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小林宽澄:八路军里的日本人

中国日报蔡虹 单懿 2015-08-13 16:46:20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小林宽澄:八路军里的日本人

收到参加9月3日在北京举行的抗战胜利70周年庆典活动的邀请让老八路小林宽澄激动不已。 (蔡虹 摄)

中国日报东京8月13日电(记者 蔡虹 单懿)“嘿,你们,中国有人来看我了。”小林宽澄在卧室床头的佛龛前双手合十,对着供着的一位年长和一位稍年轻的女人的照片说着。

那两位女人分别是他的妻子和女儿。

待我们在他床边的小桌旁坐下,他拿出一个白色的信封,将它贴在胸前,布满了老年斑的脸上露出了孩子般的甜甜的笑。

那是中国大使馆的来信,邀请他参加9月3日在北京举行的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活动。而9月2日是他97岁生日。

“我很高兴要去中国。如果可能我还想带我儿子去我曾经呆过的内蒙古。”小林宽澄说着带有浓浓山东味的中国话。

70多年前他是作为敌人前往中国,而最后却成了八路军中的一员。

小林宽澄1919年9月2日出生于日本群马县天台寺一个住持家中。日本的和尚、住持可以娶妻生子,而且可以父承子业。因为佛教人员可以免税,所以和尚、住持都很富有。1939年,小林宽澄通过了僧侣律师考试,就是说他不但可以继承住持的职位,还可以开设僧侣律师事务所。可以说一个似锦的前程在等着他。

但是,1940年他被征兵入伍,走上了战场。经过一段军训,他被派到中国青岛附近的一个十几个人的分遣队,负责守炮楼。小林是上等兵,轻机枪手。

1941年6月19日他所在的小分队到山区扫荡,结果遭遇八路军的伏击,小分队撤退。“我当时心里想的是不能做俘虏,必须自杀,”小林回忆道。

当时他和他的手下白土利一在一个河滩上。白土利一让小林用枪打死自己。小林不敢用机枪打白土的头,向他的腹部开了三枪,白土倒在河滩上。之后小林把机枪竖立在河滩上,将枪朝向自己的脑门,扳动枪栓,子弹从头上划过。

“我倒在地上,以为自己死了。过了一会儿摸摸脑袋,都是血,”老人指着已经快秃了头示意子弹打中了头皮。“大概是河滩松软,我扳动枪栓的时候枪身轻轻地晃动了,子弹没有打中我的脑袋,只是擦破了头皮。”

没有死成的小林被八路军抓获,但是他还一直挣扎着想沉河自尽,都被八路军救起。气急败坏的小林大骂八路混蛋。见无法自尽,小林转换计策。他改变态度,假装老实,希望能找到机会逃跑回到日军部队向他们汇报情况。

八路军用门板作担架把受伤的小林和白土抬到了一个村子的庙里。八路军给他们拿来食物。可以饥肠辘辘的小林却拒绝吃饭。

“我当时的想法是中国人的饭怎么能吃。八路军一直跟我说‘我们不杀俘虏,有待俘虏,’让我先吃饭。”

实在没有抵制住食物诱惑的小林开始吃了起来。“我吃了一口,发现很好吃,越吃越想,最后都吃完了。”

但是,小林还是一直想着找机会逃跑。

被俘后,小林无所事事。八路军给他送来日本共产党出版的介绍共产主义的书籍。但是他一直没有翻动。十几天过去了,闲极无聊,他终于拿起了那些书,越看越觉得有道理。

“虽然觉得共产党的理想有道理,但是那时候我的思想还是没有转变。我是生活在资本主义国家,对共产主义是反对的,”小林说。

几个月后,他的脑子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站在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对立面。

小林头部的伤势渐渐好转,就随着八路军到主转移、行军,一路上看到好多村庄被日军烧毁村民被日军杀害,他心里惭愧不安。

1941年6月30日,八路军在一个挺大的村庄召开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20周年的大会,小林宽澄被邀请参加,他感到八路军对他的信任和重视。翻译把首长的讲话内容讲给他听,他了解到共产党是为人民服务的有理想的政党,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一定会取得胜利。

虽然是一名日军俘虏,小林说八路军的干部和战士都对他很友好。会日语的战士一有空儿就给他讲战争的性质。

小林宽澄跟着八路军活动,在他们中间生活了几个月,后来被送到胶东军区,军区里有敌工科,还有两名比他先来的日军俘虏。科长经常给他们上课,给他们看一些进步的日文书刊,还告诉他们在太行山八路军总部有日本人成立的反战组织“觉醒联盟”。

