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日本学者:安倍修宪已政治死亡

中国日报蔡虹 单懿 2015-07-29 15:30:23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中国日报东京7月29日电(记者 蔡虹 单懿)7月27日,日本参议院全体大会开始审议旨在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安全保障相关法案。质疑环节中,围绕添加了允许使用集体自卫权的新法案是否违宪,以及扩大自卫队活动范围的必要性等问题反对党常常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他的内阁成员“拷问”得词穷。

日本政府和执政的自民党称它们想表达的事情没有表达出来,尤其是政府方面由于外交方面的考虑对安保环境的变化未能做出充足的说明,为此采取让自民党议员提问的方式。在众议院审理该法案时,执政党与反对党的提问时间比列是1比9。

日本经济新闻和东京电视台在7月24日至26日做的舆论调查显示,就容忍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安保法案,表示“反对”在本届国会通过的日本民众达到了57%,“赞成”的只有26%。

就法案和宪法的关系,民主党的北泽俊美(前防卫大臣)27日指出,“选择变更宪法的解释这个‘近路’,将会对宪法的法律稳定性造成很大的破坏”。暗中批评了首相辅佐官礒崎阳辅在26日演讲时说的,“不得不考虑的是,这是否是为了保护我国的必要措施,而不是法律稳定性”。

7月16日众议院在民主党、维新、共产等5个反对党的议员退席的情况下强行表决通过法案。

尽管日本民众及有识之士对安保法案持反对意见,但是它依然极有可能在本届国会获得通过。为达到此目的,在自民党力推下日本众议院通过将本届国会延长创纪录的95天至9月27日。

连日来反对党在安保法案问题上不断发问,宪法学者提出行使集体自卫权“违宪”。立命馆大学政策科学部副教授上久保诚人认为安倍政府对此的答辩颠三倒四、简单粗暴,激起了日本全国范围反对安保法案的运动。

在参议院的审议过程中,反对党将会在安保法案题上对政府穷追不舍,以阻止法案成立。

上久保诚人说,安保法案闹到在众议院以强行表决的方式通过的地步,是安倍政权对形势的多处误判和国会幼稚和拙劣的运营的结果。

他称就让安保法案通过吧,但是其代价是安倍最想实施的政策 -- 也就是修改宪法 –几乎是不可能了。

上久保诚人在《钻石》周刊网站上撰文,从三个方面分析安倍政权的失算。

首先,安倍政权破坏了与反对党内保守派议员的合作关系。在反对党中,民主党和维新党内持保守信念的议员不乏其人。他们不认为安保相关法案全部违宪,法案中有“符合宪法”的内容。他们的真实想法是,通过逐步解决各个问题,实施适应国际形势变化的安全保障政策。

今年4月民主党针对安保法案的国会审议准备了《民主党关于安全保障法案的相关想法》,提出了“以贯彻宪法的和平主义和专守防卫为基本,近期面对现实,远期着眼威慑力,积极开展人道支援”的安全保障政策的基本方针,“保护国民的生命与和平生活所必须的是个别自卫权,无需集体自卫权”。他们提出的主张有别于安倍政权。

另一方面,民主党也认为“近年来日本所面临的安全保障环境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与安倍政权对国际形势的认识相同,“处理离岛等我国的领土被武装渔民占领的‘灰色事态’是最优先课题”,“周边出现情况时对美军的后方支援是极其重要的。”上久保诚人认为,民主党在安保法案上并不是在所有问题上与安倍政权对立,而是为了在国会审议中与执政党进行辩论而做的准备。

安倍政权可以将违宪的部分推迟审议,先审议通过符合宪法的部分。更进一步说,安倍政权如果更讲究策略的话,说不定可以策划让在宪法和安全保障问题上党内存在不同意见的反对党出现内讧和分裂。

其次,安倍政权轻视了有执政经验的反对党。

在没有与反对党内的保守派进行协商的情况下,安倍政权推进国会对安保法案的审议。个中缘由在安倍4月末访美时的美国议会演讲中已经表露了。

安倍在演讲中称将在“今年夏天通过安保法案”。在正式展开国会辩论前就向美方承诺法案成立,这让向来以“讲原则”、“机器战警”著称的顽固的民主党代表冈田克也的态度强硬起来,也激怒了其他民主党的保守议员。他们放出狠话:“虽然并不完全反对安保法案,但是就不让安倍如愿”。对安倍政权的安保法案摆出了全面反对的架势。

