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地缘战略视野中的英国退欧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6-22 10:52:06
分享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退出或留下,这更是一个问题。无论英国公投的结果如何,退出欧盟,都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重大战略问题。

追求统一的梦想随着中世纪的终结而落空后,追求国家利益以及维持国家之间的均势,成为欧洲近现代政治自17世纪延续至冷战的传统。自威廉三世开始,对于欧洲大陆的事务,英国就审时度势,选择较弱的一方与之结盟,以此制衡试图改变欧洲均势的力量。早在19世纪初期,维持并强化欧洲事务均势成为英国精心设计的战略。在如日中天的日不落帝国时代,英国可以凭借独步世界的超强实力,排斥一切欧洲大陆的集体安全机制,形成以自我为中心的“光荣孤立”。一道英吉利海峡,也让英国人在地缘上可以巧妙利用欧洲大陆的风波。从两次世界大战的历史来看,西欧低地国家的中立被破坏,英国人义无反顾远征欧陆。

冷战年代,欧洲一体化进程处于美苏对峙的夹缝之间曲折前行。欧洲共同体的诞生,彻底消除了法德之间战争的结构性矛盾根源,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英国借法德矛盾参与欧洲大陆事务的能力。安全与防务领域的一体化进程一直处于边缘化和冻结的状态。欧洲安全与防务完全处于北约框架下,凭借英美特殊关系,英国的存在有助于美国遏制“世界岛”的边缘地带出现具有挑战能力的强权。两次海湾战争,英国紧随美国的战争政策。对美国的亦步亦趋,稳固了英美特殊关系,保持了英国成为美国影响欧洲事务最稳定渠道的地位。

在欧洲大陆政治事务中的“离岸平衡”,成为英国外交的重要传统。无论是昔日雄踞全球的“日不落”帝国,还是当今作为美国的“跟班”,英国都是以最低成本参与欧洲大陆事务,制衡法德,最大程度地拓展了英国在欧洲大陆事务中的影响。

冷战结束,共同外交与安全成为欧洲一体化进程中最为夺目的领域。如果欧洲共同安全与防务政策(CSDP)能够在能力上比肩北约,在欧洲安全结构中形成“双立柱”,那么“防务靠北约,经济靠欧盟”的欧洲地缘战略态势就可以从根本上改观。根据2003年柏林附加协议的规定,欧盟向北约高戒备联合特遣部队(Very High Readiness Joint Task Force, VJTF)贡献军力,就是欧盟在安全战略事务中展现自身的重要性。从表面上看,这是欧洲国家在履行北约义务,实际上,这是欧洲干涉乌克兰危机的战略决策:欧盟与乌克兰签署了深化与全面贸易协定,乌克兰危机是对欧洲睦邻政策的极大挑战。对于欧盟联合军队的理念,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解释说,创造一个共同的军队,并非就要立即让其有用武之地,但起码能向俄罗斯传达这样的信号——他们捍卫欧盟国家的价值观是十分严肃认真的。到底是将有限的防务资源投入北约,还是欧盟军队,对于尚未从经济衰退中走出的欧洲,特别是中东欧国家而言,这是一个颇为艰难的战略选择。

2015年10月,一直支持欧洲强化防务一体化的容克惋惜地说:“如果让我评价欧洲的共同防务政策,一群小鸡倒更像一个统一的作战单元。”如果英国退出欧盟,很有可能会刺激欧盟中的联邦主义思潮,进一步推进CSDP的务实合作。目前处于起草阶段的欧盟全球战略,已经考虑到英国退出欧盟之后的战略环境,因此,提出新的常设军事总部,要在不依赖北约的情况下,确保迅捷而有效的规划、指挥与控制程序。与此同时,CSDP的主要部分要完全融入欧洲对外行动署的框架下。这意味着军事力量成为欧盟外交的政策工具。

英国退出欧盟也会限制欧盟与美国之间的军事联系。作为欧盟内部主张强化跨大西洋关系的主力,如果英国退出欧盟,欧盟内部的“大西洋主义”趋向将更加式微。早在2011年,时任美国防长罗伯特·盖茨在布鲁塞尔就发出警告:“如果欧洲防务能力衰退的趋势不能停止及逆转,未来的美国领导人并没有像我这样切实经历过冷战,可能认为对北约的投入得不偿失。”英国退出欧盟,必然会影响欧盟的地位。面对俄罗斯在东部的虎视眈眈,以及CSDP在短期内仍然能力有限,欧盟最为现实的决策是,如何留住美国,如何保住北约。对于正在将更多精力与资源都投向亚洲和中国的美国而言,如果英国退出欧盟成为现实的话,如何在未来仍可以强有力而稳定地介入欧洲大陆以及抗衡俄罗斯,将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因此,奥巴马在4月份访问英国的时候,提醒英国人不要忘记丘吉尔提出欧洲统一的愿景,为的是防止人类历史上最血腥的两次大战重演。

退出欧盟,对英国和欧盟及美国而言,都存在着不可承受的战略损失。如何在高度机制化的欧洲安全结构中保持均势,维护大不列颠的荣光与永恒利益,这样复杂而重大的战略决策,恐怕不能完全由市井民众决定。

(作者:王沛然 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法学院博士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