在科长的帮助下,小林宽澄、小林清、布谷等人成立了“反战同盟胶东支部”,成为了八路军成员。从此,他们走上了反对战争呼唤和平的道路。

此后,小林宽澄又被派到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五支队敌工科工作,科长张昆个子高高,日语挺好,对小林帮助很大,也很信任。小林与其他反战同盟成员书写、散发反战传单,在日军必经的村庄墙上写上标语。他们还写慰问信做慰问袋,并设法送到日军据点;在日军据点的电话线上接上耳机给日军士兵打电话,劝他们放下武器,投降八路军,有时在八路军战士的掩护下在靠近日军据点的地方直接喊话。

1942年8月115师与山东纵队合编为山东军区,司令员罗荣桓,政委黎玉,政治部主任周赤萍。这期间,小林被调到鲁中军区政治部敌工科工作。由于小林工作积极、忠诚、勇敢,他被任命为山东军区反战同盟鲁中支部副支部长。

1943年7月18日在八路军山东军区鲁中根据地召开“山东日本人反战同盟代表大会”,成立了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华北联合会山东分会(1944年改称日本人民解放军联盟华北地方协议会山东地区协议会),小林宽澄当选分会委员。

1944年因为工作需要,小林又被调到日本人民解放军联盟滨海支部任支部长职务。他的工作热情更加高涨,积极带领联盟成员开展反战宣传。

1945年日本投降后,小林又参加了中国的解放战争。1947年为了躲避国民党军队对山东的重点进攻,他随山东军区政治部的一部分同志来到旅大。他是政治部的干部,又是日本人,不适合在前线战斗。在东北的这段时间他找到了人生的另一半。他在沈阳生病住院,认识了一位日本护士。他们于1952年结婚成家。

“在东北工作了一段时间后,组织上把我调到山东济南市政府外办工作。”

1953年,小林从山东济南调到内蒙古丰镇人民医院任副院长。他对医院的工作并不熟悉。这次的调动实际上是组织为他准备回国而做的精心安排。

1954年小林宽澄的儿子出生,为纪念中国颁布宪法,他给儿子取名宪明。后来女儿在丰镇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丰子。

1955年12月18日小林带着组织给的10万港币津贴和一家人从天津塘沽乘坐轮船返回日本。日本警察知道他在中国参加过革命,一直监视他。

回到日本后,小林进入日本新和海运株式会社(原满铁汽船株式会社)工作。那个时候会说中文的人很少。小林在远洋商船上当翻译。当时中日两国没有建立外交关系,日本商船进入中国海港,领航和进港慢,往往在港口外停泊很长时间,有时长达两周。小林宽澄托人找到八路军时期的老上级反映情况,问题很快得到解决,他所在的日本新和海运的货船很快靠岸。他因此在日本商船界颇有影响。

回国后小林加入了日本共产党。中国共产党与日本共产党分裂后,他被日共开除。上世纪七十年代原日本八路军和新四军战士成立了一个低调的组织“椰子的果实之会”。在日语中,椰子的发音与数字8和4相近,代表八路军和新四军,现在还有十几个成员,八路军只剩两人。小林现在是该会的会长。

小林宽澄一直工作到75岁退休。退休后,他一直从事日中友好的工作。“我周围的邻居都知道我做这个工作,”他很骄傲地说。

小林宽澄:八路军里的日本人

小林宽澄向我们展示他获得的各类奖章。(蔡虹 摄)

2005年作为日本老战士访华团团长,受到中国政府邀请,参加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活动。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向各国的抗战老战士、国际友人及其遗属颁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日本老战士小林宽澄也获得了一枚。

他还保留着在中国获得的各类奖章。对即将启程赴北京参加9月3日的庆典活动,小林宽澄激动不已。他希望能见到曾经在山东共事的朋友,还想带儿子去内蒙古工作过的地方看看。

(编辑:刘梦阳)

 
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爆炸 现场附近一片狼藉 中国日报一周图片精选:6月27日-7月3日
吸血鬼 心有所想
为生活添色彩 盘点纽约帝国大厦灯光秀特别造型 双胞胎宝宝激萌走红屡遭搭讪 辣妈写答题板机智回应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