反对党提出尖锐问题,例如,“危及国家存在事态的定义”、“危及国家存在事态认定的时机”、“危及国家存在事态时行使武力是否可能涉及第三国”和“对后方支援自卫队风险增加的担忧”等,政府难以回答。安倍和他的阁僚在答辩中经常答非所问。在众议院委员会的审议中,出现了100多次中断的情况。

民主党曾经执政,对于哪些问题可以难倒政府有所了解。

“如果民主党保持这样直指政府的(痛处)话,估计法案真的会彻底搁浅。这是政府无法承受的压力,”上久保诚人说。

他认为安倍的错误在于小看了有过执政经验的民主党,还把它当成过去的“万年反对党”。

再次,安倍完全不了解日本政治的历史及文化。

纵观战后日本政治,国会中占稳定多数的政权多以短命结束,其中有田中角荣政权和竹下登政权;而在执政党与反对党不分伯仲状态或是联合执政的不稳定情况下却建立了长期政权,例如中曾根康弘政权和小泉纯一郎政权。

在安保法案进入国会审议环节时,在众议院占有压倒性多数的联合执政政党遭到反对党的猛烈抨击。在国会只占少数的民主党,根本不可能在近期获得政权,即使半途放弃自己的主张与执政党合作,结局也是被吞并,因此它采取了拒绝合作,彻底反对政府的立场。

上久保诚人说:“(自民党)这种轻视日本政治历史、文化,仰仗在国会占有压倒性多数的傲慢态度,是安倍政权的失败之处。”

即使在国会占压倒性的多数,安倍政权在制定安全保障政策时也需要珍惜同想法相近的反对党内的保守派的联系,秉持深入协商的谦虚的态度谨慎行事。

上久保诚人认为,作为安保法案通过的代价,修改宪法将面临政治上的死亡。他无法理解安倍在国会审议前与美国约定故意惹怒反对党的稚拙手法。

他分析,或许安倍是蓄意的,拒绝与反对党协商。安倍常常高呼“脱离战后体制”。也许对安倍来说,“安全保障政策需要与反对党充分协商,达成共识后推进”这一日本政治文化 --无疑就是“战后体制”的体现 -- 是首当其冲要否定的。

上久保诚人相信安保法案将会在本届国会获得通过。虽然反对党还在穷追猛打,国会外日本国民的抗议之声高昂,参议院也可以进行强行表决。即使参议院审议僵持而无法表决,还可以依据“60日规则”将法案打回众议院在那里再次通过。

上久保诚人警告说,安倍为贯彻自己的信念 —“脱离战后体制”— 而付出的代价绝对不小。作为安保法案获得通过的代价,安倍梦寐以求的修改宪法几乎不再可能。

宪法学者纷纷提出安保法案“违宪”的见解,日本国民反对安倍法案的运动也方兴未艾。他们虽然会因为法案的成立有挫折感,运动的规模可能会缩小,但是国民将会保持对修宪的警觉。也许在今后10年,修改宪法都无法得到国民的支持。

上久保诚人认为,在修改宪法问题上,反对党内的保守议员和超党派人士提出了不仅要修改第九条,还要在宪法中加入“新的人权”和“行政改革”内容。日本国民对修宪在逐步理解。

但是,安倍政权单方面破坏了反对党内保守议员和国民的信任,破坏了曾经累积起来的关于修改宪法的讨论成果,这才是围绕安保法案的激烈较量所发生的本质的变化,“修改宪法在政治上已经死了”。

(编辑:刘梦阳)

 
中国日报一周图片精选:6月27日-7月3日 3D打印服装高跟鞋亮相软博会
省亲 饥荒
双胞胎宝宝激萌走红屡遭搭讪 辣妈写答题板机智回应 当好莱坞大片遇上食物:魔戒变甜甜圈 马卡龙激怒绿巨人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