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资讯 > 国际滚动

阿富汗:霸权美国的背影

来源: 光明日报
2021-08-17 05:56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8月15日,阿富汗塔利班迅速控制了包括总统府在内的阿富汗政军机构,宣布废除原来“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的称号,改国名为“阿富汗伊斯兰联合酋长国”。阿富汗总统加尼当天已出逃海外,美国在喀布尔的数千名美军、北约在阿境内的近5000名士兵皆按兵不动,只协助使馆人员的最后撤离。

阿富汗局势的急速变化,不仅让美国的撤军行动仓皇狼狈,也激起美国舆论对拜登政府撤军政策的严厉批评,认为这是冷战后几十年来美国外交遭遇的最大败局。

阿富汗战争爆发的直接原因是2001年国际恐怖主义势力“基地组织”策划的“9·11”恐怖袭击事件。当时美国的布什政府决心对国际恐怖主义进行包括军事手段在内的各种打击行动。阿富汗战争爆发之后,美国很快就占领了喀布尔、推翻了塔利班政权、建立起了美国扶植下的阿富汗新政府。两年以后的2003年4月,布什政府不顾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以萨达姆政权隐瞒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支持、纵容伊斯兰恐怖主义为名,又发动了伊拉克战争。在军事行动上,这两次战争美国都获得了胜利。但为什么阿富汗战乱一直延续到今天呢?

曾经美国政界和政策界的主流思维认为,美国在后冷战时代完全可以依仗其唯一超级大国地位,按照美国的战略利益需要,在世界其他地方按照美国的民主模式进行“国家重建”。这种想法,不仅代表了后冷战时代美国拥有的单极霸权实力背后的巨大自信,更反映了想要通过军事手段输出意识形态、打造更多的亲美势力,进一步巩固美国全球战略优势的思维逻辑。美国的这种政策思维随后在美国国内学术界也遭到了众多的批评。批评者认为,这就是想要追求“帝国外交”。

2009年奥巴马政府上台,美国国内已经意识到通过全面军事、政治和经济介入、对阿富汗和伊拉克按照美国范本进行“国家重建”的计划已经日渐遥远。为此,奥巴马政府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问题上进行了新的调整。一方面是在伊拉克减少军事行动和增强扶持巴格达新政府,在中东战略上矛头指向伊朗;另一方面,则大规模降低在阿富汗的驻军人数,将彻底消灭塔利班的目标转向和北约在阿富汗的驻军一起培植和训练喀布尔政权和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寄希望于通过喀布尔政权与军队力量的强大完成阿富汗的“后塔利班时代”建设。

2001年以来,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上花费的军费支出高达2.2万亿美金,光是训练、扶植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就花费了880亿美金。2021年4月底,拜登宣布9月下旬之前从阿富汗全面撤军,华盛顿的盘算一是在于阿富汗政府军已经达到了30万人的规模且全部配备美式装备,而塔利班只有7万人,希望美国多年打造的阿富汗政府力量能抵御塔利班的反攻;二是拜登政府延续了特朗普时代和塔利班公开对话、接受塔利班在阿富汗合法存在的事实,认为即使美军撤出,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也还有机会通过谈判建立“联合政府”。

但形势比人强。当前阿富汗战争的戏剧性变局不但宣告了美国想要在海外军事输出意识形态战略的彻底失败,也标志着美国通过军事、政治和经济的直接介入,进行实质性海外利益建设策略的彻底失败。

美国通过直接军事介入、并期待建立美国版的海外亲美国家的企图并非第一次。1964年为了扶植亲美的南越政府打败越共领导的北方政府、阻止社会主义势力在东南亚兴起,当时的约翰逊政府挑起了越南战争。结果是,1975年4月在北越军事力量即将全面占领西贡之际,美国不得不派出直升机从当时的驻南越大使馆楼顶将美国使馆工作人员仓皇撤离。46年之后,全世界在喀布尔看到了惊人相似的一幕。事实再一次雄辩地说明,美国通过军事介入等强制性手段,不顾世界各国发展的内在逻辑和多样性,一味依仗霸权力量优势来扩大海外战略利益、全面干涉和插手他国内政的做法,不可能会有好结果。穷兵黩武的霸权不仅终会让自己陷入困境,也给别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并成为地区祸乱之源。

6月23日,拜登总统在白宫记者招待会上被问起美国从阿富汗撤军是否会让塔利班卷土重来、使美国再度遭遇“西贡时刻”时,他曾信心满满地回答“这绝不可能”,阿富汗战争和越南战争的结局“绝没有可比性”。话音未落,“西贡时刻”却在喀布尔再次重现。

尽快从阿富汗脱身,是特朗普政府时期做出的决定。特朗普甚至在2020年10月表示,他计划在2020年12月24日圣诞节之前就将驻阿富汗的美军全部撤离。但因为选举失利,迫使特朗普暂时搁置了从阿富汗撤军的计划。拜登政府上台后,为了其战略重心的转移全盘接受了尽快从阿富汗撤军的计划。美国的迅速撤军计划曾在北约盟友中引起了很大的争议,20年前随美国出兵阿富汗战争的8个北约国家和澳大利亚都颇有微词。

如今,随着美国撤出和塔利班掌权,阿富汗掀开了新的一页。对持续了几十年战乱的阿富汗来说,停止战争、实现和平是人心所向,这同样也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期盼。未来阿富汗的重建进程依然还具有不确定性。历史上宗教、文化、族群多次发生过大碰撞、国家和社会建设依然步履蹒跚的阿富汗需要国际社会的高度同情、理解和帮助;阿富汗的未来建设需要塔利班同阿各党派、各民族团结起来,建立符合阿富汗自身国情、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为阿富汗实现持久和平奠定基础,确保阿富汗局势实现平稳过渡,遏制各类恐怖主义和犯罪行径,让阿富汗人民能够远离战乱,重建家园。

(作者:朱锋,系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执行院长、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责任编辑:刘世东】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