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资讯 > 独家

“改变中国影响世界”——纪念改革开放40年海外专家读者交流会

作者: 潘一侨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8-12-14 15:22 

中国日报网12月14日电(记者 潘一侨) 40年前,一场 “伟大的变革”在中华大地展开,也从那时开始,中国像一块磁铁吸引着大批的外国优秀人才来此工作生活。12月12日下午,正值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中国日报网邀请了30多位不同背景的外国友人,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交流会,让我们来听听他们分享自己的中国故事。

刚到中国时,觉得自己是个外星人

劳伦·布拉姆,中文名龙安志。1981年,一架搭载着23名美国留学生的班机降落在北京首都机场,龙安志以交换生的身份首次来到中国,从此在这里工作生活了35年。龙安志做过律师、作家和电影制片人,现在他是喜马拉雅共识智库的创始人和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高级国际研究员。

回想刚到中国的日子,龙安志觉得自己像个外星人,“因为不管走到哪里,人们都会盯着我看,当时的中国社会是一个相对匮乏的状态。但现在我们坐在这里,书香弥漫。中国在量子通信、量子卫星和人工智能方面遥遥领先,让中国与世界连接起来。这是一种巨大的转变。”

龙安志认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具有创造力的国家,“你能想到的这里都可以实现,中国正在向我们证明这一点。”

中国善于做规划,并非常有前瞻性

吉尔伯特·范克高夫改革开放后最早来华的外籍商务人士之一。这位70岁的比利时投资顾问不仅目睹了中国的变化,还在过去几十年中国发生的巨变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在筹备北京2008年奥运会期间,范克高夫像是一座桥梁,在中国政府和外国政府、大使馆及商会之间建立起连接。回顾他在2008年奥运会难忘的经历,范克高夫用一句话概括看似简单实则复杂的工作:“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团队的功劳。同时也表明我们外国人可以为这个国家做出贡献。”

在中国生活38年,范克高夫目睹了中国的巨变。“中国善于做规划,并非常具有前瞻性。”虽然一些外国人曾质疑中国在基础设施上的投入,范克高夫却完全不同意这种看法,“我在新疆、四川、重庆旅行时看到了这些成效。中国中西部在短短10年时间内实现完全开放令人难以置信,这极大促进了这些地区的发展。”为表彰他在此期间为中国做出的突出贡献,范克高夫于2005年被授予外国人在华最高荣誉——中国政府“友谊奖”。2008年,他拿到了中国“绿卡”。

中国向世界开放大门

胡贾图拉·齐亚来自阿富汗,正在中国参加由中国公共外交协会举办的为期10个月的交流项目。他是记者和自由撰稿人,“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在中国出现,特别是记者的出现,表明中国正在向世界开放大门。”在中国这段时间,齐亚说他目睹了中国正在为对话、文化交流和大规模的人员往来提供一个平台,以减少误解,求同存异,加强相互之间的了解和建立友好关系。

齐亚说:“中国正在展示‘微笑外交’,10个月的时间不足以完全了解中国,我还会再回来的,因为我爱这里。”

乔斯琳·艾肯伯是中国日报的编辑,来自美国。1999年她首次中国后,就一直在这里生活。演讲中,艾肯伯和我们分享了她与中国丈夫的浪漫爱情故事,讨论了中国婚姻法的改革。她说,每个人可以追随内心做出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之一,这种自由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关键方面,让中国更宜居,这也意味着中国更好地履行了“为人民服务”的承诺。

从整体上来看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艾肯伯认为这极大地改变了中国人的生活,过去40年的发展为中国的发展助力加油,中国已取得的成就可以成为世界各国发展的典范。

在中国的生活更加便利

布鲁斯·康诺利是名苏格兰摄影师,今年70岁了,他也注意到中国智能手机的广泛应用正在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

康诺利热爱旅拍,在中国各地都留下过自己的足迹,现在,他在中国用智能手机可以把一切事情办妥。他用手机订酒店、订车票,查看天气、用微信联系对方,这些技术都让他在中国的生活更加便利。

27岁的陈炜是名意大利华裔,6岁随父母离开中国到意大利生活,期间他曾多次回国看望自己的祖父母。

陈炜说:“每次回来,我都能感受到祖国的变化,我对中国正在进行的数字技术创新非常着迷,现在中国绝大多数人甚至是老年人都会用手机支付。”

只有中国可以引导这一进程

大卫·巴拓识教授是一名“中国女婿”,他是第一位撰写王阳明专著的德国哲学家, 将阳明心学与德国哲学进行比较,从而研究中西方思想的根本差异与共同之处。大卫·巴拓识现在是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外国专家,同时担任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的客座教授,教授中西比较史。

交流会上,他从哲学和世界史的角度分析了中国改革开放40年带来的意义。“中国是前近代时期少数完全实现定居的文明,”他将中华文明与欧亚文明进行比较,认为后者更具有“半游牧”特色。“相比之下,中华文明在历史上大部分没有被侵占时期发展出了一种和平的自我组织方式。” 巴拓识教授说,这种和平发展与自我组织、分享和共存的智慧,正是人类为地球上的儿童提供一个可居住的未来所需要的智慧。

巴拓识教授说:“这就是为什么只有不断扩大开放,世界才能变得完整和谐。人类必须将东西方文明的成就,以及所有其他文明的成就等有益因素加以综合,今天只有中国可以引导这一进程。”

(编辑:齐磊)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