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小鸟”之父的汉语雄心与芬兰“中文热”

来源:中新社
2017-04-03 17:10:33
分享

 中新社赫尔辛基4月2日电(记者 彭大伟)芬兰国宝级游戏“愤怒的小鸟”之父彼得·韦斯特巴卡给自己设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汉语水平要超过脸书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

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一股“中文热”正在悄然兴起。彼得·韦斯特巴卡和凭借手机游戏获奖的学生创业者凯夏如今多了一个共同之处——他们都加入到当地越来越多的汉语学习者行列。

  一见到记者,彼得·韦斯特巴卡先用中文招呼“你好”,并热情地拿出手机要和记者加微信。2016年离开耕耘多年的“愤怒的小鸟”制作公司Rovio并转型为创业者后,彼得·韦斯特巴卡平均每个月要去两次中国。对他而言,学习汉语几乎是必然的选择。

  “我在北京师范大学学习了八个星期的汉语,所以我现在会说一点汉语了。”喜欢尝试新事物的彼得·韦斯特巴卡说,自己甚至已经能用汉语做PPT展示。

  而就在芬兰当地,彼得·韦斯特巴卡与朋友合伙从中国引进的“WE+联合办公空间”,正成为中国企业前来芬兰落户“打前站”的一个热门去处。

  在这间有着多家中国企业进驻的芬兰版“众创空间”里,他面朝窗外的波罗的海又开始构想一个连接芬兰与爱沙尼亚的海底隧道项目,“这也将增强‘一带一路’在这一区域的互联互通水平”。

  彼得·韦斯特巴卡笑称,假以时日,自己的汉语水平一定能超越脸书公司的马克·扎克伯格。

在城市另一端的赫尔辛基大学孔子学院内,大一学生凯夏正和其他几位同学一起跟着老师练习日常交际用语。

  凯夏的祖父是一家芬兰企业的CEO,夫妇两人此前在中国西安工作生活过,凯夏如今也接续了家族的这段中国缘,学起了汉语。在赫尔辛基大学读政治学的她认为,中国领导人的到访将能让两国关系变得更好,同时增进双方的人际交往。

  凯夏的同学们学习中文的理由各异。地理学学生雅各布说,自己希望从事与旅游有关的职业,很想做到能用中文与中国各个省份的人聊一聊他们家乡的风土人情。

  学习环境科学的苏菲2016年曾在北京一个家庭做过互惠生,为这个家庭的两个孩子辅导英语,自己则有了在中国学习汉语和结识朋友的机会。

  “我真的非常喜欢北京的一切,尤其是事物,但环境也的确是一个让人不能忽视的问题。”她希望有朝一日能把所学的环境科学专业知识用来帮助中国治理污染。

  “大部分学汉语的人都是由于对中国文化的向往。”赫尔辛基大学孔子学院外方院长陈玉文认为,在芬兰,社会人士学习汉语主要是基于同中国的业务往来或是有中国配偶,而专业修读中国学的学生则更多是出于对中国文化的向往。

据介绍,与中国人民大学合作的赫尔辛基大学孔子学院于2007年9月揭牌并正式运行。作为芬兰第一所也是唯一一所孔子学院,其已成为芬兰最大的汉语教学、汉语水平考试及中国问题研究中心。孔子学院还在芬兰多所大学的五个语言中心设立了汉语教学点。

  2016年,孔子学院学生人数达到631人,这是赫大孔院自建院以来历史上学生人数最多的一年。

  令孔院老师感到欣慰的是,一些学生已将增进中芬两国友好往来作为自己的职业。

  2016年11月,曾两次获得“汉语桥”比赛芬兰地区冠军的孔院前学员马维成为芬兰驻上海总领馆负责推广芬兰的协调员。马维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只要正确地把耐心、勤奋和激情结合起来,一切皆有可能,特别是在中国!”

  2016年,凯夏和她的团队制作的手机游戏在芬兰一项大学生创业比赛中获得大奖,并得到赴中国交流展示的机会。今年,他们预计将走访上海的创业公司,与中国的创业先锋交流经验,同时将访问阿里巴巴公司总部。

  赫尔辛基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王红透露,2016年汉语首次被写入芬兰的高中外语教学大纲,也是从当年开始,孔子学院的学生中陆续出现了一些高中生,“这说明,越来越多的芬兰人开始关注和学习汉语”。

分享
标签:

推荐