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行、天虹在越为中小企业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纵向一体化产业平台

来源:中国日报
2016-04-24 01:16:38
分享

中国日报河内2016年4月23日电(记者 王健),4月20日中国银行胡志明市分行与天虹纺织集团在胡志明市联合举行天虹银河1.03亿美元银团签约仪式。由中国银行胡志明市分行为牵头行的国际银团与天虹集团的合作,为将越南天虹工业园打造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纵向一体化产业平台提供了新的动力。中国驻胡志明市总领事馆参赞级经济商务领事李振民先生评价说,产业链走出来,这是一个很好的模式,建立工业园区,进行纵向整合,一方面可以节省成本,另一方面带动一些中小企业走出来,这是既可以解救国内的一些中小企业同时也可保护国内经济的一个重要举措。打造中国自己的承接国内企业在境外投资创业的平台,这是国家支持的。产业链转移到越南,这也是越南非常需要的。”

中行、天虹在越为中小企业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纵向一体化产业平台

以中国银行胡志明市分行牵头的国际银团代表与天虹银行公司代表在签约仪式上。(摄影:中国日报记者王健)

据悉,天虹纺织集团创业20年中经历了创始、扩张、国际化、产业平台建设的历程。1997年8月,时年39岁的洪天祝先生创立了天虹(TEXHONG)公司,通过并购重组国有棉纺织企业,奠定了产业基础,并于2004年12月天虹纺织集团在香港联交所上市(2678),完成了集团的扩张阶段;2006年8月至2011年,完成越南南部30万锭4亿美元纱线的扩张计划。2012年-2014年,在越南北部(芒街)完成一期、二期项目,共计年产能50万纱锭,5亿美元的规模,实现了集团的国际化进程。2015年6月实施新疆45万锭、20亿元人民币的扩张计划;从2015年开始至今,开始启动越南天虹工业园,致力于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纵向一体化产业平台。

中行、天虹在越为中小企业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纵向一体化产业平台

中国银行胡志明市分行行长汪浩先生在天虹银河1.03亿美元银团签约仪式上致辞。(摄影:中国日报记者王健)

在天虹银河1.03亿美元银团签约仪式上,中国银行胡志明市分行行长汪浩先生在致辞中介绍说,天虹纺织集团是中国最大的棉纺织品制造商之一,属于全球规模最大的包芯棉纺织品供应商,2013年7月16日,天虹纺织集团进入国际知名杂志--《财富杂志》评选的“2013年中国500强排名榜”,成为业内品牌卓著的跨国企业集团;天虹银河科技有限公司2014年在越成立,公司位于广宁省海河县天虹越南工业区,投资总额为3亿美元。

汪浩先生告诉记者,“为满足天虹银河纺织产业链项目一期及二期项目的建设资金需求,2015年经天虹银河委托,中国银行胡志明市分行作为牵头安排行筹组1.03亿美元银团贷款项目,中国银行胡志明分行、越南商贸银行、东方股份银行、越南国际银行、马来银行-Labuan Branch、世越银行同奈分行、中国交通银行胡志明分行、盘古银行胡志明分行等八家银行参与。经过一年多的紧张筹组,今天我们欢聚一堂,共同见证本银团的正式签约。”

汪浩先生说,“天虹银河银团项目的成功签约,得益于天虹纺织集团对中国银行的信任,得益于天虹纺织集团海外战略的跨越式发展。越南已经成为天虹纺织集团在海外的最大投资国,期待在天虹纺织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洪天祝先生的领导下,天虹在越南能够再创辉煌。”

汪浩先生说,“越南是东盟的重要组成国家,中越两国对加快‘一带一路’建设和打造‘两廊一圈’发展达成共识。随着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升级、越南与欧盟、韩国自贸协定和加入TPP的落实实施,以及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不断推动,相信未来越南将迎来更好的发展机遇。种种数据表明,今年越中两国贸易额将突破1000亿美元,而越南将取代马来西亚成为中国与东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

汪浩先生说,“近年来,我们正在积极构建‘一路一带’金融大动脉,力争成为‘一路一带’走出去企业的首选合作银行。目前,中国银行正在跟进的境外重点建设项目超过300个,服务网点覆盖16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未来3-5年力争覆盖34个国家,覆盖率超过50%,授信总金额达到1000亿美元。”汪浩补充说,“4月19日,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获批准成立文莱分行。至此,中国银行银团在东盟十国实现机构全覆盖。”

