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资讯 > 国际滚动

美驻外使馆四处撒钱背后,有明枪和暗箭

来源: 环球时报
2021-06-03 07:25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深度】美驻外使馆四处撒钱背后,有明枪和暗箭

编者的话:在美国驻世界各地的使领馆,不仅有星条旗飘扬,也有很多暗藏的计划。国内知名微信公众号“补壹刀”连日来所做《独家揭秘!美驻华使馆悬赏最高3万美元,在中国招募“第五纵队”》《全面起底!美驻外使馆全球撒钱,秘密送中学生赴美洗脑》等文章,一经刊发就引起读者的极大关注。有网民留言说,美国所能想到的推动“和平演变”的最直接方式,就是从以往的价值观感召变为赤裸裸的砸钱“撒狗粮”,找“带路党”。无论是在一些国家拉拢和资助反对派、图谋搞“颜色革命”,还是挑拨驻在国与中国、俄罗斯等国的关系,美国驻外机构这些年的各种操作越来越引起相关国家的警惕,但它们的明枪暗箭还是让一些国家防不胜防。

“小额赠款”用来干什么?

据“补壹刀”文章透露,近日,美国驻华使馆和领事馆,在其官网上推出2021年度的“公共外交小额赠款计划”。该计划拟资助中国境内的个人、非政府组织、智库、学术机构等,用于举办宣介美国社会、历史、文化艺术及价值观的活动。项目计划为每个申请人或组织提供单笔最高3万美元的奖金。这是一个什么性质的项目,这3万美元准备在中国境内物色鼓励培养什么人?外交学院教授李海东直言,这就是一个由美国国务院策动,打着“公共外交”幌子对包括港澳地区在内的中国各地进行宣传渗透,以文化活动等为掩护,向“特定人士”或“组织”提供资助、输送利益,甚至策动“颜色革命”的计划。

国防大学研究员王强认为,美国驻华使领馆新近推出的这个以3万美元为“标的”、在中国境内“分享美国价值观”的项目,是借公共外交之名,行“和平演变”之实。实践已反复证明,这种以输出美式价值观为主要目的的公共外交注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据王强观察,2005年后,美国公共外交政策开始挑选诸如科教、环保、女性、多民族国家的文化包容性等表面上敏感性不强、但年轻人关心的话题,避开容易形成对立面的宗教、政治等话题,潜移默化地挑动目标国社会与政府的对立情绪。

对许多国家来说,美国使馆类似的“小额赠款计划”一点都不陌生,美国驻吉尔吉斯斯坦使馆就定期在吉举办金额为3万至5万美元的“媒体小额资助金”项目,遴选符合美方条件的当地媒体,然后提供资助。《吉尔吉斯斯坦事件》周报网站4月23日发表题为“(美国)如何不费一枪一炮占领一个国家”的文章,揭露了在吉尔吉斯斯坦独立30周年之际,美国仍试图通过传播信息、左右舆论,来控制这个中亚国家。

文章说,美国在吉建立庞大的媒体帝国,将本土媒体、非政府组织、普通民众都吸纳其中。美方还为吉反对派提供培训和资助,受训组织和人员则按美方指示在当地制造事端。如美国国会直接资助俄罗斯“自由之声”电台驻吉分部和“现在时”俄文频道亚洲分部。美国国际开发署通过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的非商业国际组织国际新闻网驻吉代表处资助十余家当地媒体。美国还通过“索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基金会在当地搞活动。美国子午线国际中心在当地以“中亚新闻夏令营”的方式举办国际研讨会,每期邀请来自中亚国家的40名学员参训,而背后的赞助资金提供方包括美国国防部和一些大企业。

吉尔吉斯斯坦“Kloop媒体”基金成立于2007年,是接受西方资助的媒体组织。仅美国国际开发署自2009年起就向该机构各类项目提供超过45万美元资助。国际新闻网在一个为期三年的项目框架内向其资助超过63万美元。“索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基金会2017年在“自由媒体”项目框架内向该机构拨款8.6万美元。该机构还经常获得美国、英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驻吉使馆的现金和物资援助。Kloop所属网站过去7年得到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的资助,金额为36.4万美元,其中2020年获资助最多,达14.4万美元。NED还向Kloop网站专门拨款30万美元,用于“监督”吉修宪公投和地方议会选举。今年1月,吉总统选举期间,该网站招募1500名“观察员”。4月地方议会选举和修宪公投期间,又招募3000名“观察员”。每名“观察员”据称在投票当天可获得约60美元的报酬。

