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资讯 > 国际滚动

乌克兰留学生和华人:我们回家了!

2022-03-16 16:22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余冰玥

踏上祖国土地已经好几天,李敏依旧休息得不太好,常常半夜两三点醒来。除了时差原因,多半是因为做噩梦。从乌克兰撤回在郑州下飞机后,听到远处传来的爆竹声,李敏的第一反应会以为是枪炮声。她安慰自己,可能过段时间就好了。

2月28日,乌克兰-摩尔多瓦边境口岸,中国撤侨人员与其他人员一起排队等待过境。 李敏/摄

李敏在乌克兰学习生活了5年。2月24日俄乌战争打响,她头一次遇见这样的局面,难免紧张。2月25日,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发布紧急通知,请拟自乌克兰撤离的中国公民进行登记。北京时间3月5日上午9时46分,首批第二架接返自乌克兰撤离中国公民的临时航班平安抵达郑州,李敏是这趟航班上的156名撤侨人员之一。

3月1日,经过漫长的过程,一批从乌克兰撤出的中国留学生在凌晨2时全部顺利过境,到达摩尔多瓦一侧。 李敏/摄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了几位从乌克兰回撤到国内的中国留学生和华人。他们中,有人刚刚硕士毕业本就计划回国,一度被熔断的航班阻隔了脚步,最终辗转返回;有的是大学在读博士,既是回撤人员,也是参与协助撤侨行动的留学生会志愿者;有的是中资企业员工,原本还有3个月结束外派任务,因为战争爆发不得不提前回国。

抵达郑州后,他们不约而同地发朋友圈报平安,其中一位华人写道:愿世界和平,我们回家了!

炮声

起先,文迪没有预料到这场战事的严重性,“我原本以为过两三天就平静了”。文迪就读于扎波罗热国立大学历史与国际关系专业,今年2月初刚拿到了已公证的硕士毕业证书。她本打算去一趟她特别喜欢的哈尔科夫,再拜访一下导师,好好和朋友们告个别,就回国准备对外汉语教师资格证考试,“但这一切都没来得及开展,我就不得不离开了”。

3月1日,载着从乌克兰撤离中国留学生的大巴车队在摩尔多瓦的道路上行进。 李敏/摄

今年年初,俄乌关系日益紧张。随着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冲突升级,出于自我保护的考虑,文迪在2月中旬购买了2月22日前往乌克兰西部城市敖德萨的机票,因为敖德萨有中国总领事馆,“如果有什么情况需要寻求保护,去那里会更方便更安全。”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明智决定,中国驻敖德萨总领事馆2月28日组织了从敖德萨到摩尔多瓦的撤侨转移行动,文迪在首批撤侨转移名单之列。

文迪刚到敖德萨时,周围气氛还很和平。市区很安静,超市里各类物品供应充足,银行卡也可以正常使用。在敖德萨的第三天,文迪和朋友去超市购物,走在大街上远远听到“轰”的一声炮响,文迪和朋友对视一眼便往家里跑,“不买了,赶紧走”。

敖德萨地区实行宵禁政策,大家会在宵禁时关灯,以免成为攻击目标。晚上,文迪坐在黑漆漆的房间里,远处不时传来枪声,“那声音跟中国过年的鞭炮声一模一样,却让人心惊胆战”。收到大使馆的撤离登记通知时,她第一时间就报了名。

  3月4日,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首批中国撤侨人员登机回国。 李敏/摄

对文迪来说,在敖德萨的经历尚算是有惊无险,她在哈尔科夫的朋友则近乎“死里逃生”。朋友告诉她:“每当防空警报响起,我们就要跑到防空洞去躲避。有一次刚刚撤离到地下室,外面就全是轰炸的声音。再出来时,宿舍楼的一角已经被炸没了。”

