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九旬老将军许映泉回忆苏中抗战 感怀粟裕大将知遇之情

中国日报网刘梦阳 2015-07-06 08:35:37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九旬老将军许映泉回忆苏中抗战 感怀粟裕大将知遇之情

6月13日,许映泉将军专程回到自己家乡江苏省如皋市,来到当年苏中抗日根据地高明庄战斗原址,与当地中小学生回忆分享当年战斗的实况。(摄影:刘梦阳)

中国日报网如皋7月6日电(记者 刘梦阳) “时隔多年,我又回到这片战斗过的土地,闭上眼睛,仿佛还能听见74年前的炮火声。”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援越抗美四次战争,十七次战役,百余次战斗的许映泉将军今年93岁,依旧高大挺拔,声如洪钟。

6月13日,许映泉将军专程回到自己家乡江苏省如皋市,来到当年苏中抗日根据地高明庄战斗原址,与当地中小学生回忆分享当年战斗的实况。会后,许映泉将军接受中国日报网记者专访,老人谈兴正浓,不仅细数了自己亲身经历的几次重要战斗,还披露了鲜为人知的往事,感怀开国将领粟裕大将对其的知遇之情。

忆黄桥决战:仅当了21天排长便“晋升”连长

1939年,受红十四军军人父亲影响,年仅16岁的许映泉参加革命,并成为当地抗日游击队队长。1940年正式入伍,9月即成为主力部队一员。

1940年10月,新四军与国民党89军打响黄桥战役。当时许映泉是新四军江北指挥部一纵队(叶飞任司令员兼政委)四团三营九连一排排长,至决战开始时,许映泉这个排长才当了21天。

上战场前,九连连长黄华龙做战前动员工作时称:“黄桥决战,有敌无我,有我无敌,我要在这次决战中献出自己的生命去争取胜利!我的代理人一排排长许映泉。”

许映泉随即跟着说:“黄桥决战,有敌无我,有我无敌,我要在这次决战中献出自己的生命去争取胜利!我的代理人一班班长王怀一(音)。”

第二天下午,连长黄华龙牺牲了。情势紧迫,也来不及向上级请示,许映泉唯有自己宣布:“全连听我指挥,我为连长。一排跟我上,二排、三排跟进!”

仗打得很漂亮,下了战场后,大家交口称赞:“小连长行!有点名堂!”

这是许映泉正式入伍以来打的第一仗,当时,他还不满17岁。

九旬老将军许映泉回忆苏中抗战 感怀粟裕大将知遇之情

认真听许映泉将军报告的当地中小学生及村民。会后,年届九旬的老村民们纷纷向记者表示,许将军记忆力超群,所述完全符合他们印象中的当年战争情形。(摄影:刘梦阳)

忆粟裕知遇:粟将军亲自谈话 称赞“将来很有造诣”

黄桥决战之后,由于许映泉还没入党,尚无法正式任命为连长,遂被派往抗日军政大学(简称抗校)进修学习。

1941年3月,许映泉在抗校的学习开始了。有一天,时任新四军第一师师长、抗校校长的开国将领粟裕大将要找许映泉谈话。

“我又惊奇,又紧张,还有点害怕。粟裕师长怎么突然找我谈话呢?去的时候腿都在发抖。”时隔70多年,许老回忆起往事,仿佛又变成了当年那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站得笔工笔正,重演那令他终身难忘的一幕:

“报告校长,许映泉来到。”说着,许老还不忘敬个军礼。

“你坐下,”粟裕说。

年轻的许映泉不明就里,哪里敢坐。

“许映泉同志,你急行军走了一天,叫你坐下来,你感到舒服不舒服?”

“舒服,”许映泉紧张地回答。

“你坐了一天,叫你站起来散散步,你感到舒服不舒服?”

“舒服,”许映泉轻松地回答,随即明白了粟裕的意思,坐下了。许老说,这就是粟裕将军“苦与甜的辩证法”。随后,粟裕将自己在红军时期艰苦作战的故事,与现今办校学习、未来全获解放相比,阐释了在苦难中求取奋进、获得幸福的“苦乐观”。

“许映泉同志,你怕苦不怕苦?”

“我不怕苦,新四军的生活比家里好得多。”

“我知道你是劳苦大众出身,你父亲送你参军,你在战场上表现很好,将来是很有造诣的!”

许映泉听了师长的鼓励,激动得眼泪直流。

又过了两天,粟裕给抗校学生讲课:“同志们,今天给大家讲课之前,问你们一个问题。战场上上刺刀,几个动作?”