据报道,自吉尔吉斯斯坦1991年脱离苏联后,美国就开始在这个中亚国家实施各种计划。2005年春,一场“颜色革命”让吉发生非正常政权更迭,时任总统阿卡耶夫被迫下台。吉反对派曾表示,“若不是美国在吉国所做的一切,阿卡耶夫应该仍在执政”。当时一家反对派主办的名为《我的重要新闻》的报纸,接受过美国政府7万多美元的资助,美驻吉使馆向印刷该报的印厂提供发电机时,还在机器上标注“美国政府财产”。

培养“未来领导者”还是“带路党”?

“为什么发生在乌克兰、委内瑞拉、吉尔吉斯斯坦等国的‘颜色革命’不会发生在美国身上?”俄罗斯《观点报》的一篇文章曾自问自答说,“这让人想起在俄罗斯外交界流行的一个有趣的笑话,因为在美国没有美国使馆”。

中国前驻委内瑞拉大使王珍本世纪初亲历美国在委内瑞拉搞“颜色革命”,他近日回顾说,在美国驻委使馆的统一领导下,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所谓的“非政府组织”那些年紧锣密鼓地举办各种民主培训班,向委反对派提供精神和金钱支撑,教一些骨干如何“把和平示威与暴力抗争相结合”。委国内一些记者和电视主播也被网罗其中,为反政府行动制造舆论。过去20年,通过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介入或其他项目,美国向委反对派提供的资金支持超过3亿美元。

除拉拢、培训反政府的媒体和骨干人员,美国驻外使馆还擅长做青少年的工作。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报道,美国驻吉尔吉斯斯坦使馆去年宣布过名为“美国加强与C5 + 1青年理事会(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阿富汗)合作”的计划。报道称,相关国家接受美国资助的“青年工作者”在为期一年的时间内可获得9万到12万美元的资助。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俄罗斯“欧亚日报”网爆料说,数十名在美国参与秘密交流计划的俄罗斯高中生,被美国人赶上街头。原来,这些学生是通过私人签证被带到美国的,美国驻俄罗斯使馆官员亲自到俄联邦各地区秘密行动,然后将这些俄罗斯学生带到美国。俄媒深挖后发现,冷战结束后,对俄罗斯青年来说,去美国“交流”被认为是难得的机会,对此,美国态度十分热情。1992年,美国向俄罗斯推出“未来领导者交流计划(FLEX)”,选择15岁至16.5岁的青少年赴美。报道说,之所以严格限制年龄,是因为心理学家已确定该年龄段的青少年最容易形成新的价值观,容易被“洗脑”。据报道,已经有约2.2万名俄罗斯学生前往美国“交流”,然后回到俄罗斯。2014年,俄拒绝参加由美国国务院监督的FLEX。此后,美国驻俄使馆又提供资金,暗中启动新的类似计划,而所有资金都来自美国国务院的资助。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今年3月18日报道,俄国家杜马外部势力干涉俄内政调查委员会主席瓦西里·皮斯卡列夫揭露了美国驻俄使馆如何参与干涉俄内政。该委员会掌握美国政治分析师和非政府组织有关影响俄大选的数十本材料,以及相关的培训和在线研讨的视频证据。早在2019年,当美驻俄使馆网站出现鼓动俄公民参加未经许可的活动内容时,该委员会就曾要求美国使馆作出解释,但对方却回避沟通。瓦西里表示:“今年,历史再度重演。我们看到美国使馆网站发布鼓动人们参加非法活动的路线,看到美国社交网站上有不良内容对我国的青少年进行密集宣传。我们掌握了具体实例,可证明一些俄青少年受到操纵。美国使馆通过欺骗、威胁、利用他们的爱国心,挑唆他们参与非法抗议活动。”此前,美国驻俄使馆发布消息,公布1月23日俄各地示威活动的时间和地点,同时呼吁俄境内的美国公民远离集会地点。俄外交部称,美国使馆发布这种信息将被看作是严重干涉俄内部事务,对此,俄罗斯必须做出相应的反应。