汪浩先生介绍说,“中国银行胡志明市分行在越南深耕20多年,各项业务取得长足进步,风险合规及IT管理全面提升,积极为中越两国客户提供专业、高效、增值的金融服务,成为中越金融领域的一支活跃力量。”

中行、天虹在越为中小企业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纵向一体化产业平台

天虹银河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义勇先生。(摄影:中国日报记者王健)

在天虹银河1.03亿美元银团签约仪式上,天虹银河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义勇先生介绍了天虹银河科技有限公司在越南的投资情况。王义勇先生说,“中国企业国际化是中国成为经济强国的核心之一,可以预期在以建设自由贸易区和‘一带一路’战略构想为标志的新一轮开放及中国政府一系列贸易和投资自由化、地域化的举措下,今后一段时期,中国企业对外投资还将爆发式增长,由此将进一步提高中国经济的国际影响力和竞争力。TPP协议即将实施,纺织服装将是越南最大、最受益的一个产业,天虹银河的投资和建设契合了这一贸易利好政策,也顺应了实现产业转移新格局的潮流。”

王义勇先生介绍说,“作为天虹集团在越南的第三家公司,天虹银河凝聚了天虹人在越南经历了10年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宝贵经验,是本地化人才培养从量到质变的又一次飞跃,也是天虹再一次把握时机,快速有利建设,该项目具有了较高的可行性和经济效益性。”

王义勇先生说,“天虹银河科技有限公司于2014年9月13日获得越南广宁省政府颁发的投资执照,总投资约3亿美元,占地53公顷,分期开发建设,银河工程第一期建设,有两个纱厂,及办公楼、专家楼,食堂,车库、电站等配套设施,纱厂规模为25万纱锭,投资额大约9000万美元,计划产能每年约8万吨各种高附加值的棉包芯纱,一期工程于2015年3月份动工建设,目前一分厂厂房已于2016年3月份完成建设,二分厂厂房预计在本月底完成建设并验收,其它的辅助设施如厂区道路围墙预计5月底完成建设并验收。银河一分厂于2015年10月1日开始设备安装,2016年3月15日全部开车,二分厂于2016年1月15日开始设备安装,在今天4月20日全部开车。银河工程第二期1号布厂已于2016年2月24日动工建设,规模为400台布机,产能约6000万米。工程建设预计9月10日完成。在9月1日开始设备安装,年底前调试生产。”

王义勇先生说,“天虹南北两大生产基地合计大约125万纱锭,是越南最大的纱线生产企业,据不完全统计,天虹占全越南700万纱锭的生产规模的15%,纱线产量占越南全国的43%,约30万吨,是名副其实的纱线龙头生产企业。”

王义勇先生表示,“相信天虹银河2016年同越南其它的姊妹公司,会为当地的人员就业,产业结构的调整,做出更多的贡献。同时也为中越两国的装备、技术交流、标准、服务交流尽力,为中国企业深度融入全球产业链、物流链发挥先锋作用。”

中行、天虹在越为中小企业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纵向一体化产业平台

天虹纺织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天虹纺织集团(HK2678)行政总裁、董事局主席洪天祝先生。(摄影:中国日报记者王健)

天虹纺织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洪天祝先生代表天虹纺织集团与9个参贷行代表共同见证了天虹银河1.03亿美元的银团贷款的签字仪式。洪天祝先生同与会人员分享了对天虹工业园的思考和规划。

关于国际布局,洪天祝先生说,“在全球经济地位徘徊和纺织业转型的背景下,10年前,天虹集团来到越南,应该说在中国纺织行业中的一家最早的纺织企业,目前也是最大的中国纺织企业。”

谈到天虹在越南的发展,洪天祝先生说,“最近的两年,看到很多中国纺织企业,到越南来投资,同时越南天虹工业园区也针对目前工业园这样一个形式有了一个思考和规划。纵观工业发展的历史进程,每一次全球产业的区域转移,都带来革命性的前所未有的机遇。我们回顾中国改革开放30年以来,当时的亚洲4小龙,包括欧美的产业都转型到了中国。随着中国要素成本的上涨之后,中国也面临着转型的又一次机会。到海外来发展,应该也是一个重要的机遇。”