大家私下讨论,刚学过的,上刺刀不就是拔、挡、刺三个基本动作吗?但没有人敢起身回答。

这时,粟裕点名:“许映泉,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许映泉站起来胸有成竹地说:“战场上上刺刀,越快越好。”

粟裕请许映泉坐下,说:“战场上上刺刀,敌人的刺刀就快刺进你的胸膛,你说,请等一等,我第二个动作还没做好……”

这一说,大家都明白了,许映泉的回答完全正确。

九旬老将军许映泉回忆苏中抗战 感怀粟裕大将知遇之情

会后,许映泉将军接受中国日报网记者专访,老人谈兴正浓,不仅细数了自己亲身经历的几次重要战斗,还披露了鲜为人知的往事,感怀开国将领粟裕大将对其的知遇之情。

忆高明庄战斗:虽受表扬仍觉惭愧

1941年,新四军在苏中地区进行了针对日伪军的反“扫荡”斗争。“扫荡”是日伪军对我抗日根据地采取的主要作战形式,集中兵力反复拉网搜索歼灭我有生力量,或者突袭、偷袭我党政军领导机关。

提起苏中地区的反“扫荡”斗争,“高明庄战斗”是绕不开的重要事件。敌伪夏季大“扫荡”失败后,敌伪经过休整,于1941年11月上旬,对我苏中三分区发动了报复性“扫荡”,兵分三路而来,着重“扫荡”如西县,合围点在卢港、高明庄一带,企图聚歼我旅部机关和主力部队。

回顾起74年前的这场战斗,许老言语间难掩激动:“现在我耳边,似乎还回响着74年前的炮火声。”

当时,许映泉任新四军一师一旅一团三营七连指导员。一师师长为粟裕,一旅旅长是叶飞。根据战略部署,一团一、二营转移到如皋以南隐蔽,三营则负责留守高明庄一带,与敌伪周旋,转移目标。敌伪连连扑空,疲惫不堪,正要结束“扫荡”各自返回据点时,叶飞随一团指挥所,很快捕捉了撤往黄桥的一路敌伪,其中有日军100人,由加藤大队长率领,另有伪军500人。敌伪由于疲劳、轻敌,行动拖沓,叶飞决定要一团吃掉这一路敌伪。

1941年11月14日下午二时许,叶飞下令命三营出击。许映泉所在的七连是主攻连,直接向敌伪发起正面进攻。很快,敌伪被四面包围,一、二营也加入战斗,快速出击,最后歼灭了敌伪300余人。

包围圈仍在不断缩小,此时已是深夜,战士们的体力精力也接近极限,疲劳至极。部队开始调整战略部署,准备凌晨发动总攻,拂晓前全歼敌伪。

就在我军调整部署时,敌军则忙着掩埋尸体,并唱着悲凉凄婉的哀歌,此后,是死一般的寂静。

我们的战士们实在太累了,此时距离反动总攻时间还有三四个小时,大多数人就地睡着了。到了凌晨三点左右,突然,敌阵中爆发出一阵鬼哭狼嚎般的怪叫声,“哇呀”,“哇呀”,惊心动魄。被围的敌伪在密集火力的掩护下,呼号着集中扑向我二、三营阵地集合部。

当我军被怪叫声和枪声惊醒时,残敌已冲开缺口,向黄桥方向突围而去。此时,组织追击已经来不及了,我方部队只截住了几十个伤兵和跑不快的伪军。战后查明,突围出去的敌伪共200余人,其中日军六七十人。

据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如皋人民武装斗争简史》记载:“高明庄战斗新四军在如西反‘扫荡’斗争中取得的一次重大胜利。此战是新四军东进后,在如皋地区进行的第一次规模较大、并取得重要战果的战斗。此战共毙伤日军80多人,俘日军2人,歼伪军300余人。”

“尽管没能全歼敌伪,然而上级并没有责怪我们,战后苏中军区还来电表扬了参战部队。但我们三营感到惭愧,再累,我们也不该麻痹大意,在战场上睡觉……当时不懂打了胜战也要找不足的道理,盲目享受胜利的光荣,真惭愧呀!”

谈及此,年过九旬的许老站在讲堂上,腰杆笔直,眉头紧缩,形容间满是内疚,仿佛又变回了那个19岁的毛头小伙子,请求原谅过错似的。

(编辑:信莲)

 
中国日报一周图片精选:6月27日-7月3日 3D打印服装高跟鞋亮相软博会
变数 武装到牙齿
当好莱坞大片遇上食物:魔戒变甜甜圈 马卡龙激怒绿巨人 高考撕书狂欢过后 看各学科知识的正确打开方式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