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资讯 > 国际滚动

通讯:在东京神田探访陈独秀的留日印记

作者: 郭丹 钞文 来源: 新华网
2021-07-03 17:43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我们中国何以不如外国,要被外国欺负,此中必有缘故。我便去到各国,查看一番。”怀着“寻求救国之路”的理想,1901年至1915年,陈独秀先后五次东渡日本寻求答案。

由于是自费留学,陈独秀在日本并未留下系统记录。在东京神田,1901年陈独秀第一次来日本时,曾在这里的中国留学生会馆登记,同时加入留学生组织“励志会”。

记者在保存于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院的一份文件中找到了陈独秀当时登记的内容:陈乾生,光绪27年10月(旧历)来日,24岁,安徽怀宁,自费,所在学校“东京学校”。

1902年9月,陈独秀第二次来日,与章太炎、邹容等爱国人士成立“青年会”。1903年3月31日,他们闯入长期欺压留学生的清政府驻日留学生监督姚文甫在日本的家中,陈独秀挥剪,以“割发代首”的方式剪下姚文甫的辫子,将辫子挂于留学生会馆屋梁上。

1907年春,陈独秀第四次来日,在神田的正则英语学校学习过两年多。这所学校如今还在,但已是一所私立男子高中。陈独秀回国后,在1910年与他人合作出版了一套四册的《模范英文教本》,足见他当时学习英语的用心。陈独秀在正则英语学校期间,与怀有革命理想的中国留学生和倾向社会主义的日本人士广泛来往。

1914年7月,陈独秀受章士钊邀请第五次来日,主要编辑杂志《甲寅》。1914年11月,陈独秀在《甲寅》第四期上发表了《爱国心与自觉心》,第一次使用笔名“独秀”,因此文“扬名天下”。陈独秀在文中批评当时国人只有盲目的“爱国心”,而缺乏建设近代国家的“自觉心”。此文一出,引起争议,批评信件如雪片般涌来,《甲寅》受到创刊以来前所未有的攻击。

数月后,当人们获悉日本向袁世凯政府提出要全部控制中国的“二十一条”时,才理解了陈独秀的“爱国心和自觉心”,对陈独秀也由原来的谴责和抗议化为接受和推崇。

除了投身《甲寅》的编辑工作,陈独秀在第五次留日期间还学习了法语,希望能关注更多西方进步思想。陈独秀学习法文的雅典娜法语学校,现已从当年的神田锦町搬迁到了神田骏河台。

综观陈独秀的留日历程,正如日本庆应大学学者长堀祐造所言,“陈独秀在日本学会了日语、英语和法语,是不小的收获。学习这些外语,对他了解各国新思想有很大帮助。同时,陈独秀在日期间结识了许多爱国志士,他们当中不少人后来成为波澜壮阔的新文化运动中的重要力量”。(参与记者:冮冶、邓敏)

【责任编辑:严玉洁】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