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资讯 > 国际滚动

“不会反击”的美国亚裔 日常到底有多难?

2021-04-03 10:30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种族歧视是美国社会的顽疾之一。亚裔作为少数族裔之一,在美国社会面临着来自各个方面的系统性歧视。新冠疫情以来,这种歧视愈演愈烈。

与亚裔结婚 美国白人男性被指"背离传统"

来自美国华盛顿州斯波坎的一位退伍军人就讲述了他和亚裔妻子在生活中遭受的种种歧视。

布罗克·伍德森是一名退伍军人,经营着刀具生意。作为一名白人男性,伍德森表示他在遇到他的韩裔妻子凯蒂前,并没有意识到种族歧视的问题。直到他和凯蒂相爱、结婚。伍德森说,他和凯蒂外出时,人们会盯着他们看,而且表现得也跟之前不太一样了。

退伍军人 布罗克·伍德森:我注意到了,我觉得我太太不太经常注意到,我也不想告诉她,因为那会让她更不自在。

伍德森的朋友们也会对他们说三道四。

退伍军人 布罗克·伍德森:我有个朋友,我以前经常和他一起打发时间。有一次喝了几杯后,他发表了一番评论,说我背离了传统。

  伍德森的一些客户甚至会在社交媒体上针对凯蒂发表一些种族主义的言论。

退伍军人 布罗克·伍德森:他们隐含的意思就是说凯蒂是“邮购新娘”,我无法接受。

凯蒂在韩国出生,几个月大的时候被美国家庭收养,在美国长大。但她仍会因为外貌遭遇不一样的眼光。凯蒂说她有时会被冠以各类可怕的称呼,但她已经习以为常。直到她和伍德森的儿子去年出生,一切发生了变化。凯蒂说,作为亚裔美国人她必须强迫自己警觉起来,尤其是和她的儿子在一起时。

韩裔美国人 凯蒂:这个国家的种族关系愈发紧张,我认为,现在出现的诸多问题,在很久以前就应该被关注到。人们的观点强烈对立,这令我恐惧。

歧视阴云下 美国亚裔的怒与哀

其实,这对夫妇的经历,只是美国亚裔遭到歧视情况的冰山一角。

一些学者指出,美国对亚裔的歧视历来带有排外色彩,其核心是把亚裔视为“永久的外国人”和“他者”,而不是美国的一员。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渗透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从口头骚扰到网络霸凌,再到暴力袭击,亚裔美国人受到形形色色的威胁和攻击。甚至在国会听证会上,有议员声称,针对亚裔的暴力并不源于种族歧视。

民主党亚裔联邦众议员 赵美心:亚裔不应该成为危机中的替罪羊,亚裔的生命危在旦夕,国会应该拿出方案来解决对亚裔的歧视和仇恨。

共和党联邦众议员 奇普·罗伊:谁来决定这是仇恨,谁来决定哪种言论需要警方介入。

民主党亚裔联邦众议员 孟昭文:这个听证会是为了解决亚裔所受的伤害和痛苦,我们是要找出解决方法,我们不会让你们夺走话语权。

除了公开的歧视性言论和行为,亚裔遭到的“隐形歧视”也是无处不在。

美国亚裔演员 奥立薇娅·玛恩:长期以来,都是白人男性在讲述我们的故事。作为少数族裔,我们都是做配角来讲故事,都是通过他们的眼睛,他们的观点来看我们。作为美国亚裔女性,角色大多数是很顺从的妻子或失控的妻子,这样的偏见一直存在,我们要么顺从要么疯狂。

美国亚裔厨师 梅丽莎·金:刚才奥立薇娅说白人男性讲述我们的故事,在餐饮界,也是一样的。很久以来,亚裔没有办法在美国创造新菜式,只能创造美国式的亚洲菜。

被贴"模范少数族裔”标签 实际仍弱势

由于亚裔在美国社会给人以“资金充裕、身体健康且活跃于上层社会”的印象,因而美国政府向来忽视对亚裔群体在住房、就业、医疗等福利上的考量。《纽约时报》刊文说,虽然占美国总人口约5.4%的亚裔常被贴上“模范少数族裔”的标签,但亚裔实际上在美国社会中长期处于弱势地位。