洪天祝先生说,“发达国家的经验表明,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以后,中国内地的成本倒逼已经面临一个自然发生的经济现象,纺织行业走出国门,自然不是最佳的选择,特别是在TPP的当下。我们10年前没有考虑到TPP,我们面临着一些政策的要素,比如说配额管理,越南是在TPP国家里最具竞争力的国家,特别是纺织服装领域,其它几个要素,包括生活习俗和文化,山水相连友好邻邦,意味着我们的运输成本比较低,产品回销中国市场也是最大的一个机遇。我们走出去的同时,我们内地也在做转型、升级。虽然中国产业链的发展受到东南亚竞争的压力,但我们会做一些转型升级的动作,就像现在的日本、意大利,其实还有很大的纺织产业和服装产业,未来中国纺织服装产业前途还是光明的。”

洪天祝先生同与会的企业家、银行家分享了天虹纺织集团在TPP背景下的发展策略。洪天祝先生说,“关于天虹纺织来到越南的10年之后还要做一些什么事情,我重点讲几个数字。”

洪天祝先生说,“2015年的业绩已经公告,天虹纺织集团完成了105亿的销售收入。我们预计2016年的营收还会有将近15%左右的增长。”

洪天祝先生说,“这个增长来自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天虹纺织集团已经投产的年产25万纱锭的项目;第二,在2015年为了响应国家‘一带一路’的政策,我们在新疆投资了一个年产50万纱锭的项目,投资了15亿人民币,预计开业典礼的时间是今年6月28日。这两个项目是我们今年最重要的核心增长点。”

洪天祝先生说,“目前天虹纺织集团有3万个员工。今年天虹纺织集团有可能突破120亿人民币的营收。我们是全球最大的棉花采购商,也是棉纱的生产制造商。”

谈到天虹纺织集团产能规模与分布,洪天祝先生说,“天虹集团目前年产300万纱锭(越南125万纱锭,中国大陆125万锭+新疆50万锭)。在胡志明市附近的仁泽每年生产50万纱锭,占天虹集团年产量的六分之一。越南整个国家纱锭年产数量为700万,我们在越南生产的125万纱锭相当于越南整个国家的纱锭数量的将近20%。”

谈到天虹纺织集团在越南的产能规模与比较,洪天祝说,“在越南,我们使用新建设的全新的装备生产抽丝纱,比如我们做的牛仔纱。天虹纺织集团年产能60万吨规模里面,有30多万吨来自于越南。也就是说在中国的棉纺织纱锭的发展历史上,在海外的企业超过中国企业的也是天虹。这个概念很特别,我们是中国纺织企业走出来的核心的代表,也是最大的一个企业,通过10年的努力,我们在越南有30万吨的产能,越南总的产能大概在70万吨,我们占有越南30-40%的市场份额。现在中国从越南进口的纱线,大部分是天虹做的。而且我们30万吨的产品,大部分是莱卡的纤维弹力纱线。在莱卡纱线的产品方面,我们占据越南市场95%以上,接近100%,因为这个产品在越南几乎没有人做。”

洪天祝先生说,“在TPP背景下,从纱开始是一个核心论题,也就是说,我们如果要享受美国给予12个国家的法律政策,光出口服装是不够的,必须要从纱开始,并要打通整个产业链,也就是从纺纱、织布、染整到服装。”

洪天祝先生说,“目前越南年出口服装的规模是200亿美元,我们预计,在未来的5年里,在TPP背景下大量企业投资棉纺服装,一定会很增长到500亿美元。这个趋势的发展告诉各位银行家,如果贷款给纺织和服装企业,是最安全的,特别是贷款给越南的纺织服装企业,那是更加安全的。因为存在一个很强大的市场需求,是由买家决定的,是由美国大的零售品牌厂商来决定到哪个国家去买货。所以越南是最好的一个利好增长点。”

洪天祝先生说,“作为天虹的投资战略,我们10年以来完成了第一件事情,在越南我们已经完成了纱锭的产量规模,占据了绝对领先的地位。但是因为TPP的这样的背景,在越南的企业要想完全享受这样一个政策,还需要把面料和染整两个环节完全打通。目前越南缺少这两个环节,有关进口的70%来自于中国。”

洪天祝先生说,“在越南,光有纱,有服装出口到美国,也不能享受免税政策,必须要有织布和染整。所以,我们要打通纺织工业园区的产业链。今年3月份银河项目里面有一个布厂已经动工。天虹纺织工业园区的平台最核心的问题是公共设施的配套,水、电、气,特别是蒸汽和污水处理的配套问题。”

