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经济专家:全球经济增长停滞不应归咎于中国

来源:中国日报
2016-03-12 15:16:05
分享

外国经济专家:全球经济增长停滞不应归咎于中国
3月5日在京召开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会议开幕式上,李克强总理发表政府工作报告。(图片来源:路透社)

中国日报网3月12日电(信莲) 全球经济和政策分析师丹·斯泰因博克(Dan Steinbock)9日在《信报财经新闻》英文网站上撰文表示,全球经济增长停滞不应归咎于中国,中国对世界经济贡献巨大。

3月3日,一年一度的中国“两会”——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会议正式拉开了序幕。会议的召开为观察中国政治经济趋势提供了良机,包括“十三五”规划,扶贫工作,“供给侧”改革,司法体制改革,“一带一路”建设以及反腐倡廉等方面。公众视线聚焦在中国今年6.5%-7%的GDP增长预期目标上。这一区间目标随即引发了两种典型错误解读。一个围绕中国国内经济,另一个有关中国在世界经济中所扮演的角色。

中国国内经济灵活性更强

第一个误读暗示中国经济放缓直接导致了新区间目标的设定。事实上,设立区间目标并不稀奇。1995年中国政府就曾采取这种做法,而且在过去两年里,中国的经济增长目标总伴随着“约”这样的前缀。换言之,自2008-09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的经济增长目标就被视为是具有灵活性的。

2015年,中国经济增长了6.9%,这一表现在国际上被表述为“25年来最低增速”。但是,在笔者看来,经济减速意味着中国工业逐渐退出主导地位。经济放缓与中国目前所处的后工业时代是吻合的。

近年来,李克强总理不断推进结构性改革,支持鼓励消费和创新的中期经济调整目标。他避免实施易增加政府债务的刺激性措施,转而采取有针对性的财政措施。对于自2009年实行经济刺激后逐渐累积起来的债务,他则通过逐步杠杆化的措施为地方政府减债。

新区间目标没有动摇这些优先事项,反而保证了它们实施的灵活性,而在日益充满不确定的国际环境中,这一点至关重要。

中国经济国际适应性更强

第二个误读意指中国经济减速是全球增长降低前景的首要原因。

若根据这一观点,由于中国在2008-09年金融危机后在刺激全球经济恢复增长中担任关键角色,目前的全球经济放缓归因于中国。此外,新增720亿美元的预算赤字更进一步证明了中国债务高企。这一数字表明赤字占到其GDP的3%,而2015年的对应比例为2.4%。但事实上,这与中国国防支出减少的情况是相符的。中国国防支出占GDP比重由2015年的10.1%将降至今年的7.6%。若说有什么不同之处,就是这些预算项目只是反映了中国试图在追求经济增长和推进改革之间寻求平衡。

那么中国在全球经济增长降低的前景中处于什么位置呢?全球危机发生后,由于巨额经济刺激,中国大陆贡献了世界一半的GDP增长,世界经济因而幸免于一场全球性萧条。如今,中国经济约占世界GDP的15%,但其增长继续贡献了世界25%的经济增长。对比之下,主要发达国家——美国、欧洲和日本——仅仅获得了0.5%-2%的增长。然而,它们却仍然占超过52%的世界GDP,是中国的两倍多。

在这些情况下,中国经济增长减速导致全球经济动荡的理由站不住脚。新兴经济体的增长的确在下滑,但主要发达国家举债更多,实际上经济发展却停滞了。

全球性风险在发达国家

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主权国家的债务将飙升至6.7万亿美元。世界72%的商业贷款流向了美国、欧洲核心经济体和日本。考虑到这些国家的人口和经济总量,美国(34%)和日本(24%)所占的份额极为失调。

相比之下,金砖国家——中国、印度、巴西和俄罗斯只占贷款总额的不到13%。即使中国的借贷份额(5.1%)不小,也只是美国的七分之一。而且,在接下来的十年中,只要中国继续进行以市场为导向的结构性改革,其增长将是主要发达国家的两三倍之多。

就全球经济来看,真正的风险存在于主要发达国家——而不只是新兴经济体。

(编辑:高琳琳 富文佳)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