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下月访问日本 俄日关系酝酿重大突破

作者:易鑫磊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11-24 11:50:05
分享

普京下月访问日本 俄日关系酝酿重大突破
蓝海星智库
助理研究员
易鑫磊
2016年11月2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秘鲁首都利马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期间实现会晤。从会谈中和会谈后两人各自发表的一些言论可以看出,俄日关系改善处在窗口期,但仍面临不确定因素。

“现在是‘对表’的最好时机”

今年5月,安倍访俄。在与普京会晤期间,他对俄日关系重大问题上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灵活性。关于领土问题,安倍表示,不拘泥于解决北方四岛(俄方称南千岛群岛)归属问题之后再签订和平条约这一《东京宣言》所阐明的方式。关于经济技术合作,不拘泥于“政经不可分”的旧式思维,可以先行开展俄日经济技术合作。普京则表示,愿意与安倍就各种问题探讨妥协方案,在领土问题的解决上,俄罗斯愿意采取“更柔软”的应对方案。

这次会谈中,普京对两国恢复推进双边关系的机制和手段给予积极评价。今年,普京与安倍实现了3次会晤,使两人在担任两国领导人期间会晤总数达15次之多。此外,今年不仅两国外长、防长分别举行会晤,其他政府要员也频繁互访,如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主席马特维年科和政府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访日,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和日本国家安全保障会议秘书谷内正太郎访俄等。12月初,日本外相岸田文雄还将访俄,为12月中旬普京访日做最后协调。

会谈中,普京指出,要持续积极推进落实日方提出的发展两国经贸关系的倡议。这表明,普京非常重视此次访日所能达成的经济成果,这对于当前的俄日关系来说有重要意义。普京在会谈中特别强调,现在是两国在双边关系的所有方面“对表”的最好时机。这样的表述极具深意。

俄日两国一直都希望发展双边关系,但始终没有取得突破。叶利钦时期,俄急需日本经济技术援助与合作,但由于国内政治形势不稳,总统与议会关系紧张,俄国内没有解决领土问题的政治空间。日本坚持“政经不可分”的强硬路线,因此两国关系无法取得突破。新世纪头十年,俄政权稳定,有解决领土问题的政治空间。但借助高企的国际油价,俄经济发展迅猛。随着俄中涉及经贸、能源和军火等一批重大合同的达成,日本已不是俄最优先的经济合作对象。同时,日本仍然坚持的“政经不可分”原则不仅对俄失去意义,而且阻碍着两国关系的发展。

当前,俄日两国国内和地区及国际形势都为两国关系改善提供了重要的“窗口期”。日本方面,首先,安倍将改善俄日关系视为重要外交课题,个人下了很大的政治决心,“希望在任内解决领土问题”。今年10月,日本媒体援引政府人士消息称,安倍提出对俄政策“新思路”,考虑在不确认四岛主权归属的情况下,与俄缔结和平条约并开展经济合作。这与俄罗斯方面曾主张的按照1956年《苏日联合宣言》精神,即先签订和平条约,后移交两岛给日本的方案比较接近。而对于俄罗斯最感兴趣的经济技术合作,安倍也提出了包括能源开发、港口机场建设、航天、远东开发、城市建设和医疗等多达8项具体合作项目,总金额达1万亿日元(约合92亿美元)。这表明日本放弃了此前的“政经不可分”原则。其次,安倍2012年出任首相以来,日本经济陷入衰退。安倍在对华关系方面裹足不前,无法开辟新的经济前景;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是安倍眼下重要的内政课题,而俄日两国的经济互补性使双方的经济合作极具前景。最后,自民党目前控制国会三分之二议席,安倍在对俄政策上做出果断决定具备一定的国内政治空间。

俄罗斯方面,普京政权稳固,且有意愿改善俄日关系。首先,当前普京因收回克里米亚,在俄国内保持超高的民意支持率。国内政治局势较稳定,支持普京的统一俄罗斯党在今年9月的杜马选举中大获全胜,拿下了450个议席中的342个。其次,受西方制裁、国际油价低位徘徊和卢布贬值等因素影响,俄经济遭遇寒冬。尽管收回克里米亚是保持推高民意支持率的兴奋剂,但兴奋是短暂的。普京要保持民意赢得2018年总统大选仍要做好经济答卷。进入新世纪以来,俄国内经济高速发展,社会中产阶层比例进一步扩大。他们要求经济发展和持续稳定的政治诉求必然在大选中有所体现。收回克里米亚的政治胜利无法等同于政权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上的政治成绩。

此外,美国因素是俄日关系的重要变量。一方面,俄日领土问题的产生与美国有直接的关系,该问题是二战后美国在东北亚地区推行冷战政策的活化石。另一方面,历史上每到苏日、俄日关系改善的关键节点都有美国在后面使“绊子”。美国不愿看到俄日关系改善。但目前美国新旧政权即将交接,对外政策处于“空档期”。日本可以借此时机实现日俄关系突破。即便日美关系因此受损,在日本看来也未必是坏事。日本不满奥巴马政府的对日政策,可以借发展日俄关系来回应美国当前政府对日本的轻视,获得对美外交的主动权,以期让美国重视新一届政府对日本在亚太地区角色和地位,使日美关系及两国亚太政策有更好的咬合度。

