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切尔诺贝利禁区中的 “非法居民”

中国日报刘小涵 2015-03-20 23:04:06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切尔诺贝利禁区中的 “非法居民”

因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而荒废的小镇Prepyat。(图片来源:中国日报记者 刘小涵)

中国日报伦敦3月20日电(记者 刘小涵) 1986年4月26日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第4机组发生爆炸。该事故被认为是历史上最严重的核电事故,主因为功率的剧增导致反应堆被破坏,并使大量的放射性物质被释放到环境中。最初发生的蒸气爆炸导致两人死亡,几周内陆续有30多名工作人员和救火人员死亡,接踵而至的绝大部分受害者的病因及死因都归咎于事故中释放的高能放射线。

爆炸事故迫使切尔诺贝利以及周边地区的200,000位居民离开自己的家。核电厂周围半径30千米的地区被定义为“禁区”,因辐射太高而被鉴定为不适合居住。

虽说如此,有些多年居住在切尔诺贝利的工人由于怀念自己的家,他们在事故发生不久后陆续搬回了切尔诺贝利,成为了禁区里的“非法居民”。

当地政府由于理解这些老人对自己家乡的感情,从1992年开始将他们登记为合法居民,并为他们提供一些帮助和设施,如电视、水电、去到周边城市的交通工具和电话通信系统。

切尔诺贝利禁区的居民管理人员Olha Sventsitska解释说,目前居住在禁区内有165位居民,他们都是老人,年轻的时候一直住在切尔诺贝利,对这片土地有特殊的感情。

“他们尝试过别处的生活但都觉得不习惯,所以他们选择了回到切尔诺贝利。我很理解他们的感情,所以我不会劝他们离开,” Sventsitska说。

Sventsitska已经在禁区工作了七年,为居民提供服务。她说,自己工作中最难受的任务就是在居民们死去后埋葬他们。 

在切尔诺贝利出生的Valeriy Slootsky是禁区内的其中一位居民,事故发生前他曾是核电站的一位工人。回忆起1986年的爆炸事故时,他顿时伤心起来。“在事故发生前,我对生活充满了希望,我坚信未来一定非常美好,所以人都有工作,但是事故改变了我的想法。”

事故发生后,Slootsky开着大巴车将多位消防人员送进切尔诺贝利,帮助现场的救灾工作。随后他又开着大巴车将切尔诺贝利以及周边地区的居民送出危险区域。

做完这些工作后,Slootsky离开了切尔诺贝利,在不远的一个城市居住了一年,但很快又回到了切尔诺贝利。通过体检后,他被切尔诺贝利地方政府雇佣,成为了禁区里的一位司机,从此住在这片他所熟悉的土地上。

“我现在已经退休了,日子过得很不错。我和太太很喜欢这里的生活,我们平时可以去拜访朋友,也可以出门买一些生活用品。我们的儿子和女儿都住在不远的小镇上,我们的儿子也是禁区里的一位司机”。 

事故发生时很多居民并没有意识到核辐射的严重性,他们以为离开家后很快又会回来,但他们绝大多数都再也没有回到家过。

曾是切尔诺贝利核电厂工作人员的Lenar Sagidulin回忆说,故发生后的几个月里有一次当地政府组织居民回到自己的家里带走一些贵重物品。“和其他居民一样,我又一次回到了自己的家。他们给了我们每人十个塑料袋和两小时的时间让我们带走一些东西。但是我问自己,在两小时的时间内我能带走什么呢?虽然时间真的很少但我也想办法挑选了一些东西带走。” 

近年来,切尔诺贝利和周边地区的辐射已经渐渐减少,但并没有完全消除。为了保护核电站遮蔽执行计划项目施工人员的安全,他们每个月只工作15天,这样可以确保他们受到的辐射不会对身体造成太大的伤害。

与此同时来到切尔诺贝利参观的游客也渐渐增多。禁区信息部门一位负责接待客人的工作人员Tatarchuk Yuriy说,游客从2000年开始渐渐地来到切尔诺贝利,目前每年平均人数高达10,000人。Yuriy已经在禁区里工作了18年,他刚开始工作时接待的更多是来自于世界各国的科学家。

“目前大家对切尔诺贝利还是有很多的误解和偏见,有太多人对切尔诺贝利的现状不了解。其实我刚来到这个岗位上也对切尔诺贝利很不了解,以为辐射会很危险,但后来我了解到其实只要我按照专家的建议保护自己,核辐射并不是一个问题。我很喜欢自己的工作,我很开心能帮助大家认识切尔诺贝利的今昔,” Yuriy说。

探访禁区的注意事项

切尔诺贝利禁区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景点,虽说辐射是有的,但短暂的参观不足以给客人的身体造成伤害。有关部门数据显示,核电站周边范围的辐射大约每年50 微西韦特。 相比之下,一次肠胃X光扫描会带来600微西韦特的辐射,而乘坐一次从东京到纽约的飞机会带来400微西韦特的辐射。

但为了确保安全,在参观禁区里遵守相应的注意事项是一定需要的。因为核电厂周边的空气里有一定的辐射,在室外参观时不许吃喝,确保辐射不会从食物和水中进入参观者的体内。核电厂周边的草丛和泥土也是辐射度比水泥地更高,所以参观者不许离开水泥路。

每一位参观者进入禁区里的建筑,或者离开禁区时,都必须站在一个大仪器上测试身上的辐射度。如果仪器判断出参观者身上、手上、或鞋底有超过标准的辐射,便将拒绝参观者进入屋内或离开禁区,以防给干净的空气带来污染。

目前在切尔诺贝利工地上每天的施工人员大约有1,200人,他们大多数人都在参与修建一个重达3.1万吨的拱顶,当拱顶在2017完工时将回被移到出事故的核电站第4机组上方,将整座电厂密封起来,封闭辐射扩散。负责该项目的Novarka公司总经理Nicolas Caille表示,保护施工人员的安全是很重要的,因为这些工人每天都会或多或少接触辐射。

Caille说,施工人员的工作时间分两种,一种是每周工作四天休息三天的工人,他们的家在切尔诺贝利外的小镇上,每晚下班后都会回家休息。第二种工人住在核电厂旁边的员工宿舍里,每个月工作15天,剩下的时间离开切尔诺贝利休息。这样的安排可以确保每个员工每个月的辐射不超过15天。

(编辑:严玉洁)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解放军喜马拉雅山踏雪巡边 秦兵马俑坑首次发现最完整弓弩
减少碳排放 “100%正品”
大片半裸遮胸热辣!C罗前女友伊莲娜登体育画报 奥斯卡红毯:“石头姐”优雅复古 洛佩兹深V惊艳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