哈尔科夫航空航天大学的博三学生黄志浩,在俄乌开战初期也没有过多担心,“我以为就算有轰炸应该也只会炸军用设施,所以我都是直接睡在宿舍”。2月28日,黄志浩发现宿舍楼下出现了装甲车,“我开始睡进了地下室”。从那时起,黄志浩计划撤离。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组织第一批从敖德萨前往摩尔多瓦的撤侨行动时,正是哈尔科夫最紧张的时刻。学校组织学生们准备3月2日一早乘大巴从哈尔科夫去摩尔多瓦边境,但由于轰炸,大巴司机并未到来。因为离开宿舍时把食物和水全送给了留守的本地人,黄志浩觉得自己必须离开,他和一位中国同伴自己开车一路往西,先到利沃夫,再入境波兰。

当地时间2月23日晚,俄乌战事暴发前,乌克兰敖德萨市中国总领事馆门前的月光很温柔。 文迪/摄

李敏回忆说,当地时间2月24日凌晨,她几次从睡梦中惊醒,逐渐反应过来,那低沉却震慑心弦的是轰炸的声音。天亮后打开手机,全是国内家人朋友发来的消息,询问她是否安好。她说:“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一边收拾简单的行李,一边关注着战争走势等各类信息,防空警报一响就迅速下到防空洞。”再后来,乌克兰开通了让民众西撤的通道,“人民成为了难民”。

转移

文迪在敖德萨坐上领事馆组织的专车时,回头看了一眼市区,那个瞬间让她几乎流泪。“我看到,中国领事馆高高的围墙上面插着一面中国国旗,正对着敖德萨最大的货运港口,那个景色特别美。”刚到敖德萨时,文迪和朋友曾经在领事馆前面的小路上散过步,海风迎面吹过来,一切都那么美好。文迪当时和朋友开玩笑,如果真的走到撤侨这一步,我们就能进这座墙里看看,“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2月28日,敖德萨撤侨当日,中国撤离人员在领事馆门前排队坐上大巴。大巴车外面有警车和警察,气氛很紧张。 文迪/摄

2月28日,中国驻敖德萨总领事馆向登记撤离的留学生和华人华侨发布通知,组织大家在敖德萨总领事馆集合,统一转移。作为敖德萨中国留学生会成员,李敏在撤侨行动中担任志愿者,协助使领馆和华商协会工作。当地时间2月28日下午2时,包括李敏在内的344名留学生从敖德萨总领事馆出发,由领事馆工作人员和乌克兰武装人员护送至乌摩口岸Palanca-Maiaky Udobne。

从敖德萨到摩尔多瓦边境,车程大约2小时。文迪看到,边境线上“乌泱乌泱全是人”,还有警察在维持秩序。排队的有两条通道,左边是人流,右边是车流。她原以为等待入境的过程会很艰辛,出乎意料的是,乌克兰和摩尔多瓦方面组织了人道主义援助,“有水果、饮料、面包、热茶,还有取暖用的厚衣服和毯子”。

3月4日,从乌克兰转移到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的首批中国撤侨人员排队登机。 文迪/摄

从下午4时到凌晨时分,等待的时间仿佛橡皮糖一样被拉长,文迪跟着队伍一点一点往前挪。“太阳下山时,志愿者给我们送来了热的盒饭,里面还有肉”。排在文迪前面的是一对中国夫妇,带着7岁的双胞胎女儿。夫妇俩忙着联系家人,拜托文迪帮忙照看孩子,文迪便和两个小姑娘聊天,“她们以为要出去玩,都可开心了”。孩子的世界里暂时没有战争的概念,文迪有一些欣慰。

文迪说,跟她同一批转移的三四百名中国同胞,“不知道谁吆喝了一嗓子‘让女生先走’,男生们便让女生先进去排队”。边境关口大约20分钟放一批人,检查护照、登记、询问、盖入境章,另一端有中国大使馆的车辆来接。文迪大约在零时左右顺利入境摩尔多瓦,一上车就小睡了一会儿,“可那时我们的男生们还在排队”。

李敏至今还很感谢那一晚递到自己手中的热茶和食物,还有不知哪个国家的人分给自己的毯子。“过境过程的10多个小时,我们背着行囊站在室外,夜里很冷,队伍缓慢前行。乌克兰志愿者在口岸为所有撤离的人源源不断地提供食物、热茶等生活用品。”李敏说,“那一幕此生难忘”。

