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专访日本战犯之子矢崎光晴:罪行不能忘记,战争不可重演

中国日报单懿 2015-09-23 11:08:18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专访日本战犯之子矢崎光晴:罪行不能忘记,战争不可重演

日本中国友好协会事务局局长矢崎光晴。(图片来源:矢崎光晴)

中国日报东京9月23日电(记者 单懿)一个阴雨天的下午,在东京西神田一座近百年历史的老式楼房里我见到了日本中国友好协会事务局局长矢崎光晴。采访的几天前他出现在中央电视台拍摄的纪录片《日本战犯忏悔备忘录》里。他的父亲矢崎新二曾经在中国抚顺的战犯管理所关押了6年。

侵华战犯的父亲

坐定开始采访,矢崎光晴开门见山说起自己父亲的经历。矢崎新二1920年出生,22岁被征入伍,在中国华北地区参与了日军强征中国劳工的行动,1945年作为俘虏被扣留在西伯利亚,1950年被押送到抚顺战犯管理所收押进行改造。在战犯管理所期间,矢崎新二被中方的人道主义精神所感化,开始对自己的罪行进行反省。1956年他返回日本,此后他通过介绍自身的战争经历反省战争罪行,持续参与了日本中国友好协会和中国归国者联络会的活动直至1998年去世。

矢崎光晴说他父亲回到日本后,通过各种方式介绍自己亲历的侵华战争,证明日军协助强征中国劳工的事实。“父亲在多种场合讲过,跟随日军到达山东后,属于重机关枪部队,与中国军队作战中曾经扫射过超过100名的中国军人;还参加了名为‘猎兔行动’的强征劳工的行动。”

“父亲对那段经历记忆深刻,说当时在中国村庄强行抓走男青年,男青年的媳妇上来抱住他的大腿,被他狠狠踢开,那媳妇不顾一切又冲上来在丈夫的腰上系上了一双布鞋,”矢崎光晴转述他父亲在中国的所作所为。

那些被强征的劳工被送到日本,主要是在危险和辛苦的煤矿劳动,很多劳工客死他乡。

矢崎光晴说他父亲不希望这段历史被日本人质疑和忘记。

从“鬼”变回“人”

谈到父亲矢崎新二的思想改造历程,矢崎光晴说他父亲在被俘的时候可以说是模范的效忠天皇的军人,被关押在西伯利亚的5年时间里,他对自己的行为没有丝毫反省,直至在进入抚顺战犯管理所之后,思想才开始真正转变。

矢崎新二在日本受到的军国主义教育将中国贬低为落后愚昧的国家,在抚顺战犯管理所他接触到中国文化和中国人,却发现自己有很多偏见。“特别是在战犯管理所受到的人道主义待遇,让他感怀于心。”矢崎光晴说。

矢崎新二有打嗝不停的毛病,严重的时候整夜不停。战犯管理所的医生和护士会整夜不时来静静地观察他的动静,担心他的情况恶化。

“他说当时他非常感动,即使是至亲也不见得会如此关心,所以他偷偷地躲在被子里哭。”矢崎光晴说着父亲。

矢崎光晴继续追述:“父亲说战犯管理所工作人员重视战犯的尊严,生活中对战犯亲切和关心,这与战争中父亲那些日本军人对中国人做的非人道的行为完全相反,从这里他开始了醒悟和反省。经过6年的改造,父亲说自己真正从 ‘鬼’变回了 ‘人’。”

在中国政府的宽大处理政策下,这些战犯最后回到了日本的亲人身边。

矢崎光晴介绍说,80年代曾经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工作的人员访问日本,他和他父亲一同去机场迎接。一别30年,父亲在机场与当时的翻译拥抱在一起。他没有预料到在他们的心底还有如此深厚的联系。在日本举行的座谈会上,他和他父亲才知道原来当时的战犯管理所的工作人员有的背负着日军的杀父之仇,有的人不堪内心的压力而离开,有的人最开始时抵触情绪很大,但是他们就是带着这样复杂的心里全身心地投入到改造战犯的工作中。

矢崎光晴说:“这让我非常折服。”

专访日本战犯之子矢崎光晴:罪行不能忘记,战争不可重演

原日本侵华士兵及战犯矢崎新二回到日本后一直以自己的亲生经历让日本人了解日本侵华战争所犯下的罪行,让日本人反省、远离战争。(图片来源:矢崎光晴)

终身反省和忏悔

据矢崎光晴介绍,他父亲矢崎新二除了通过各种方式介绍自己亲历的侵华战争,证明日军协助强征中国劳工的事实,反省自己的战争罪行外,他父亲去世前一直做着一件事情:就是在日本举办的各种活动中跳“蒙古舞”。那是他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学会的中国舞蹈,通过这些了解到中国丰富的文化和传统。他希望借此纪念在抚顺战犯管理所的岁月,并一次告诫日本人远离战争。

为阻止日本社会的历史修正主义行为,展示真相,不让后世忘记侵略战争历史,日本中国友好协会从80年代开始在日本全国巡回举办揭露日军在二战期间暴行的图片展,并陆续拍摄和出版了《证言—20世纪的遗言》,《证言—强征中国劳工》,《泥泞的军靴—为了未来的战争证言》等老兵口述的包括日军731部队罪行,强征劳工等内容的侵略战争历史相关的DVD和书籍。这些活动在日本社会引起了较大反响,为学校和社区历史教育提供了真实而丰富的材料,发人思考。矢崎光晴协助他父亲在这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

反对安保法案

对于日本战后历史教育的问题,矢崎光晴指出日本强调自己也是战争的受害者,但是对于自己是战争的制造者和加害者不作应有的宣传。即使NHK的采访也不对日本的侵略战争进行直接描述,战争亲历者接受采访时关于罪行的描述被删去或者一带而过。他认为这些都造成了日本人战争责任感的缺失。

矢崎光晴说自民党政权与战时日本政权一脉相承,自然不愿意承认战争责任,恨不得把那场战争说成是解放亚洲的战争。特别是近些年来,自民党政权通过对日本文部省施加影响,日本学校教育中关于战争历史的教育被削弱,日本国民也容忍了这种现象。

对于执政党强行通过安保法案,矢崎光晴指出即使安保法案被强行通过了,一定会对下次(明年夏季)的参议院选举选票走向产生影响。

在近2个小时的采访中,温厚的矢崎光晴说到自己从80年代跟随父亲参与组织日本侵略战争图片展受到震撼而感到自己的责任,就此加入了日本中国友好协会的工作,直到今日,掐指算来已经30余年。

作为矢崎新二的独子,我想他不自觉地背上了完成父辈忏悔的宿命。日本社会对那段侵略历史的“健忘”让很多中国人气愤,而在东京这座百年建筑里的矢崎光晴的坚持让我看到了日本社会还存在的良知和希望。

(编辑:严玉洁)

 

 
西藏:展佛仪式拉开拉萨雪顿节帷幕 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爆炸 现场附近一片狼藉
众怒 入侵
谢耳朵将在莱纳德婚礼上搅局 盘点美剧婚礼上的麻烦事 美剧偏爱中国元素 中国人形象这些年变化几何?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24小时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