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索马里恐袭成伤员梦魇 民众盼国际援助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索马里恐袭成伤员梦魇 民众盼国际援助
一名在恐怖袭击中受伤的索马里商人朝病房楼门口望去。由于病房数量有限,他被安置在病房外的走廊里,离病房楼大门仅几米之隔。爆炸发生时他刚完成祈祷,正在回家的路上。(中国日报记者 侯黎强 摄)

中国日报索马里摩加迪沙7月28日电(记者 侯黎强)距离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发生的恐怖袭击已经过去了两天,伤者正在恶劣的环境里接受治疗,并承受着巨大的恐惧压力。

与基地组织有联系的恐怖组织“青年党”宣称对此次袭击负责。伤员表明了对“青年党”的愤怒,但也害怕这一组织因他们的言论而实施报复。他们说“‘青年党’无处不在”。       

一名袭击者驾驶一辆载着炸弹的车冲进了半岛酒店的大门,爆炸造成了至少15人死亡,数十人受伤。中国驻索马里大使馆位于该酒店内,死者中有一名负责使馆安保的中国人员。

约有50名伤员正在摩加迪沙最大的公立医院玛蒂娜医院接受治疗,而医疗环境十分恶劣。因为病房太过拥挤,有些伤员就被安排在病房外走廊的临时病床上。苍蝇就在周围飞来飞去。医务人员只能用普通的胶布而不是医用胶布来固定伤员伤口处的纱布。       

厨师艾哈迈德·阿里躺在走廊里接受治疗,他在这次袭击中大腿受伤。爆炸时,阿里正和20名同伴坐车经过酒店。  

“我们在车里,然后立即就看到了爆炸。爆炸声很大。我感觉天都塌下来了。”阿里说。他还说之后听到了枪声,这可能是有些人为了自我保护而四下开枪的枪声。“那时我觉得自己就要死了。从这儿到这儿都特别疼。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有人从路边扔来的石块把我砸伤的。”他一边指着伤口一边说。       

阿里说与周围人相比他的伤是最轻的。于是他跑去求助要水喝,因为他突然感到十分口渴。“我当时遇到一位女士。她说我不会给你水的,如果我给你水喝你就会死。” 在呼叫急救后阿里被送到了医院。他说他十分痛恨“青年党”,因为他们“滥杀无辜”。“他们为所欲为。他们认为自己是人类,而大部分时间里觉得其他人不是人。他们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上的一切。”他说。       

商人阿布迪诺·阿里也躺在走廊里。袭击发生时他正从祷告归来,而他的脸,嘴唇和右手都受伤了。这位40岁的男人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一个普通人也成为了恐怖袭击的受害者。“我感觉很糟,因为当时我并不在酒店里,而是在酒店外面。我刚从祷告回来,事情就这样发生了。这让我很难过。” 他说他仍在思考为何恐怖分子要袭击普通无辜的平民。     

三个孩子的母亲伊丝塔希尔·达希尔说,爆炸发生时她正在寻找她的一个孩子。她因墙体坍塌而严重受伤,虽然目前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救治,但实际上重症监护室与医院里其他病房差不多,很明显里面没有任何医疗器械。“当我闭上眼我还是能看到那副场景,我看到自己大喊着向人们呼救。之后他们就把我送到这儿。”这位女士说。

伤员们期待能建立起一个能与“青年党”对话的平台,也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帮助解决索马里国内恐怖主义的问题。“从个人角度来说,我觉得他们应该过来坐下和我们谈谈。他们需要说出他们到底想要什么,所以他们应该过来开启对话。恐怖袭击是不好的。他们不能那么做。”厨师阿里说道。

阿里认为,索马里政府因没有足够的财政资金供养士兵和其他防务人员,高失业率也是恐怖主义兴起的动力。“我有7个兄弟姐妹,只有我有工作,他们6人全部失业,”他的话指出了索马里的居高不下的失业率。

他还说,因为财政短缺,索马里的许多士兵曾在一段时间里在没有工资的情况下执勤。“如果政府有足够的钱,如果士兵们得到他们想要的,一切就都会轻松很多,”他这样说。阿里说,鉴于索马里政府无力解决难题,他希望国际社会“尽其所能”来帮助索马里。

(编辑:小唐)

 
中国日报一周图片精选:6月27日-7月3日 3D打印服装高跟鞋亮相软博会
省亲 饥荒
双胞胎宝宝激萌走红屡遭搭讪 辣妈写答题板机智回应 当好莱坞大片遇上食物:魔戒变甜甜圈 马卡龙激怒绿巨人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