关于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纵向一体化产业平台,洪天祝先生说,“我们到越南10年,发现一个很致命的问题,就是,越南开发了很多的工业园区,但功能配套都不完善,一般都没有热电厂,也没有很好的污水处理设施。所以要发展中游产业,也就是织布和染整,其实有很大的瓶颈。”

洪天祝先生说,“我们看到,很多很大的企业都是托拉斯的,就是纺纱、织布、染整、服装一条龙。比如台湾的远东集团申洲公司在越南平阳省投资的远东纺织,都是100公顷拿地的。这些企业全部是大型企业。”

洪天祝先生说,“对中小型企业来讲,要到越南来投资,会碰到很大的问题。因为当地的政府,投资商,没有提供一个完善的,包括水电气、天然气、污水处理厂等完善配套的工业园区。这是我们做一个工业园区的一个打算。这个园区我们会投资10亿美元左右,然后逐步开始展开,我们想做一个产业平台的概念,也就是说,我拥有了一个纱线的绝对供应量,我还要拥有一个水、电、气配套的生产平台。我面对的受众,其实都是我的下游客户,我把我的下游织布厂、染整厂全部引到我的园区里面,形成一个集聚效应,形成一个产业集群,形成一个上下游职业化的人对人的产业链。”

谈到上下游产业链的垂直整合,洪天祝先生说,“我们这个过程中,可以省去运输费用、包装费用,包括我们的交易成本。比如从银行的结算角度来讲,我们在国内的最大的成本,其实不是制造成本,也不是中国成本比越南高,我们行业内最大的成本是库存的成本。比如说服装的库存一打折,100元价值的服装变成了20元。或者是我们买的不知道卖的,这叫交易成本,也就是信息不对称造成的成本,其实这是很可怕的。这个原因就能解释为什么申洲公司会有这么大的利润。申洲公司的净利是20亿人民币,相当于很多企业的营业收入。就是因为直线的高度职业化的产业链纵向整合。”

洪天祝先生说,“向申洲这种产业在中国很少见,在中国这种产业被高度分散碎片化,被各个中小企业支离破碎后变成了一个大的产业。所以在中国的纺织服装产业,没有重大的国际资本以及国内的大型资本愿意介入,因为大家都看不起纺织服装产业。”

洪天祝先生说,“在这样的转型过程当中,其实缺少一个推力。特别是中国经济下行的过程当中,很多中小企业将会倒闭。缺少资本的力量,大型企业也要有一个调整,进行并购重组。面对TPP,中国怎么办?很多中小企业怎么办?我们在越南这个地区承接来自中国的或者亚洲四小龙的很多中小企业,与我们合在一起,整合到一个产业园区里面来发展。”

洪天祝先生说,“如果我打造的供应链管理体系真正做成,我就变成一个全球最具竞争力的一个供应端。这不是一个工厂与一个工厂的竞争,而是一个生态圈与另外一个生态圈的竞争,这是我们未来的梦想。”

关于为什么这个天虹工业园区的地址要选在越南广宁省海河县的芒街,洪天祝先生说,“ 我们10年前就来到越南,我们现在看到的已经不只是TPP了。TPP已经是基本是既成的事实。我们将工业园区选在中越边境的原因是,我们认为纺织服装业最后会是一个海鲜产业,库存成本是我们最大的成本,纺织服装的最后核心竞争力一定是快速反应。纺织服装企业不能靠远洋运输,不能把做好的产品浪费在路途上面。我们在边境地区面对的是中国5年以后,10年以后中国崛起以后的消费市场。那个时候中国服装企业不是出口商,而是进口商。但我们的阿里巴巴,淘宝等所有的零售平台成长起来的时候,包括我们国内的品牌或者国际品牌在中国内地的品牌成长起来的时候,就会有10多亿人口的服装需求量,那时在国内生产成本已经高得不行了,应该到越南,包括东南亚国家来生产。”

洪天祝说,“离中国大陆最近的除了朝鲜的新义州,中国台湾的金门,就是越南的芒街。我讲的是物流,快速应变,我讲的是响应市场需求的巨大市场总量的供应点到底在哪里。”

