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资讯 > 独家

上合组织秘书长阿利莫夫在离任前夕接受《龙》杂志总编辑独家专访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9-01-01 10:17 
2018年12月31日,在北京上海合作组织总部,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阿利莫夫接受《龙》杂志总编辑贾正独家专访。

中国日报网1月1日电  据《龙》杂志报道,2018年12月31日,上合组织秘书长阿利莫夫在离任前夕,接受了《龙》杂志总编辑贾正的独家专访。就“上海精神”、青岛峰会作用、“一带一路”、防务安全和反恐合作、全球化与区域化等问题回答了提问。专访全文如下:

贾正:尊敬的阿利莫夫秘书长,上海合作组织从成立到现在,经历了十七年不平凡的发展历程,有效应对了当今时代的挑战与威胁,已发展成全球最有影响力和最有前景的地区性国际组织。上海合作组织成立之初就提出了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上海精神”不仅是上合组织的灵魂,也是建立国际新秩序的旗帜。您如何理解“上海精神”的重大意义和作用?

阿利莫夫: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目前全世界都很好奇,为什么会出现上合组织,为什么上合组织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赢得良好的国际声誉,成为国际关系架构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很多人不理解。因为我们上合作组织6国元首于2002年6月在圣彼得堡签署了国际关系中独特的《上海合作组织宪章》,为上合组织未来发展奠定了基础,指明了方向。《上海合作组织宪章》的灵魂就是“上海精神”。
17年来,上合组织走着自己独特的发展之路,首先在组织内部打造友谊、合作这个基础,在解决了成员国之间相互信任的问题后,通过协商一致的原则共同制定了合作机制。目前,上合组织已扩展至18个伙伴,地域涵盖中亚、西亚、南亚、东南亚,总人口超过31亿,其中有8亿多人是青年人。“上海精神”把上合国家团结起来,通过相互尊重、协商一致的途径解决问题,谋求共同发展,已经成为国际关系中固定的语言符号。上合组织产生的决议都是由成员国共同协商通过的,各成员国不分强与弱、贫与富、大与小,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一票。“上海精神”使各成员国学会了彼此倾听对方的声音,但最主要的是能够让彼此听得进去,这是很关键的一点,对于国际社会来讲具有很大的吸引力,特别是当前国际关系处于非常动荡的时期,这一点非常值得推行,应该说这是上合组织最具吸引力的地方,也是上合组织取得成就的基础。


贾正: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18次会议于2018年6月9日至10日在青岛国际会议中心成功召开,通过了一系列合作文件,涵盖政治、安全、经济、人文等多个领域。您如何评价此次峰会在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中所发挥的作用?

阿利莫夫:青岛峰会开启了上合组织发展的新时代。首先:自2001年上合组织成立,到青岛峰会之前都是6个成员国。从青岛峰会开始,上合6国变成了上合8国。第二:青岛峰会是上合组织历史上第一次8个成员国共同探讨组织内部及国际关系中的重大问题,并按照协商一致的原则通过了反对国际恐怖主义及极端主义文件、同毒品进行斗争的决议、加强食品安全合作协议、强化经济贸易合作方面的协议、开展文化合作方面协议等23份重要文件,体现了上合组织未来的发展战略及方向。第三:是上合组织历史上第一次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签了合作协议,加强了与联合国及其相关机构以及国际组织的密切联系,外部环境得到了进一步优化。上合组织在国际社会的威望进一步提升,能够让全世界倾听上合组织发出的声音。

贾正:在青岛峰会开幕式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题为《弘扬“上海精神”构建命运共同体》的重要讲话时说,要进一步弘扬“上海精神”,提出了发展观、安全观、合作观、文明观、全球治理观这“五观”。请问阁下,“五观”的提出是否为上合组织赋予了新的历史使命?

阿利莫夫:对于上合组织来讲, 8个正式成员国,10个观察员和对话伙伴国共18个国家,都认同构建命运共同体,构建的基础就是我们所倡导的“上海精神”。上合组织的大厦是由8个国家共同来建设的,每个国家都要做出自己的贡献,将会把自己的特色加入进去,所以在大厦里的各国都处于和谐的状态,具有建设共同家园的特点。“上海精神”就是大厦的粘合剂,所以上合组织的大厦将建设的非常漂亮


贾正:在日趋复杂的国际环境下,如何谋求共同发展是当前各国的主题。“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再次把中国与中亚各国的命运紧密相连。请问阁下,上合组织作为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平台,在促进区域经济协同发展方面将发挥怎样的作用?

