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首页  >   中文国际  >  独家

赵长龙:维和路上边走边悟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中国日报网布卡武12月18日电 (通讯员 王冬宁) “一天擦车好几遍,我却待你如初恋”。每次擦车的时候赵长龙都习惯跟自己打趣,开着中国国产的东风“猛士”指挥车在刚果(金)执行维和任务让他时刻都感觉到信心满满、底气十足。这个汽车班长有个特点,每次出车前,除了要把自己精心“收拾”一下,还要把驾驶的车辆擦洗的一干二净,用他的话说这代表着“军威”和“国威”。

他是随中国第十七批赴刚果(金)维和医疗分队于今年4月份来到布卡武的,他在这里已经经历了热带雨林气候的一个旱季和半个雨季。

“旱季出门一车土,雨季出门一车泥”。这是赵长龙对布卡武的旱季和雨季车辆保养的总结。

由于连年的战乱,政府在南基伍省的道路、桥梁等基础设施建设上的投入远远跟不上道路损坏速度,特别是在布卡武市区的周围几乎找不到一条像样的公路,赵长龙他们每次出车前都要对车况进行认真的检查。

 “路边都是法语的标牌,一些提示根本就看不清楚,每次出车往驾驶位置上一坐,手握住方向盘,一刻都不敢放松警惕,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难以预测的状况,精神肯定会高度紧张。”谈到刚来任务区的前两个月,赵长龙会告诉大家当时每次出车都会十分谨慎。

“现在好多了,学了几句法语和斯瓦希里语,遇到堵车的时候旁边的司机如果跟我说‘Jambo(你好)’,我可以应付了‘Muzuri sana,asante(我很好,谢谢)’”。

布卡武市是由五个半岛组成的滨湖城市,五个半岛像人的五个手指伸到基伍湖里,市区内分布着高低不平的丘陵,独特的地理环境决定了市区复杂的道路交通状况。我中国驻刚果(金)维和医疗分队驻守在第二个半岛,方圆几公里坐落有包括联刚稳定团布卡武总部(HQ,Head quarter)、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办事处(UNHCR)、国际红十字委员会(ICRC)、世界卫生组织(WHO)驻刚果(金)南基伍省联络员办公室等十几家国际机构,因为不同肤色、不同国籍的人员在附近工作,这里也往往被称作为“UN城”或“UN区”。

“布卡武市区居住了几十万民众,每天上午十一点和下午四点是市区道路最拥挤的时候,一般出车应避免这两个时间段,除非有特殊情况。”赵长龙说。

因为实行的五天工作制,从周一到周五布卡武都会迎来上午和下午的下班“高峰期”,如果这个时间段车辆被堵在路上可能会在车流中花费很长时间,除了极个别的人外,大部分的当地民众对有UN标识的车辆,特别是悬挂了中国国旗的车辆还是十分友好的。

“虽然刚果(金)现在处在战乱状态,但是当地民众的公共意识还比较好,每次我往直升机停机坪紧急后送病人的时候,当地车辆听到急救车的警报声后会主动停下来避让,有时候警察也会协助疏散避让不及的车辆。只要民众的素质还在,刚果(金)就有希望。”

在布卡武市区第四个半岛坐落有联刚稳定团布卡武总部运输部门(MOVCON)管理直升机停机坪,只要气象条件允许,无论是从各一级医院紧急转运来的危重病人,还是我维和医疗分队紧急后送至三级医院的危重病人,都要经过这个停机坪接送病人。这个停机坪距离我维和医疗分队驻地约5公里,全部都是市区繁忙路段,车多人挤的现象十分常见,这5公里的距离被赵长龙和战友们称作“生死5公里”,急救车的速度为挽救伤员的生命能够争取到宝贵的时间。

“我走过了刚果(金)浮土最多的路,在执行遣返‘卢旺达民主解放力量’反政府武装的DDRRR计划的卫勤保障中,开车行驶在Muwenga到Walungu的那段山路上,我的头发和眉毛都被车队扬起的浮土染成了红色了。我还走过了刚果(金)最泥泞的道路,就在甲肝爆发的时候去卢马尼亚为当地联合国维和部队的筛查甲肝疫情,从Uvra经Baraka到lumania那段热带雨林的路让我终生难忘,我们的车好几次陷在泥泞中,都是用绞盘把车绞出来的……。”赵长龙自豪地说。

“不来非洲怕非洲,来了非洲爱非洲,离开非洲想非洲。在刚果(金)执行维和任务有几个月了,总体上感觉非洲人民都很珍视同中国的友谊,都非常的淳朴、善良,我希望通过我们的维和行动能够加速推进刚果(金)和平建设的进程,让这里人民早日过上幸福安定的生活”。维和在路上,且行且珍惜。

分享到6.79K
编辑: 柳洪杰标签: 王冬宁
 
边防战士零下30度苦练兵 身披冰铠甲 北京五环外“垃圾村”里的拾荒者
落井下石
詹妮弗·洛佩兹奢华写真 红唇妖艳电眼迷离 超大胆!56岁麦当娜炫彩大片与蛇共舞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