洪天祝说,“我们的工业园区已经有4-5个工厂进去了。园区的现状不像平阳省、同奈省这边这么热闹,但是我10年前就在越南南方的同奈省选了地,在车间里生产的产品,现在已经没有像位于越南北方的天虹银龙的产品那么领先了。原因很简单,天虹银龙的工厂里面的产品是用中国的汽车直接从仓库装货的,货车到广州市场只需10个小时,但在同奈省的仁泽这个工厂,货物运到广州要用在海上漂,所以我的毛利率就会差两三个点。越往后,时间就越宝贵。所以,工业园区的战略选择方面,我们有我们的看法。”

洪天祝先生说,“在工业园区里,上个月越南总理批给我们200KVN的大型的热电厂项目,已经纳入越南国家的7号蓝图。我的工业园区里会有一个大型的热电厂,这是我们园区的非常核心的优势。这个热电厂项目会有20亿美元的投资。我们自己配套为主,分期投资。这是一个很主要的策略性的平台。”

关于纵向垂直整合与合伙人计划,洪天祝先生说,“关于纵向垂直整合,我们未来的梦想是,我们会联合众多的中小企业或者我的下游客户到我的园区里落户,大家都不用运输费用、包装费用,做好的服装无论销向TPP内的国家还是销往中国市场,都是最具竞争力的。在我们内部的交易平台里可能是信息化的,也尽量减少库存资金的占用。最后实现跟大客户之间的战略营销。这是我们核心的战略考虑。我们后面要做的事情,就是天虹的发展战略。现在已经开始启动。我们要推出合伙人计划。我刚才讲到我们的纱线优势。产业平台建设工业园区的构想,已经着手投入了。就这两点,我们缺少一个动力,怎么样去调动产业链上下游的所有中小企业老板的积极性,形成战略的协同。或者说,目前在中国内地比较艰难的中小企业,我怎样帮他到海外来。比如我们银行家说,企业要借款,但银行对企业可能还会担心,可能少了两三个要素,银行就不敢贷款给企业。如果企业与天虹合作,也许银行家们可能就不担心了。”

中行、天虹在越为中小企业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纵向一体化产业平台

位于越南北部广宁省的天虹银龙工厂实景。(图片:天虹纺织集团提供)

中行、天虹在越为中小企业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纵向一体化产业平台

位于越南南部同奈省的天虹仁泽工厂实景。(图片:天虹纺织集团提供)

洪天祝先生说,“这样的话,我们在这个平台里,我们的建设周期就会缩短,形成的合力就会加强,纵向整合的事情就是合伙人计划,把我们想象的战略能够跟更多的中小企业来分享。甚至会有这一方面的专业团队,我们也可以把它引进来,一起合作,未来,天虹的思想是开放的,怎样形成一个有合力的产业平台,这是我们现在就要做的事情。”

中行、天虹在越为中小企业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纵向一体化产业平台

天虹工业园区第一批入圈企业施工现场。(图片:天虹纺织集团提供)

洪天祝先生说,“目前在天虹工业园区,基础配套这些项目都已经启动,水厂、锅炉厂等基本配套设施都开始了。我们园区享受22%所得税,4年免税,9年减半优惠政策。越南在特定的经济区才有这个政策。或者企业投资很大,也能享受这个政策。产业链中的染厂已经动工建设,越南北部天虹银龙项目已经做成了,产能规模为50万锭。在天虹仁泽的工厂项目,目前在园区,有两个分厂,25万纱锭,已经全部投产,染厂和布厂一直都在建设。” 洪天祝先生说,“天虹工业园区的特点是同步。没有等到基础设施建成,我的工厂已经建起来了,人气开始聚集,同时也做基础设施的建设。目前我们已经招到几家企业入驻。”

中行、天虹在越为中小企业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纵向一体化产业平台

中国驻胡志明市总领事馆参赞级经济商务领事李振民先生(图后排右5)出席在4月20日在中国银行与天虹集团共同在胡志明市举行的天虹银河1.03亿美元银团签约仪式。(摄影:中国日报记者王健)

在天虹银河1.03亿美元银团签约仪式上,中国驻胡志明市总领事馆参赞级经济商务领事李振民先生与记者进行了交流。李振民先生说,“今天听了洪天祝先生的一番话收益匪浅,都是大实话。现在我们国家的企业在做产业转移,但怎么转移,这是很大的问题。产业链走出来,这是一个很好的模式。刚才,洪天祝先生说,打通产业链,建立工业园区,进行纵向整合,一方面可以节省成本,另一方面带动一些中小企业走出来,这是既可以解救国内的一些中小企业,同时也可保护国内经济的一个重要举措。目前的关键是,怎样在国外打造投资平台,让企业走出来以后,有地方住下来。打造承接国内企业的平台,这是很重要的。打造中国自己的境外投资平台,这是国家支持的。产业链转移到越南,这是非常需要的。越南一直在鼓励外商投资,既可以解决就业问题,又可以解决税收问题,带动地方经济发展,最重要的是把经验技术带进来。”