阿利莫夫: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具有全球意义,需要认真呵护,现在全球大概约三分之一的国家接受这个倡议。上合组织各国对“一带一路”倡议都表示支持,在阿斯塔纳峰会宣言、青岛峰会宣言当中,整个上合组织的态度是明确支持的。我认为每个成员国会根据自己本国特点去接纳和理解这个倡议,因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经济发展战略,最关键的就是如何将“一带一路”倡议的精神与不同国家的发展战略进行对接,也就是说要找到一个共同增长点。只有在这个情况下,上合组织机制才能够发挥作用,“一带一路”倡议才能取得有效成果。所以“一带一路”不是独唱,而是交响曲,每个国家都要发挥自己的作用,发出自己不同的声响。
在短短5年时间里,“一带一路”倡议的实际成果大家已经能够看到了,而且前景非常好。“一带一路”的关键是要促进大家共同发展,但是各国经济基础不是很一致,所以各国的参与度和发展不会完全一样,展现的成果也是不同层级的。比如与中国接壤的哈萨克斯坦,他们有很好的铁路运输条件,与“一带一路”倡议有很多的契合点,所以很快就得到实际成果。再比如说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在地理位置上就要翻山越岭,这些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要得到理解。俄罗斯等欧亚经济联盟的成员国,已经跟“一带一路”倡议紧密对接,也取得了较好的业绩。最关键的是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否很密切。这里主要讲的是经济,在经济方面没有奇迹可言,需要每时每刻不断的努力奋斗才能进步。

贾正:防务安全和反恐合作是上合组织优先开展的合作方向。当前,国际和地区形势发生了深刻变化,面临的安全挑战更加错综复杂。上合组织各成员国将如何携手应对国际安全方面的威胁和挑战?

阿利莫夫:在过去、现在及将来,维护上合组织各国安全与稳定,始终是我们的主要任务之一,在这方面上合组织的成果是显而易见的。正因为上合组织各国元首之间互相信任,我们才能够建立起很好的合作机制,并产生了很好的合作成果。在建立地区反恐怖机制方面,通过与联合国、联合国安理会的反恐怖机构合作,与非洲、亚太等很多国家在安全方面开展合作,保证了上合组织区域稳定和安全。在打击贩毒方面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在加强信息安全方面,不久前,根据上合组织的提议,联合国通过了在各国间加强信息安全合作的决议。在保护青年人安全方面,要提供一个安全的发展空间,我们不希望年轻一代被恐怖主义、极端势力拉到他们的网络中去,这也是上合组织很重要的一项任务。
在安全领域方面,虽然取得了良好的成果,但我们不会就此止步,一定要走在那些想造成安全隐患的势力前面。我们是爱好和平的,但也要时刻准备着,因此每年上合组织都将进行反恐军事演习。如果不建立广泛的国际反恐机制,只凭单打独斗很难达到维护安全稳定的目的,所以上合组织在这个领域是持开放态度,公开向世界展示诚意,希望与所有想根除恐怖主义危害的国家及国际组织开展合作。

贾正:上合组织经过17年的发展,现已吸纳了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中国、印度、巴基斯坦8个成员国,阿富汗、白俄罗斯、伊朗、蒙古4个观察员国,以及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柬埔寨、尼泊尔、土耳其和斯里兰卡6个对话伙伴国家。请问阁下,上合组织吸纳新成员的标准是什么?未来上合组织是否会加速扩员步伐?

阿利莫夫:上合组织是先把种子种下,让树长起来,在大树的阴凉下等待开花结果,水到渠成。现在已经有2个果实成熟,上合组织就扩员了,上合组织的大树上每一颗果实都是独特的,不会同时成熟。上合组织已经收到很多申请,包括成为对话伙伴国,观察员国以及成为正式成员国,上合组织的各国元首们觉得什么时候成熟了就会做出决定,来实施下一步的扩员计划。

贾正:当前是全球化与区域化并行的时代,是国际社会日益组织化的时代。但在区域化实践中,总有一些大国只顾本国利益,损害其他成员国利益,排斥竞争对手。上合组织是如何做到所有成员国一律平等,使每个国家都真正受益?