安倍安排普京访日行程有“玄机”

这次会谈中,安倍希望与普京讨论关于签订和平条约和经济领域合作事宜。可见,日本方面仍然将直接关系到领土问题解决的签订和平条约问题置于比经济合作更优先位置。安倍表示,访日期间准备安排普京下榻到他家乡山口县的特色温泉旅馆,第二天启程去东京讨论经济问题。这种安排也表明日本在私人友好氛围下先谈领土与和平条约问题,之后再谈经济合作的“用心”安排。

但这种安排能否取得安倍期待的效果还未可知。首先,一个很规律的现象是,每当俄总统访日前,俄国内总会出现反对就领土问题做出妥协和让步的巨大声浪,主要声音来自军界、部分学者、联邦和地方杜马、萨哈林州政府以及争议岛屿岛民。此次也不例外。俄联邦委员会主席马特维年科在访日期间曾明确表示,俄在库里尔群岛(即千岛群岛)的主权不容置疑。当然,这可以被解读为是一种强硬态度的表达,但也应该注意到,其措辞用的是“库里尔群岛”,而非“俄日争议岛屿”。此前,俄日两国都有人认为俄日存在争议的四岛在历史和法律意义上不属于库里尔群岛。这也给人们在解读马特维年科的强硬发言时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其次,在签订和平条约的问题上,俄国内有不同的意见。此次会晤中,普京将冷战结束以来的20余年没有签订和平条约称为“不正常的时期”。这表明,俄罗斯希望与日本签订和平条约,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但俄国内有人认为,不与日本签订和平条约照样可以发展双边关系,并以二战结束后的俄德关系举例。俄德至今也没有签订类似的和平条约,但两国无论在政治关系还是经济合作方面都是欧洲大国双边关系中的典范。

再次,即便签订和平条约,俄罗斯对俄日关系发展也有着自己的“路线图”。普京表示,日本和俄罗斯都想签订和平条约,但签订之路必定不平坦。对于日本希望通过签订和平条约在领土问题上取得突破,普京认为,只有在彼此互信水平提高的基础上才能够签订条约,而提高互信的途径之一就是扩大合作,落实大规模经济技术合作项目。俄罗斯对俄日关系发展的逻辑确定为开展经济合作、增强政治互信、签订和平条约、解决领土问题。俄罗斯吸取当初包括日本在内的西方国家对俄经济技术援助口惠而实不至的教训,在当前俄日关系缓和的窗口期必定会坚持自己的逻辑。

只有两国大规模经济技术合作落实了,两国互信水平才能提高,互信提高了才有可能签订和平条约,签订了和平条约两国才能在地区事务上有更好的合作,意即牵制中国,俄罗斯奉劝日本不要只盯着岛,而俄罗斯也不会只盯着俄日双边关系。

普京表示,如果访日行程成型,解决上述经济技术合作问题将是主要议题。可见,俄日在“领土”还是“经济”哪个是12月首脑会晤的核心问题上仍存在分歧。

“琢磨不透”的妥协方案

俄日曾就多种方案进行过讨论或者试探。如果维持现状,显然对两国都不利。日本曾提出“四岛共管”论、“面积平分”论,俄均不予回应。日本以往政府希望通过围绕历史观与国际法的争论,迫使俄承认四岛主权属于日本。但有日本官员认为,“仅凭直线球无法取胜”。安倍也直言,“日本不可能改变俄罗斯作为二战战胜国的历史观”。12月俄日首脑会谈的主题是“构建面向未来的俄日关系”。日本舆论普遍认为,面向未来的关键是签订俄日和平条约。

从目前情况看,如果日方能够满足俄方在经济技术合作方面开出的“价码”,双方将可能以1956年《苏日联合宣言》为基础在签订和平条约问题上取得一致。而和平条约签订后,关于“移交”两岛是否就是主权让渡、两岛是否属于《日美安保条约》范围以及另外两岛地位问题等,俄日可能还会为此做最后的磋商与博弈。双方的预期和底线、要价和筹码可能会到最后一刻才能敲定。

俄日关系突破的不确定因素

一、国内民意。二战结束后,苏联以战胜国的身份要求获得北方四岛主权。此前,日本政府一直坚持四岛主权在日,且要求一并返还。如果安倍同意移交两岛,日本国内可能出现民意反弹。俄罗斯方面,尽管普京政权强力而稳固,但也面临舆论压力。普京如何拿捏对日达成妥协和对国内给出交代的度是一个困难且敏感的问题。

二、法律障碍。2009年6月和7月,日本众参两院通过《促进北方领土问题解决特别措施法》修正案。该修正案明确北方四岛为日本“固有领土”,规定“国家将为实现我国固有北方领土的早日返还而作出最大限度努力”。如果安倍在四岛主权归属问题上做出重大妥协,这可能与日本国内立法冲突。但有日本学者认为,自民党控制国会三分之二压倒性多数,通过或修改法案只是技术问题。