李振民先生说,“越南是在东南亚的最佳投资地,正处于最佳的经济发展时期。我的感觉是,从去年上半年开始,我们企业走出来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在中国银行与天虹集团共同在胡志明市举行的天虹银河1.03亿美元银团签约仪式上,天虹仁泽纺织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周伯琴女士告诉记者,“天虹工业园区选择在越南芒街,是非常有眼光的。企业的生态环境,从我们专业的角度说叫产业链。前几年,我们从美国进口的棉花与中国大陆之间还存在一定的价格优势。但目前,美国的棉花在价格上已经没有什么优势了,所以快速反应就非常重要。选择芒街就是基于这个考虑。海鲜产业,就是需要快速反应,所以距离是要考虑的要素。”

谈到中国银行和天虹集团在越南做跨文化的强强联合的优势,汪浩先生告诉记者,“除了政策因素之外,跨文化的沟通和交流也是非常重要的。在越南,银行和企业要培养当地团队来承担这方面的工作。把当地的高管和中层干部培养起来,这个是比较关键的。另外,一定要培训当地员工,示范他们如何做事。越籍员工的学习能力非常强,只要带他们实战一两个项目,后面的事情,根本不用我们操太多心。”

汪浩先生说,“中国企业走到海外,一定要将国外的资源与自身的优势结合起来。就拿天虹来说,天虹的管理能力、市场营销能力、工厂的装备能力都很强,正因为此,我们要切入这个项目,让他们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不要担心有资金的困难。”

谈到中国银行胡志明市分行在银团中的作用,汪浩先生说,“在银行之间,在银行与企业之间,中国银行胡志明市分行发挥桥梁,纽带作用。因为按照越南的规定,1个多亿美元的项目,中国银行胡志明市分行单独做不了,但我拉8家银行合起来就可以做了。这些银行的加盟,可以帮助我们提升服务效率和服务质量。企业信任我们,其它银行也信任我们,形成良性的循环,强强联合。”汪浩先生时候,“天虹相信我们一定能帮他天虹组成这个银团,这个信任是非常重要的。其它银行也信任我们。我们中国银行胡志明市分行通过两家的信任来发挥我们银行的纽带作用,把产业和金融糅合起来,企业的发展和竞争力就不得了了。”

谈到企业在海外发展的专业性优势,汪浩先生说,“中国银行胡志明市分行天虹集团合作了10年,10年来我们一直互相配合,互相协作,构成良好的信任关系。2006年,天虹在越南的第一个项目,就是我们对他们进行投资贷款的。我们之所以跟天虹集团合作,看重的就是天虹集团很专业,专注于做包芯纱。天虹集团只有一种产品,从来不多元化,把一样产品做到极致,质量好,成本低,能赚钱。”

汪浩先生说,“关于多元化, 要看企业和行业而定。对我们做银行的人来讲,太多元化的企业,跨行业的多元化企业,我们是有点怕的。因为一个企业,不可能样样都行。一个企业做纺织行,不能证明他做房地产业行。我们害怕盲目多元化的企业。盲目多元化的企业会有很多苦头吃。我们有很多这样的案例。所以我们非常欣赏这种专注型的企业。天虹集团专注于做纱,而且就做一种纱。他们是中国最大的包芯纱生产商。这种纱有弹力,可做牛仔裤。”

谈到天虹的工业园区,汪浩先生说,“天虹的工业园区,我们也很看好。主要是他们不盲目多元化,他们在纱-染-布-服装的整个产业链中所做的事情与产业链是相关的,围绕产业链做垂直整合,这样的企业竞争力会很强。在工业区,产业链上下游企业之间的仓库与仓库之间相当于没有物流成本,而且一旦市场有什么变化,他们都能够在园区内相应协调解决。天虹集团本身也是产业链中的多元化的一环,而不是自己什么都搞。”

谈到越南银行为什么要通过中国银行胡志明市分行来与天虹集团进行投资合作,汪浩先生说,“刚才,越南外贸股份银行副行长阮氏金莺(Nguyen Thi Kim Oanh)就跟我约了,下个月专门谈与天虹工业园区的合作。”