阿利莫夫:世界总是向前发展的,曾经有一段时间,大家讲的比较多的是全球化,当时主要的想法是世界上各个国家能够更好地进行密切合作,经济上也是全球化的一种发展态势。我记得1995年的时候,当时出现一个概念叫地球村,是说所有人都生活在地球村里面,彼此很了解很亲近。20多年过去了,这个概念出现了问题,有些国家认为他们与其他国家不同,只有他们的国家才应该过上好日子,世界上只能有一个国家平安幸福,总想把自己这种观点强加给所有的国家。我们不认同这种观点,上合组织遵循的是平等互利、协商一致,会考虑到每个成员国自己的想法,上合组织是以8个成员国的观点来制定共同立场,所以在当前情况下应该积极发展地区间的合作。
上合组织成员国不反对全球化的发展,每个上合成员都是世贸组织成员国,我们不是一个封闭的国际组织,也不会把我们的观点强加给任何国家,也不希望其他国家把他们的观点强加给我们,所以上合组织很重要的一个原则就是相互尊重,通过协商来解决问题。在这个背景下,地区合作具有重要意义,我们走自己的路,但是这条路并不影响其他国家,我们邀请志同道合的国家一起发展,但不是采取命令的方式或强加的方式,而是通过展示合作或展示合作成果的方式吸引其他国家。

贾正:人文交流合作是上合组织发展的三大支柱之一,加强人文交流与合作对促进成员国民众之间相互了解、巩固睦邻友好社会基础、增强组织发展后劲具有重要意义。请问阁下,上合组织自成立以来,在人文交流合作方面有哪些显著成果?今后在扩大人文交流合作方面有哪些新举措?

阿利莫夫:对于上合组织而言,人文交流合作好比空气对于人的重要性,没有人文交流对话,很难开展工作。上合组织认为保护自己民族的文化要通过文明之间的对话来完成,要相互借鉴。我们组织了很多活动,一些大的活动是每年例行的,年年都要开展。比如每年峰会开始前都举办一两场大型的文化及音乐会。
目前上合组织国家在文化交流合作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同时我们也在不断搭建平台,创造更多的条件以便各个文化、文明之间相互对话。今年在青岛开展了首届电影节,计划每年都要举行,这是个很好的平台,通过电影的形式,促进各国文化间的交流。各国的艺术家也交流的非常好,在各成员国之间每年都举办画展。上合组织每年都举办马拉松赛,这不仅仅是体育赛事,而是各国民众广泛参与的交流活动。这不仅仅对于上合成员国,也在国际上发挥了重要影响,马拉松赛将继续办下去,文化间、文明间的对话活动我们也将继续办下去,越办越多,越办越好。

贾正:您在上合组织任职期间,遇到过哪些挑战?

阿利莫夫:生活本身就是挑战,要敢于面对挑战,然后去应对挑战,最主要的是要成为一个乐观的人。上合组织就是一个乐观派的国际组织,不管我们周边环境发生了什么变化,出现了什么样的挑战,上合组织都将按照既定的方针去发展合作,加强上合组织国家间的友谊,也就是说上合组织这条大船永远是扬帆的,会根据风的方向,时刻调整自己。各成员国的元首都是非常优秀的领导人,有他们共同掌舵上合这条大船,再加上坚定的政治意志和“上海精神”,我们将充满信心的前行。

贾正:您先后担任过塔吉克斯坦外交部长、塔吉克斯坦常驻联合国代表、驻华大使及上合组织秘书长。作为一名资深成功的外交官,外交生涯是否给予了您最大的成就感?

阿利莫夫:我非常享受外交工作给所带来的快乐,我是一个非常幸福的人,因为我从事的岗位是能够为国家发展做出贡献的地方。对我来说担任上合组织秘书长是最大的荣耀,特别是过去三年来,上合组织合作领域不断拓展,成果日益显现,国际影响显著提升。上合组织成员国间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日益增强,“上海精神”在世界上的吸引力和感召力持续扩大,青岛峰会更是推动上合组织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贾正:您曾说过,在中国的工作占你职业生涯的二分之一,可以说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在中国工作和生活经历当中,让您印象最深刻、最难忘的是什么?

阿利莫夫:我从事外交工作26年,在中国工作13年,正好是外交工作时间的一半。在中国工作这些年我结识了很多的朋友,有学者、外交官等等,我很珍惜在中国结识的每一位朋友,我从他们那里学到了很多有益的东西,见证了真正的友谊。正是因为这些朋友,我更加丰富了自己的见解和知识,这将使我一生受用。在以后的岁月中,我还将继续在世界各国推崇“上海精神”。
中国永远在我心中。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