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资讯 > 博览

“数字时代的数字资源安全”圆桌研讨会在北京举行

来源: 中国日报网
2021-11-29 09:27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2021年11月26日,“数字时代的数字资源安全”圆桌研讨会在北京举行。该活动由中科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主办、中国新闻网协办。活动主题为“国际互联网基础资源争议与互联网治理”。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郎平,中科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研究员、前PTI董事王伟,中科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工程师谭亚凌莅临现场。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前APNIC(亚太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执委马严,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鲁传颖通过线上方式参会。

2021年11月26日,“数字时代的数字资源安全”圆桌研讨会在北京举行。

当前,数字经济的发展愈发突显了互联网基础资源的重要性。第16届联合国互联网治理论坛(IGF)将于12月6日-10日召开。本次研讨会,专家们围绕“互联网基础资源为什么与数字经济相关,互联网基础资源在数字经济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该如何保护我国数字主权”等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今年互联网治理领域发生了两起和数字地址资源相关的事件。第一是伊朗新闻网站被美国劫持的案件,第二是发生在AFRINIC(非洲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一起IP地址纠纷。这两个事件充分暴露了互联网基础资源的重要性和治理机制的不完善,尤其是第二个事件,尚未引起国内学界足够关注。纠纷的一方AFRINIC行事鲁莽,过分解读政策,威胁要收回还在使用中的IP地址,而纠纷的另一方Cloud Innovation则反应过激,意图以法庭诉讼将AFRINIC停摆。这个IP地址纠纷充分暴露了当前IP地址分配机制存在治理漏洞。

中科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工程师谭亚凌指出,伊朗的新闻网站被美国关闭,从技术层面看,Verisgn和PIR这两个注册管理机构,根据美国司法部的命令,但没有征得用户的同意,就单边的把NS数据、IP地址修改,导致相关网站从互联网世界消失。

“从这个事件来看,IP地址非常重要,除了DNS之外,没有IP地址,你的手机上不了网,互联网电视看不了,也玩儿不了微信。普通用户以为插上网线一切自然而然就好了,其实没有那么简单,这后面有非常复杂的技术操作。”谭亚凌说,“而第二个事件,千里之外的IP纠纷,虽说受害者首当其冲是这批IP地址的用户,但现有互联网治理体系也会受到冲击,最终威胁的可能是互联网的稳定和发展。”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前APNIC(亚太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执委马严称,大家整天上网、聊微信、打游戏,通过互联网进行各种各样的交易,现在还有个新词叫“元宇宙”,不管怎样,数字化是基于互联网的数字化,每个人上网时要通过设备跟网络打交道,这些设备,无论是手机还是物联网传感器的节点、服务器等,都要挂在网上且必须是网上唯一标识的。

“以往大家不太关注,随着我们国家信息化的发展,网民数增加,产业、企业等都要用网络,这样网络的管理非常重要,网络地址数量决定了网络规模的大小,互联网基础资源的地位也就越来越重要。”马严说。

中科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研究员、前PTI董事王伟也指出,IPv6在我国大力度地推行,就是为上层的很多应用的发展降低门槛,否则老是纠结在IP地址够不够的问题,会造成很多体系化的障碍。

中科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研究员、前PTI董事王伟在“数字时代的数字资源安全”圆桌研讨会上发言。

王伟表示,“虽然现在IPv6很充足,万一某天IPv6在特定场合遇到资源紧张的时候,目前我们遇到类似于AFRINIC的IP地址纠纷所造成的困惑和挑战还会出现。虽然IPv6很大,但全球也没有敞开申请,先给了很小的一段让全球来使用,总归来说,IP资源还是有一个上限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郎平指出,从治理角度和应用角度来看,互联网基础资源治理与国家利益之间是存在张力的:一方面,互联网基础资源是有限的,而国家之间就全球资源的分配存在竞争关系;另一方面,国际顶级域名是归ICANN负责分配,而从事域名管理的公司和机构是有国别、有国家属性的,域名的使用者也是有国别的,这意味着有关域名的活动,也是有主权属性的。

由此,郎平认为,未来在大国竞争的趋势下,我们的域名和IP地址治理,在全球治理层面应该怎么推进,在新形势下我们需要认真思考,“它是不是能够适应新的形势”。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郎平在“数字时代的数字资源安全”圆桌研讨会上发言。

关于国际间数字鸿沟的问题,在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鲁传颖看来,首先这是历史性的原因导致的,发达国家在占有基础资源方面有先天优势,例如美国的网站网址.com就结束了,而中国要加上一个cn。

鲁传颖称,在新兴的数字领域同样也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发达国家、富裕国家的投资会更大,很多国家是难以靠自己的力量承受这么大的投资的,数字鸿沟自然而然就会出现。

那中国该如何维护好数字主权?

“数字时代的数字资源安全,首先自己要清楚使用了哪些机构的哪些资源”,马严举例称,如域名是在海外机构注册,地址用了海外的管理机构,一旦出情况,没有任何办法,数字资源安全完全失控,“所以对数字资产一定要做好规划管理”。

郎平认为,当我们提中国方案,比如应对数字安全要怎么维护国家主权的时候,我们要根据安全风险的性质、安全的动机、安全的重要性与否,分类施策,这样才能更好的维护国家利益。

谭亚凌亦对此表示赞同,他表示,不要一讲中国方案老觉得这是为我们国家利益服务的,其实从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角度看,这个中国方案是在全体网络用户的角度上来提出来的,是一个发自于或者源起于中国的关于地址资源管理的新方案,或者说是对旧方案的一个修正。

王伟则建议,可以在使用权上考虑如何更好的帮助用户主张他的使用权,或者有利于他们更好的使用资源。

(图片由中国新闻网授权使用)

【责任编辑:马芮】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