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眼看中国 > 外媒报道

英媒:中国共享单车模式由盛到衰发展遇阻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9-02-02 17:17 

中国日报网2月2日电 据欧洲时报网1月31日报道,今年1月初,共享单车Ofo小黄车撤出英国伦敦。而在更早的时候,Ofo在中国就已经陷入不可挽回的危机。英国《经济学人》和《金融时报》近日对这一中国共享单车先驱的衰败进行了分析报道。

《经济学人》报道指出,自行车制造商、车锁制造公司和物流公司对Ofo未能支付的法案诉讼成倍增加。上个月,法院将其27岁的创始人戴威列入信用黑名单,禁止他入住豪华酒店或乘坐头等舱。戴威和他的公司欠供应商至少1.94亿元人民币。最近,逾12万App用户在虚拟队列中等待押金退款。

《金融时报》报道称,Ofo的竞争对手摩拜(Mobike)仍在运营,但已经给母公司美团点评造成了巨额亏损,该公司现已将其橙色自行车重新命名为美团自行车。Ofo的其他竞争对手Wukong和Bluegogo已经纷纷弃牌。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经济学人》分析认为,对于中国科技经济竞争的观察者来说,共享单车经营的飞速成长似乎符合一种模式。Ofo和Mobike的巨额开支助长了一场地盘争夺战,用自行车占据城市,来吸引风险投资公司。利用较低的价格吸引人群,半小时的车程仅需1元人民币,该模式很快赢得了用户。但这却使公司遭遇亏损,并因持续的补贴需求而陷入瘫痪,这也是单车和外卖App遇到的普遍情况。

据报道,去年4月,美团收购了Mobike,帮其缓解了财务负担。根据美团的备案文件,当时Mobike每天损失近1600万元人民币。Ofo也得到了强大公司的必要支持,如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滴滴出行以及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在滴滴出行推出自己的共享单车服务后,Ofo的困境慢慢变得更加清晰。与此同时,阿里巴巴也转而支持共享单车的新起之秀,这意味着Ofo的大合作伙伴已经不见了。

《经济学人》认为,Ofo存在傲慢自大和不自量力的问题,它在18个月内筹集了七轮资金,总计22亿美元。中国媒体援引内部人士的话说,Ofo有很多它不知该如何处理的资金。据说它花了1000万元邀请中国明星鹿晗来推广自行车。Ofo的供应商之一、天津的老牌自行车制造商飞鸽认为其大客户发展过快。Ofo每个月订购60万辆自行车。根据一名前高级雇员透露,Ofo曾要求订100万辆,但飞鸽拒绝了。这意味着每15秒就会有一辆Ofo自行车从生产线上下来。“我觉得他们疯了,”他说。

单车盗窃和破坏行为伤害了所有共享单车公司。另一家初创公司3vbike在其1000辆自行车被盗后关闭。2017年8月,为减少城市中自行车堆积现象,包括北京、上海和深圳在内的12座城市严禁新自行车上路,并严禁自行车上登广告。

“VC2C”初创企业不可持续

《金融时报》则表示,中国的共享单车初创企业采取了从乘车共享到食品配送再到在线支付,国内科技公司中普遍采用的策略——公司筹集大量资金,并将其用于资助消费者,目的是主导市场并最终提高价格。这种商业模式极其普遍,以至于银行家创造了一个新术语来描述它:不是B2B—企业对企业,也不是B2C—企业对消费者,该类初创企业被称为VC2C—风险资本对消费者。

不过,业内许多人士现在质疑这一策略是否可持续,尤其是共享单车看起来在走向没落。

Ofo欧洲地区的前负责人马克西姆·罗曼表示:“在有自行车的地方,我们可以看到人们正在使用自行车,但Ofo的商业模式不可持续。”

另一方面,《金融时报》援引一位银行家的看法表示,Ofo未能意识到竞争对手复制其业务模式和筹集资金是多么容易。模仿者和自行车的行列正说明了这一点。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数字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国共有77家共享单车公司,街道上有2300万辆共享单车。

《金融时报》指出,模仿者变得越来越快,一位投资者在2016年宣称,自行车颜色是对市场上投资者数量的唯一限制。然而,现在许多投资者都不接受这个经营模式。“我认为整个模型都受到挑战,”有投资者说,“人们高估了这个市场的规模。”

(编辑:严玉洁 党超峰)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