3月5日,第二架撤侨临时航班抵达郑州,撤侨人员准备通过海关。 文迪/摄

摩尔多瓦时间3月1日凌晨2时整,这批中国留学生和华人全部顺利通关,由中国驻摩尔多瓦大使馆工作人员和警卫人员接应,并护送乘车横跨摩尔多瓦。罗马尼亚时间3月1日上午10时,大巴车队陆续通过边检,并于当晚抵达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的酒店。

李敏回忆说,在整个撤离过程中,使领馆的老师们几乎24小时在线,随时回复询问。留学生会的志愿者会随时编辑、发布来自使馆老师的信息和通知,确保每个人都收到消息。“每过一个关口,就要重新上不同的车,进行人员统计。”尽管大家当时还都有些迷茫,不知道前方会发生什么,但都非常听从安排,整个过程也比较有序。

李敏当时在朋友圈分享过两张图片,配发了一段话:“路是趟出来的,祖国和家人朋友在身后,使领馆的老师和同学们守候在身旁,我们一定会平安回国。”

抵达

转移到罗马尼亚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后续流程也顺畅了许多。李敏说,在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馆和在罗华商的组织下,大家在3月2日进行核酸检测,3月3日取得结果,购买回国机票。文迪记得,她是在3月3日傍晚晚饭时收到撤离航班购票通知的,“我迅速选好机票,回国的事情就这样敲定了”。

从布加勒斯特到郑州航程9小时,机舱内一直很安静,大家特别疲惫,但都情绪良好。抵达郑州的那一刻,李敏既欣喜又心情复杂,她说:“终于回到祖国了,远离了战火,很开心很激动。但与此同时,我也很担忧仍在乌克兰的老师同学们是否安好。”

“祖国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周密部署好撤侨工作,除了感叹祖国的强大、为祖国感到自豪之外,我们还要感谢驻各国使领馆的工作人员,以及在此次撤离活动中给予中国同胞无偿提供吃住行的各国华商。”李敏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说。

波兰时间3月6日,黄志浩终于入境波兰。从哈尔科夫去利沃夫原本只有12小时车程,但他们开了三天两夜。路上有很多路障,一个路障需要排队两三个小时才能通过。抵达边境口岸后,他们又排了整整40小时队才得以通关。黄志浩暂时没有回国,而是选择先留在波兰。他说:“我在乌克兰读博三,回国没有学校可以上。我不想再折腾了。来回机票钱够我在波兰吃住3个月,现在有朋友帮我找到1000元人民币一个月的大学宿舍。经过慎重考虑,我决定先留在波兰,等待、观察局势后续发展再作决定。”

在郑州的酒店隔离期间,安稳下来的文迪一直在准备对外汉语教师证书的考试。她很庆幸当时决定从扎波罗热去了敖德萨,“假如没有选择去敖德萨,而是去了原计划的哈尔科夫,我可能会承受比现在多得多的伤害。”文迪还由衷地说,祖国的撤侨反应特别迅速和及时,“这么多人要撤离、要回国,相关安排和操作都很复杂、艰辛,对防疫也是一个很大挑战。这么多人为我们的撤离辛苦工作,我真心感受到,只有我们的中国有这样的实力和底气。”

采访几位中国学生的同时,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注意到一条信息。当地时间3月9日下午2时,从乌克兰撤离的最后一批中国留学生抵达乌克兰西部城市利沃夫火车站,现场拉起了醒目的横幅、飘扬着五星红旗——乌克兰撤侨任务圆满完成。中国驻乌克兰大使范先荣对现场的中国留学生说:“同学们,危险已经过去,你们现在安全了!你们很快就要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了!”

3月13日,一位已撤回国内的敖德萨留学生会志愿者依旧认真尽责地在朋友圈发布通知:“现统计仍在罗马尼亚且有意回国的同学,请尽快联系我。” (应受访者要求,李敏为化名)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北京3月16日电

【责任编辑:严玉洁】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