三、人员变动。前不久,俄方参与俄日经济合作磋商的原经济发展部部长乌柳卡耶夫因受贿被捕,取而代之的是俄政府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和经济发展部的瓦斯克列谢斯基。日本担心此前的经济合作谈判成果会受到影响,临阵换将有可能推翻此前已经达成意向的方案,进而影响俄日领土问题的谈判与和平协议的签订。

俄日双方期待的合作亮点

首先,俄日对两国在航天领域的合作充满期待。日本宇航员多次搭载俄罗斯的火箭往返于国际空间站。日本对利用俄远东在建的东方航天发射场兴趣浓厚,而俄罗斯方面也有意利用日本的资金和技术顺利推进目前面临资金和技术困难的发射场建设。

其次,日本一直希望参与北极开发与建设,包括北方航线、北冰洋油气资源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等。俄罗斯被日本视为北极合作的优先对象国之一。而俄罗斯的北极开发早已上升到国家发展战略的高度,也希望通过国际合作推进落实本国的北极战略。

再次,俄罗斯希望日本参与克里米亚的建设与开发。这在当前国际环境下可能是比较敏感的政治问题。但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曾于2015年3月不顾日本当局反对,以私人身份造访克里米亚。据日本媒体报道,鸠山在接受俄媒采访时说,“克里米亚地区民众希望归属于俄罗斯一事,日本人几乎不知道……在美国强大压力下,日本不得不对俄实施制裁”。俄罗斯希望借日本实现国际社会对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这一事实的承认和接受是明确的,但也是困难的。日本在这个问题上不可能有大尺度的动作。

最后,俄罗斯希望日本能够积极投资开发远东地区。远东开发也是俄既定国策,但由于经济形势和客观条件的制约一直无法切实推进。国际合作是比较明智和现实的办法,俄罗斯希望日本积极参与。近来,俄日两国有关政府部门和实业界正在讨论将西伯利亚铁路延伸到北海道的项目。如果项目建成,它将成为欧亚大陆又一重要的交通大动脉。

俄日关系改善扭动地区格局“四边形”

普京在此次会晤中“告诫”安倍和日本,不要“只是盯在岛屿和俄日双边关系上”。无疑,俄日关系的地区意义远远大于其双边意义。

中、美、俄、日四大国因安全、经济、地缘战略和全球格局等方面的不同利益与诉求呈现出错综复杂的关系,可谓牵“双边”而动全局。在中、美、俄、日关系“四边形”中,中俄、中美保持着持续稳定的关系,而日本仅与美国、俄罗斯仅与中国保持着较高的关系水平,中日、美俄和俄日都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如果俄日关系实现突破,两国在中、美、俄、日四大国双边关系中将处于更加有利和灵活的地位。

从俄罗斯方面来看,俄日两国经济结构和优势极为互补,俄罗斯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和独特的优势产业,日本则有相对雄厚的资金和先进的工业技术及管理经验。俄日在航天、海洋等领域有很大的合作空间和意愿。而一旦俄日经济技术合作开展起来,将极大削弱美欧对俄罗斯的政治孤立和经济制裁,在并非铁板一块的七国集团(G7)中撕开一道口子。此外,俄罗斯在与印度、韩国、东盟等在政治、经贸、安全和地区事务方面的合作稳步推进的同时,将俄日关系视为俄罗斯“外交的最优先方向之一”,以保证其“转向东方”是多元、平衡的。

从美国方面来看,特朗普竞选期间发表的有关对外政策的言论更多地表现出“内向性”,其“出乎意料”的胜选明确无疑地昭示着选民对他的认可和期待。特朗普的盟国政策和对TPP的态度,使日美或者日本单独构筑起把中国排除在外的“跨太平洋经济朋友圈”已不可能。此外,亚太地区国家经过几年的观察发现,美国重返亚太给地区带来的不是稳定与发展,而是更多的驻军和对抗。地区内大多数国家已经认清形势,开始调整本国政策,选择与更具经济活力、更有大国担当的中国开展务实合作。

从日本方面来看,日本仍然不放弃遏制中国发展与崛起的想法,近年来在东海、南海、台湾等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不断挑衅,导致中日关系及地区形势紧张。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日本的对华政策使自己陷入孤立。日本幻想通过缓和日俄关系、平衡中俄关系,牵制中国的日益崛起的经济向心力和地区影响力是徒劳的。中俄两国在高度的政治互信和经济合作关系中共同发展。中俄关系的丰富内涵、牢固程度和务实水平高于美日关系。以“一带一路”为例,俄罗斯希望“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积极支持“一带一路”并推动落实中俄蒙经济走廊等重大项目。这表现出了中国倡议的巨大向心力,这种向心力不来自于针对谁的“拉帮结派”,而是来源于真真切切的务实合作。

中国期待俄日关系改善为地区的稳定和发展带来更多的正能量,也希望俄日关系改善为中俄日三国带来更多的发展机遇和务实合作。日本实业界对参与“一带一路”表现出强烈的意愿,特朗普也称将考虑加入亚投行和参与“一带一路”。日本应该对日中关系发展及其对日本在亚太地区应有的角色和地位有理智的判断和明确的选择。

(作者:蓝海星智库助理研究员 易鑫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