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二战期间嫁入美国的日本女人:充满隔阂 难以融入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中国日报网9月4日电 据外媒报道,70多年前,很多日本人视美国军队为敌人。尽管如此,仍有数以万计的年轻日本女人嫁给了美国士兵,这使得她们不得不面临一个巨大的考验——如何融入美国生活。

二战期间嫁入美国的日本女人:充满隔阂 难以融入
美国士兵都被告知不得与日本女人亲善,但他们还是这么做了。

1951年,21岁的久津博子·托尔伯特(Hiroko Tolbert)到美国游玩,那是她第一次见丈夫的父母,同样也是个留下好印象的契机。挑选了一件自己最喜欢的和服,踏上了北上纽约的火车,她听说,在纽约,每个人都穿着漂亮的衣服,住着漂亮的房子。但丈夫的家人没被她惊艳到,反而受到了惊吓。“他们让我去换衣服,希望我能打扮地西式点,我丈夫也一样。所以我上楼换了别的衣服,和服就被藏了起来,一直藏了很多年。”她说。

二战期间嫁入美国的日本女人:充满隔阂 难以融入
久津博子喜欢穿日本的传统服装

美国生活和她想象得并不一样,而这只是她的第一课。“我意识到我将生活在养鸡场里,满地的鸡笼和肥料。这里的人进门不脱鞋。而在日本家庭里,我们不会穿鞋进门,所有东西都非常干净。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了,我整个人都崩溃了。”她说。“他们也帮我取了一个新名字——苏西(Susie)。”

跟许多战争年代的日本新娘一样,久津博子来自一个相对富裕的家庭,但她们在沦陷的东京看不到未来。“所有的一切都被美国炸得破碎不堪。像做噩梦一样,找不到街道,看不到商铺。我们为吃和住苦恼。”“我那时对比尔(Bill)了解不深,不知道他的家庭背景,但他叫我嫁给他时,我一下子就答应了。我无法在东京生活下去,我需要到外面生活下去。”她说。

久津博子答应嫁给美国兵塞缪尔·比尔·托尔伯特但她的亲戚们却并不怎么赞成这件事。“我嫁给美国人,母亲跟哥哥都非常绝望。我离开的时候只有妈妈过来看我。我想,好吧,我不会再回来日本的。”她说。

她丈夫的家人也提醒她,在美国,人们待她会有点不同,因为日本是他们昔日的敌人。1941年,珍珠港袭击事件后,超过11万住在美国西海岸的日裔美国人被关进俘虏收容所。当时,一天内就有超过2400名美国人在袭击事件中丧生。那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官方进行的强制迁移,美方担心那批人里会有间谍或有人与日方合作,再次发动袭击。

二战期间嫁入美国的日本女人:充满隔阂 难以融入
美国军部对日裔美国人发布了平民驱逐令

1945年,收容所关闭,但接下来的10年里,反日情绪仍然高涨。“这是一场毫无仁慈可言的战役,双方都互相仇视与恐惧。当时的言论包含着相当重的种族味道,而且美国那时是种族歧视最严重的地方,对混血关系抱有严重偏见。”保罗·斯皮卡德(Paul Spickard)教授说,他是加利福利亚大学研究历史和亚裔美国人的专家。

幸运的是,久津博子住的乡下农场位于埃尔迈拉(Elmira),她周围的社区很友好。“我丈夫的一个伯母告诉我,这里很难会有人帮你接生,但她错了。医生告诉我,他很荣幸能照顾我。他妻子也跟我成为了好朋友,邀请我去他们家。在那里,我第一次看到了圣诞树。”她说。但其他战时日本新娘却觉得,在充满种族隔离的美国很难生存下去。

“记得在路易斯安那州(Louisiana)坐巴士的时候,车上的人分了两边——黑与白。”敦子(Atsuko Craft)回忆道,她于1952年移民到美国,当时22岁。“我不知道要坐在哪里,只好站在中间。”像久津博子一样,敦子也受过良好教育。嫁给美国人总比待在一无所有的战后日本更好,能让她过上好的生活。她说,自己跟“慷慨”的丈夫是在一个语言交流课程中认识的,他愿意在美国继续供我读书。

 

二战期间嫁入美国的日本女人:充满隔阂 难以融入
敦子(左二)嫁给了阿诺德(Arnold,右二),并于1952年移民到美国

尽管她后来从微生物学毕业,又在医院找到了一份好工作,但她坦言,自己仍然受到了歧视。“我要找房或找公寓的时候,他们看到我,就说已经有人租了。他们觉得我会降低了房屋的价值。就像为了防止黑人住进隔壁而实行削价销售一样,让我很受伤。”她说。斯皮卡德教授称,在日裔美国人聚集的社区,这些日本新娘同样会受到排斥。“他们觉得她们是放荡女人,但事实并非如此,在东京时,这些女人们多从事收银、整理货架有关的工作。”他说。斯皮卡德表示,20世纪50年代,大约有3到3.5万名日本妇女移民到美国。

二战期间嫁入美国的日本女人:充满隔阂 难以融入
久津博子与美国士兵塞缪尔·比尔·托尔伯特在日本结为夫妻,1951年移居美国

1945年,《战争新娘法》准许美国军人带回自己在国外娶的新娘,但一直到1952年,《移民法案》的颁布才让亚洲人开始大量移居美国。这些女子移居美国后,一些军事基地开设的日本新娘学校会教她们像美国人一样烘焙蛋糕,或学会穿高跟鞋,而不是她们习惯的平底鞋。但她们当中的许多人对此毫无准备。一般来说,嫁给美国黑人的日本妇女更容易适应美国生活,斯皮卡德表示。“黑人家庭了解作为弱势群体的感受,她们受到黑人妇女团体的欢迎。但像俄亥俄州和弗罗里达州等小型白人社区里,她们受到了严重孤立。”

二战期间嫁入美国的日本女人:充满隔阂 难以融入
日本女子在新娘学校学习如何像美国人一样生活

敦子现在85岁了,她说在路易斯安那州和马里兰州(Maryland)的生活有很大不同。后者靠近华盛顿特区,在那里她养大了两个孩子,现在还跟丈夫住在那里。她表示,时代已经改变了,她现在没有受到歧视了。“美国变得越来越世俗和复杂了。我觉得自己像个日裔美国人了,我很高兴变成这样。”她说。

久津博子也赞同,世界变得不一样了。现年84岁的她,1989年与塞缪尔离婚并再婚,她认为自己和美国一样改变良多。“我学会了对自己四个孩子少点严厉——在日本是需要守纪律并重视学校教育的,每天都是学习、学习、再学习。我自己存了些钱,并成为了一个成功的店主。我终于能过上美好的生活,拥有美丽的房子了。”“我为自己人生选对了路——成为了一个十足的美国人。”她说。但久津博子已经不存在了,只有一个叫苏西的人。

分享到6.79K
编辑: 吕冰标签: 二战
 
西藏:展佛仪式拉开拉萨雪顿节帷幕 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爆炸 现场附近一片狼藉
苦难的地中海 “快捐”
一往情深深几许?七夕寻觅光影故事背后的爱情箴言 为生活添色彩 盘点纽约帝国大厦灯光秀特别造型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24小时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