美国亚裔演员 金大贤:高收入亚裔与低收入亚裔间的差距,是各少数族裔内部最大的。当我们需要政府的帮助时,这就产生了负面的影响,我们被认为不需要帮助。因为他们只看到亚裔中的医生、律师和企业高管,因此,亚裔被认为没有问题。

遭排挤受敌视 亚裔希望获得话语权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一篇文章曾用“被白人排挤,被其他有色族裔敌视”来描述亚裔在美国的尴尬处境。文章说,亚裔一方面被白人认为“不够白”,另一方面又被其他少数族裔视为“白人阶级”的一部分。

亚裔频遭暴力袭击,一定程度上还受到美国文化中对亚裔刻板印象的影响。很多种族主义者认为亚裔“不会反击”,攻击他们“不会有后果”。

美国亚裔演员 珍妮弗·千·加西亚:你们为什么要选择暴力,我受够了。我知道在地球上有好人,但很长时间里,坏人掌握了话语权,我们要把话语权拿回来。

司法不公 遭仇恨犯罪后亚裔缺少报案动力

一家美国网络调查公司与一个亚太裔数据研究组织近日联合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过去一年来,尽管亚裔遭受了相比其他族群更严重的仇恨犯罪袭击,但他们却很少报警。而这一现象背后的根本原因是美国司法体系缺乏公正性。

数据显示,过去一年中,发生在亚裔及太平洋岛民身上的仇恨事件多达200万起以上,但其中仅有极少数受害者在事后向有关部门求助,选择向执法部门报警的受害者更是少之又少。今年以来,美国全部人口中有6%曾遭遇仇恨事件或仇恨犯罪,而亚裔的这一比例则高达10%。

研究人员发现,在遭遇仇恨犯罪后,30%的亚裔受害者会选择报警;而非洲裔及拉丁裔受害者中选择报警的比例为45%和42%;白人受害者报警的比例最高,达到54%。

该亚太裔数据研究组织创始人莱马克里斯南认为,亚裔受害者缺乏报案动力,主要是担心遭到报复,并且对美国的司法公正性存在不信任。纽约市一位小学校长也表示,少数族裔普遍不信任司法系统,加之警方在办案时不提供翻译人员,也让一些受害者被迫放弃报警。

屡有司法人员为嫌疑人开脱

亚裔等少数族裔在遭遇仇恨犯罪事件后,极少有嫌疑人被定罪为仇恨犯罪,甚至不乏有司法人员为嫌疑人开脱的情况。3月16日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及周边地区发生枪击案,造成6名亚裔死亡后,当地警方发言人做出的表态遭到遇害者家属和当地居民的强烈谴责。

佐治亚州切罗基县治安官办公室发言人 杰伊·贝克:昨天他(嫌疑人)可能度过了很糟糕的一天,于是就这么做了。

贝克的此番表态被批“麻木”、“不恰当”。随着舆论发酵,贝克又被曝光曾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歧视亚裔的帖文,在各方口诛笔伐下,贝克已被免去发言人职务。

今年1月28日,一名84岁的亚裔老人在旧金山被一名19岁的男子狠狠撞倒在地,重伤不治去世。旧金山的州检察官指控被告谋杀和虐待老人,被告拒不认罪。甚至有检察官发表文章,试图为被告开罪,称他当时是“情绪失控”。

仇恨犯罪指控少 定罪难

虽然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愈发严重,但美国的司法系统却很难做出定罪。一名华裔前联邦检察官曾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上撰文指出,他在华盛顿担任检察官的11年里,没有起诉过任何一起与偏见、歧视有关的犯罪案件。而这样的现象,在美国司法系统中较为普遍。

【责任编辑:潘一侨】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