汪浩先生说,“越南外贸股份银行在芒街也有分行,有很多落地的服务。他们在越南的地位相当于中国的中国银行。越南外贸股份银行在这个项目的银团投资中投资份额是最大的,中国银行胡志明市分行这次的银团项目投资并不是最大的,但我们做银团牵头。因为越南外贸股份银行看重我们的组织能力。”汪浩先生时候,“虽然我们的资金也很大,但按照越南央行的管理规定,我们是分行,我们不能投这么大,只能投注册资金的15%。越南外贸股份银行属于越南的总行,他们的注册资金比中国银行胡志明市分行的注册资金大。”

汪浩先生说,“中国银行胡志明市分行的特长是技术,是很强的组织能力、运作能力、协调能力,这个很关键。而且,我们协调时都用英文,这对跨文化协调中也是非常重要的。”

汪浩先生说,“越南外贸股份银行看重中国在越南的投资,更看重中资对这个工业园区的垂直整合能力,他们认为要在这个行业里分一杯羹。”

汪浩先生说,“垂直整合的能力基于天虹集团,而不是中国银行胡志明市分行。但如果越南外贸股份银行直接找天虹集团,天虹集团不一定能信任越南外贸股份银行,所以越南外贸股份银行一定要拉我一起做。”汪浩先生补充说,“我们对天虹集团有专业的了解。我行在越南21年,没有一笔不良贷款,我的授信凭证是很严格的。越南外贸股份银行跟我做不会有后顾之忧。”

谈到银行之间的合作以及同质竞争,汪浩先生告诉记者,“我们银行之间的潜规则是,可以竞争项目,但是不能互相挖人。不搞恶性竞争。我们在海外要团结一致,不能相互打来打去。这次合作,对中行来说是牵头组织银团为企业贷款,这是第三次了。银团中国有马来西亚、泰国、越南等银行来参与。这种跨文化的协调,对我们来讲一样具有跨文化的压力。”

谈到中资企业选择在越南投资的优势,汪浩先生说,“在东南亚的国家里,我们在10个国家都有分支机构,不仅仅在越南。各个国家有各自的特点,但就越南来说,越南与中国接壤,所以天生就有与中国进行经贸往来的纽带。所以在经贸方面,越南超过马来西亚,是必然的。因为越南离我们近,而且两国的文化也有很多相通的地方,相比在文化、地理位置上更占优势。而且越南和中国的经济的互补性很强。比如中国在工业原材料方面强,越南是农业强。劳动力成本低。另外,越南和很多国家自贸区之间没有配额和反倾销、反补贴。很多国家对越南没有这些非关税贸易壁垒,中资企业在越南生产的产品直接从越南出口到全世界是非常有利可图的。在东盟中越南和马来西亚是加入TPP的国家。在加上越南的人口红利。以上这些在中越之间都是互补的。”

汪浩先生说,“市场经济是寻求资源的有效配置。这在中越之间是最好的。”

谈到中越经贸往来在中越关系中的作用,汪浩先生说,“很多领导都说过,中越的经贸往来是中越两国关系的压舱石和推进器。中越之间的经贸关系是扭不断的,即便是2014年5.13动乱发生后,中越两国贸易还是增长得很迅速。这个看不见的手,根本挡不住。2015年,2016年更是挡不住。”

谈到企业在中越两国关系中的作用,汪浩先生说,“关于压舱石,天虹集团的理解最深刻。因为,中越贸易有一段时间是逆差。中国出口到越南的商品多,而越南出口到中国的货物少,很多从中国出来的船都是满载而来,却空船回去。但空船回去会碰到风浪,所以必须要装很多东西来压住舱。天虹集团生产包芯纱的原料棉花从美国进口到越南,在越南制造的棉纱通过海运的形式再运输到中国去销售。天虹在越南制作的面纱再卖到中国去,这正好迎合了货船的需要,相当于压舱石,船运公司宁愿少要钱,也要有货装回去。天虹生产的货从越南运往中国的运费相当于中国到越南的物流成本的66%运费,等于节省了三分之一。所以资源的合理配置非常重要。天虹90%的产品销往中国,长期算下来,运输成本会大大降低。天虹现在的布局,就是为了中国的大市场。天虹这样的企业,实际上也有助于越南解决与中国的贸易逆差问题。”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