北约峰会和七国集团峰会促使特朗普以总统身份踏上欧洲大陆,有机会与欧洲领导人定位跨大西洋关系。按照“生意人总统”特朗普的逻辑,被心理恐吓后的欧盟将不敢“再占美国便宜”,而是更加配合美国的政策和利益。 (作者:韩显阳)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