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资讯 > 国际滚动

中韩日青铜珍品齐聚国博

2022-08-09 08:27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春秋时期蔡侯青铜鼎。

新华社记者 金良快摄

  日本古坟时代鼍龙镜。

新华社记者 金良快摄

中国春秋时期的青铜鼎、方壶、编钟,代表韩国青铜文化的剑、细纹镜、钟,日本出土的青铜铎、矛、剑、镜……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创建110周年之际,由中国国家博物馆、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联合举办的“东方吉金——中韩日古代青铜器展”亮相国博。

展览分为“中国古代青铜文化”“韩国古代青铜文化”“日本古代青铜文化”三个单元,汇聚中韩日三国国家博物馆珍藏的青铜器精品约50件(组),充分展现了三国各具特色的文化传统与科技、艺术成就,反映了三国之间源远流长、广泛密切的交流与互鉴。

中国青铜礼乐文明奠定了早期中华文明的基础,也对世界其他地区的青铜文化产生了深远影响,对世界古代文明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安徽寿县蔡侯墓是中国考古重大发现之一,作为春秋晚期非常重要的诸侯国君主墓葬,蔡昭侯墓中出土青铜器486件,器型丰富,品类繁多,其中不乏制作工艺精湛、艺术水平高超的美器,也有铸刻长篇铭文、史料价值极高的重器。

“中国古代青铜文化”单元展示了寿县蔡侯墓出土的几组代表性青铜器,包括鼎、簋、尊、鉴、缶、方壶、编钟等,阐释了先秦时代礼乐文明的深厚内涵。此次展出的蔡侯青铜鼎,是蔡昭侯墓出土铜鼎中体量最大的一件,此种样式的鼎在该墓中仅发现一件。据专家介绍,这种体形硕大的鼎被称为镬鼎,常用来烹煮食物或牺牲。这件鼎的底部有明显的烟熏痕迹,可见确曾用作烹煮器具。

造型精美的蔡侯青铜方壶吸引了记者的目光。壶盖顶作镂空莲瓣形,颈部有蟠螭纹,两耳为兽形,以四伏兽作足,姿态生动。壶颈内侧有铭文“蔡侯申之滆壶”。青铜壶是历史上使用时间较长的酒器类型,从商代沿用至汉代甚至更晚。这件方壶体量较大,气势恢宏,其腹部所饰田字格纹及颈部略呈梯形的连续纹带,均是流行于西周晚期青铜壶上的装饰元素。

“韩国古代青铜文化”单元呈现了韩国青铜文化的诞生和发展演进轨迹。韩国的青铜文化始于公元前15世纪左右,在公元前4世纪左右达到顶峰。青铜剑、多钮铜镜、各式各样的青铜铃是韩国青铜时代的代表性器物。公元前3世纪中叶,随着新的铁器文化传入,韩国的青铜时代逐渐走向衰落。在佛教信仰广为流行的高丽时代,香炉、净瓶和烛台等各种供养用具多以青铜制造,匠人们还将银入丝技术应用于青铜工艺品中。这一单元的重点展品包括青铜时代的多钮细纹镜、原三国时代的漆鞘青铜剑、迄今发现最早的高丽时代梵钟、高丽时代最大的青铜悬香炉、保存完好且年代最早的朝鲜时代青铜银入丝香垸等。清州思恼寺出土的青铜悬香炉,造型非常优美,这种悬香炉在同时期其他国家尚未发现,是高丽具有独创性的香炉,在弥陀会等场合中与香垸、光明台一起使用。

“日本古代青铜文化”单元重点展示日本古代青铜文化的发展轨迹及其与中国、朝鲜半岛青铜文化的交流,重点展品有青铜铎、宽型青铜矛、鼍龙镜、附铃青铜镯等。在日本列岛,以青铜器为代表的金属器的使用始于弥生时代。这一时期,铜、锡、铅等青铜铸造原料来源于朝鲜半岛和中国。从公元4世纪左右开始,在日本本土仿制的中式纹样铜镜逐渐成为古坟中引人注目的随葬品。此次展出的一块古坟时代鼍龙镜,是参照中国环状乳丁神兽镜的纹样制成。中式铜镜用于分割内外区域的环形里,常刻有吉祥词句,此镜却改为用半圆方格带状纹饰填充。既借鉴吸收中国文化元素,又有自己的独特设计,是这一时期日本铜镜的一大特征。

据悉,此次展览将持续到10月9日。展览期间将通过国家博物馆融媒体矩阵,多渠道持续推送“云看展”内容。

(邹雅婷)

【责任编辑:程尔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