不断挑拨驻在国和中国的关系

除煽动民意针对吉尔吉斯斯坦政府外,挑拨吉俄、吉中关系也是美国驻该国使馆和其背后美国各家出资机构的主要任务之一。可以说,美国在一些国家建立媒体帝国,首要目的就是对抗地缘政治对手俄罗斯和中国,进行反俄反华宣传。

据《吉尔吉斯斯坦事件》周报网站爆料,2019年,吉一些媒体的反俄和反华报道内容激增,如抹黑主张加强对俄关系的政治家,以及造谣“中国镇压少数民族”。据俄媒统计,2019年,Kloop 网站48%的涉华报道包含负面信息,39%的报道专门歪曲新疆少数民族的处境和渲染吉尔吉斯斯坦的反华行动,有关中国的正面报道和新闻仅占 8%。美国使馆挑拨吉中关系的做法引起吉方的不满,有媒体专家表示:“这些公开指责中国的人获得美国的财政支持,由于美国在当地煽动反华情绪,受害的是想要改善生活的中亚国家民众,以及中国在该地区的投资项目。”

另据媒体报道,在哈萨克斯坦,由索罗斯基金会和“自由之家”资助的“国际权力倡议”以及在美驻该国使馆要求下注册的“阿塔祖特”等非政府组织,近期也在炒作所谓“新疆问题”上扮演着不光彩的角色。据俄罗斯“军事政治分析”网报道,负责南亚与中亚事务的美国前副助理国务卿爱丽丝·威尔斯亲自监督“阿塔祖特”的工作。该组织中的一些代表和律师长期接受美国使馆的资金支持。

即使是在欧洲盟国,美国驻外使领馆也被批做“间谍窝”,无论是监听驻在国领导人,还是黑客攻击,一个都不少。美国驻德国使馆位于勃兰登堡门旁边——也就是曾赫赫有名的柏林墙遗址附近。德国《明镜》周刊曾报道说,美驻德使馆屋顶上有一个“白盒子”,这是美国特别情报搜集部门的监听设备,名为“爱因斯坦”。

“美国的使馆在欧洲任何国家都称得上是‘国际外交中心’。”有德国跨大西洋关系问题学者这样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近些年,随着丑闻不断曝光,美国驻欧洲国家使馆门前时常聚集着各种各样的抗议示威者,美国大使在欧洲的形象也变得越来越差。美国驻德国前大使格雷内尔因为一上任就支持欧洲的极右翼势力,引发德国各界强烈不满,被批“像一个极右派的殖民官员”。最为人所不齿的是,2019年,格雷内尔还攻击中国,称“中美无法在道德上相提并论”。最近几年,美国驻一些欧洲国家的使馆总是把中国在当地的项目或中国企业当成攻击对象,给中国的国家利益和企业利益造成负面影响。

美国驻缅甸使馆平日里也会通过社交媒体平台拉拢当地青年,向他们灌输美式民主的内容。不仅如此,去年7月,美国驻缅甸使馆临时代办西布利公开发表文章,捕风捉影、颠倒黑白,故意将缅甸局势同涉港和南海问题相联系,并与美国标榜的“民主和人权”问题挂钩,以此对中国进行赤裸裸的攻击和抹黑,蓄意挑拨中缅合作和两国关系。中国驻缅甸使馆发言人迅速发表谈话,指责美驻缅使馆正伸出黑手,“有关文章粗制滥造、低级下作的程度令人惊愕,反映出美方对蓬勃发展的中缅关系的‘酸葡萄’心理,更是美当局为转嫁国内矛盾、维护政治私利在全球巡回上演的又一出闹剧”。

【环球时报驻缅甸、德国特约记者 关潮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李天阳 王亚斌 柳玉鹏】

【责任编辑:王晗】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